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迷信之吃口水

【短篇】迷信之吃口水 ◎万年

 

上一次出國是為了吃口水。通過海關的時候因為無法順利回答入境原因,差一點就要被遣送回國。她漲紅著臉對著海關人員拼命解釋說:「Eat saliva.」對方當然還是一臉疑惑,畢竟多年海關經驗,還沒聽過如此離譜的入境原因。她氣急敗壞地比手畫腳,最後還爬上桌子,張嘴作勢要直接吃對方的口水。是被同行的團員阻擋,才化解這場鬧劇。

 

當她還是個女孩兒,半夜被惡夢驚醒。媽媽馬上跑到她跟前,往手上吐口水,就跟她說:「舔吧!吃些口涎就能收驚,好困眠。」夢醒,她滿頭大汗全身燥熱,眼前媽媽身上的溫度、窗外路燈照入室內的白光還有捧在掌上的腥臭口水味。她忘不了那畫面,並在那之後的人生光陰中,暗自將許多歸納成灰暗幽秘的元素(如她的初夜)全都塞入那小小短短的時光中,成了特別人生體驗的鎖妖塔。

 

某天,她利用假日跟幾個同事一起到馬戲團去看表演。一般普遍性的巡迴馬戲團,沒有華麗陣容和特別令人驚豔的演出。原本該是馬或老虎出現的場面,被用便宜的雜種狗替換,那老到跑步會喘的狗必須猛力才能跳過火圈;該是金髮辣妹出現的排舞,由幾個肌肉線條明顯、小腿粗壯的男人戴著假髮上陣,胡渣沒有剃光、舞步也沒練熟。她忘記自己為何會答應同事前來看這表演,只是記得當時在座位上難熬簡直要命,不顧臺上在演些什麼她打起瞌睡。

 

突然,一聲巨響在舞臺中央炸開,從天而降的異人魔術師踩著煙霧緩緩著地。那一個巨響,嚇醒正要進入夢鄉的她。身體不對勁,本該欣賞最精彩表演橋段的過程中,她急速喘氣手腳發抖冷汗直流,牙齒不自覺地顫抖就要顫出血來。同事看不對勁,急忙抱著她往外沖,開車送她到醫院去。意識模糊的她用氣若遊絲的低語說:「回去,我吃那外國人的口水就好了。回去……。」

 

 

她自醫院出來後,那異人魔術師早搭飛機回國,不在臺灣了。

 

毫無異狀地上了三個禮拜班後她突然提出辭呈,「不好意思,說到底我還是得出國去吃那人的口水才行。」這麼說的時候她始終低著頭,視線不敢跟任何人接觸,怕有人批判她是迷信。沒多留一天。下午交接崗位上的工作,把辦公室裏屬於自己的東西放入紙箱,下班直接把那抱走,洗過澡飯也沒吃直接搭上飛機離開臺灣。

 

 

 

這次,她流鼻血。左鼻孔像突然被扭開的水龍頭,大量毫無黏稠感的鼻血湧出,瞬間打濕襯衫,在高跟鞋下聚成一面小池。沒有任何碰撞也沒有任何不適前兆鼻子突然湧出鮮血,她想起媽媽給她的符冊中有張「雷吹」。上面寫著:「流鼻血不止。左鼻化左,右鼻化右。腳尖,畫七遍。」

 

她用左手背稍稍擋住鼻孔,大量鮮血不受威脅地順手腕手臂手肘往下急流。從袋中拿出確認是「雷吹」沒錯,她馬上用打火機將符點燃,在空中輕揮七次之後丟往左腳尖前還沒被鼻血浸濕的幹地上。她看著符紙燃蜷,黑色焦痕爬滿符紙表面火焰才漸漸熄去。

 

說也奇怪,這時她的鼻血止了。似乎是隨著火焰同一時間。

 

「迷信,偶爾還是管用的。」她看著鏡子裏狼狽的自己,笑了。

 

EN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