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屁孩

他總是坐在最不起眼的角落,像一抹孤單的空氣,誰也不在乎他。

某次校外教學,去仙人掌博物館參觀。那是一座宮殿似的博物館,來自世界各地的仙人掌在此爭奇鬥豔,從小似米粒、大如榕樹的仙人掌,全散發優雅貴氣的驕傲。他們自分階級、有三六九等,依照貴賤分封建邦,化成一塊塊大小不一的領地。我們就在領地的邊界轉呀轉,始終還是轉暈了頭。

博物館通風雖好,卻沒半點遮陽之物。烈日高照,我們在蒸爐似的溫室內,頭暈腦脹地逛了數小時。汗從頭殼眼冒出,順著額、糊了眼。又累又渴,感覺體力被烈日蒸發殆盡。好不容易盼到太陽斜了,才逆著光,尋見重回遊覽車的路。一上車,沒人吵鬧,筋疲力盡,倒頭睡成一片。

校外教學後的第三天,老師才發現他沒回來,被留在博物館。急急忙忙趕去,在一株不起眼的仙人掌下發現了他。

老師問:「你沒事吧?」

他沒說話,只是放了個屁,一個驚天巨屁。

那屁說來神奇,不像凡間之物。首先是「響」。屁聲隆隆,好似天雷自春田起,遇風化作龍,龍尾在凍厚的泥土地上拍打九聲,一聲響過一聲。世代耕作的農夫聽見屁聲,以為是春龍乍醒,泥土被震鬆,提起農具又要播種。

其次是「臭」。奇臭難聞,迅猛非常,片刻通鼻穿腦,揮之不散。古人論臭,將臭分為:「彈、刺、沾」三級。彈臭,像被石丸彈中,先是一怔,而後感覺其臭;刺臭,好似利劍捅刺,進去時臭、出來更臭;沾臭,像燒融瀝青灌頂,揮之不去,久久纏身。他的臭屁,兼備三臭所長,嗅者畏懼。

最後是「色」。隨屁聲,汙黃晦氣自褲管冒出,似有靈感。不輕易隨風飄蕩,只在周身緩緩聚成濃霧。

他在屁中,對老師笑,面孔被新放的屁色掩蓋,越來越模糊。

「盡管再可怕,也不過是屁!」同行的男老師裡,有大膽者如此嘶喊。撥開屁,拉著他的手徑直往回去。強行把他帶回教室。

他還是坐在最不起眼的角落,不過現在倒像一團無法迴避的烏雲,而不是空氣。

他止不住肛門收縮,不停放屁。巨大的屁聲震裂玻璃花窗、震掉三兩同學嘴裡鬆動的乳牙,還險險把全班震聾。幸好老師發了耳塞,可這麼一來連上課也聽不見。那臭,逼得同學將午餐、早餐和昨天晚餐一齊吐了出來,混雜各種菜色的吐味,全面加強臭味的深度和廣度。說也奇怪,肚子吐空之後,好像就不顯臭。最煩人的反倒是繚繞在他身邊的髒黃色氣體,範圍還不住擴張。最後逼的大家只得把課桌椅搬到走廊聽課。

全班足足被屁折騰一周,他足足放了一周臭屁。

一周過後,屁聲嘎然停止,濃霧散去。他不好意思地向同學們致歉:「給大家添麻煩了。」

同學們表現出既往不究。紛紛摘掉耳塞、清理嘔吐、擺正桌椅。

「沒關係,放屁嘛。人之常情。」說完,就像什麼也沒發生過似的。

世界恢復原有秩序,他還是坐在最不起眼的角落,像一抹孤單的空氣,誰也不在乎他。甚至沒人記得他曾經放過的那些屁。

EN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