【短篇】懷舊的相親對象

【短篇】懷舊的相親對象 ◎万年

 

「他的專長是字母考古,在市立大學任教,恩…是個瘸子。」母親捧著以豔紅色厚絨布為書套的相本,沒有翻開,先替這個即將見面的相親對像作個簡歷。

「瘸子?這個世界上還有瘸子唷?人造器官這麼發達,生下來沒手沒腳的人都能當上WBA(World Basketball Association)的一流球員了。」我驚訝到手中電視遙控器都掉了下來。

「是呀!是個瘸子。」母親試探眼神掃描我的表情:「要看嗎?長相?」

「很有趣,瘸子,我喜歡瘸子。」我從母親手上拿過相本。翻開厚厚書套,裏頭投射出他的三維相片,小小的他害羞地搔頭,身體不自然地扭動。能從相片上看出左腳小腿萎縮變形,鞋底面朝左前方。

「如何如何?」母親靠過來爭著要看。

「蠻帥的,還真的是我喜歡的那一型。」我微笑。

母親趁勢補上一句:「字母考古老師又是瘸子,基本上就是一個懷舊的人吧!嫁這種人最好,不怕被拋棄。」

「我已經說要嫁了嗎?哈哈。」

 

在我還是國小的時候人體改造在社會上大大流行。本來已經對人生絕望、垂垂老矣的張伯伯更換脊椎和整附手腳後人生幾乎重新啟動,每天精神奕奕地跑到球場上跟年輕人較勁。退休二十幾年後,他帶著新身體開始上班。一直嫌自己太矮的隔壁林姊姊換了雙又長又美的腿,身高硬是往上增加二十公分。每天出門都抬頭挺胸,工作順利還跟自己心儀的對象交往。那樣一個人體改造的年代,周遭所有人都沈浸在新身體所帶來的新人生。

美好的事物總是伴隨著相對風險。原先已經退休的老人們在人體改造後紛紛回到社會上,他們必須工作償還人體改造的手術費和往後人生中的每一次保養費用。大量擁有純熟技術和新身體的老人投入職場,排擠年輕人就業的機會。惡性循環的結果就是政府必須支付大量金額補助年輕人就業,短期且高替代性的無用工作簡直是為了硬挪出位子將年輕人擺上去似的。

靠著人體改造建立人際關係的年輕人,因為身體排斥和改造器官毒素釋放的關係,多數人必須進行更複雜的全體或半體改造,否則除了原先裝上去的器官無法使用外,自體的天然器官也會隨時間逐漸衰弱。

 

媽媽和對方媽媽不約而同地穿著旗袍,都是紅色傳統款,都繡有牡丹。我穿著看起來幹練的白色套裝和小圓帽,對方則是精英風格的黑色西裝英式窄褲搭配紫灰色領帶。本人比照片上還要帥上許多。

「是個瘸子嚇到妳了吧?」對方先開口,果然對瘸子的事情很在意。

「沒的事。那代表你很忠於自我。」

媽媽和對方媽媽都呵呵地微笑,兩人似乎非常對盤。

「鐘小姐,能請問妳平常的休閒活動是?」

「我喜歡逛街、看電影。你呢?」

他有點不好意思地移動身體:「我喜歡搜集郵票。」

「果然十分懷舊啊!真可愛。」我心想,沒能說出口。

 

EN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