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迷信之三同命

【短篇】迷信之三同命 ◎万年

 

一個禮拜前我就預約了,親眼看著護士把我名字登記到簿子上。前一天晚飯過後,還接到牙科診所打來的電話。那頭護士溫柔的聲音說:「王柏鈞先生,您預約的是明天下午一點的李醫生,請別忘了帶上您的健保卡。」甚至在十五分鐘前,我匆忙吃過午飯,以最快的速度騎著腳踏車來到診所。

 

可是現在已經一點三十分了,我還坐在沙發上等待。沒人叫我。李醫生呢?昨天打給我的護士呢?小小的診所裏,所有人忙進忙出,沒人理我,沒人叫我的名字,甚至沒人正眼看我一眼。

我耐不住性子,丟下手中雜誌,起身去問。

櫃檯裏的護士低著頭,不打算看我:「名字?」

「王柏鈞。」

她聽了我的名字,不可置信地緩緩抬頭,眨眨眼,認清我的模樣。「你…你你…王柏鈞…?」她拉著我,匆匆忙忙鑽過人群,奔進診療室。「怎麼亂跑呢?剛剛不是才騎腳踏車被撞嗎?難道傷到腦部?」我不明白她的意思,為了不被她強勁的右手抓傷,只好跟著步伐前進。

診療椅上坐著一個看起來很像我的人。

護士:「他說他也是王柏鈞!」

而且跟我的名字一模一樣。

醫生停下手中鑽牙的工具,狐疑地看看我,又看看診療椅上的我。他連牙痛的位置都跟我一樣。我正要開口說話,那人馬上站起來。臉部的所有肌肉扭曲、所有毛孔冒汗,十分驚恐。不顧嘴裏還有噴血的蛀孔,他大吼:「天呐!我沒被車子撞死,卻要死在自己的手裏!」說完,倒頭就死。門前的交通警察和救護隊員聽見聲音跑了進來,幾番搶救,還是無力回天。

 

護士跟我解釋:「那人是被救護車送來的。說是騎腳踏車被撞倒,身上其他地方沒有大礙,只斷了幾根牙。本來這樣的急救我們是不接的。只是你們名字一樣,又長的相似,把他誤認為有預約的你。沒想到那根本不是你,要不,現在讓李醫生馬上幫你看牙?」

想到這張診療椅上剛躺了一個名字和長相都跟我一樣的死人,我就全身發毛。「算了,我改天再來預約好了。」「真抱歉。」護士難過的說。

 

我走出診所,腳踏車旁立著一老頭,老頭滿嘴沒牙(不知道他為啥來牙醫診所)。神秘兮兮的說:「這就是三同命。」

「什麼?山東麵?」

「每個人在世界上都有另外兩個和自己同名、同命、同相的人,稱作『三同命』。一個人如果見過其他兩個三同命,那就馬上會死去。看來剛剛那個『王柏鈞』,見過另一個王柏鈞了,以至於他一見到你這個王柏鈞就馬上死去。這就是命呀!命呀!」

「老先生你別嚇我,那是迷信!」

老頭伸出枯枝般的手指,在我眼前比了個鷹爪:「反過來說,現在這個世界上,只剩下兩個王柏鈞。三同命卻只有兩個身體,不錯呀!只要你別看到另一個自己,就可以健健康康活到一百歲。」

 

三同命的事不停在我腦海裏徘徊、揮之不去。不行!我不行和那個王柏鈞一樣,看見另一個自己,然後死掉,那樣的人生太不值得。我把「王柏鈞」三個字當關鍵字搜尋,能找到世界上所有的王柏鈞。不找不知道,一找嚇一跳。只要用心搜索,任何人都會被網路扒的一乾二淨,毫無躲藏餘地。經過一段時間努力,對照了職業、身高和生活形態等三十六個參數,找到了另一個我。

 

之後的十來年時間裏,我小心翼翼選擇和他生活錯開的路。他去海邊玩,我就爬山。他在救國團學習日文,我就去社區大學學法文。我選擇和他不同的路徑,選擇不同的命運。保持安全。

婚後,老婆懷疑我的奇怪的行為是因為我曾經當過負心漢,為了躲避窮追不捨的瘋狂女友所致。我說不是。她不信,只好跟她坦白看牙遇見三同命的奇怪經歷。

老婆淡淡的說:「你真迷信呀!」

「是呀!我是迷信。但我可不想冒著暴死的風險和另一個王柏鈞見面呀!」

 

EN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