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虎毛與蝴蝶

【短篇】虎毛與蝴蝶 ◎万年

蝴蝶在綠陰濃密的幽暗森林中穿梭,三兩束迷人的日光自葉縫滲出,時不時地將翅膀上的色彩斑斕展現出來。累了,找一根樹幹,和獨角仙並肩坐下。餓了,覓一片花瓣,和蜜蜂分享甜蜜。風來就飛,雨來就洗,自由自在地生活著。

虎毛是森林之王身上重要的部分。一根虎毛無能為力,數以千萬虎毛聚攏在一起,卻能為老虎抵擋蟲咬、避免樹枝劃傷或碎石割破,隨冬夏調節冷熱,毛色還能隱藏狩獵所發散的殺氣。統治森林的虎,通體是為殺生而造,無一處可以捨棄。就算最小的虎毛,也擁有著無可取代的驕傲。

一日,蝴蝶與虎毛在森林相見。信奉個人主義的蝴蝶與貫徹集體主義的虎毛展開一場對話。

蝴蝶:「你不喜歡自由嗎?」

虎毛:「世界上沒有真正的自由。就算是號稱自由的蝴蝶,在移動的時候,也必須順著既定的蝶道飛翔。否則很容易被天敵殺死。任何生物都有天敵,也都有同類,大家受這兩股力量制約而活著。自由不過是個人主義極端膨脹後的幻想產物。世界上沒有自由,我要怎麼喜歡不存在的東西?」

蝴蝶:「世界上有不同的程度吧!不能因為程度不足百分之百,就否認自由的存在。你看,身為自由個體的蝴蝶,我能選擇飛行路線,也能跟隨蝶道。這種程度的理性選擇,就是自由!更重要的是,沒人可以強迫我做不喜歡的選擇。你雖然是森林之王的一部分,但你沒有權力選擇‘不參與’任何一次捕獵、或守衛領地的戰鬥。」

虎毛:「你們這些自由主義者總是忽略擺在眼前的事實。」

蝴蝶:「什麼事實?」

虎毛:「你我都是森林的一部分,都有無法擺脫的命運。儘管表面上,能夠選擇亂飛,事實上你必須靠沾食花蜜才能存活。四處拈花的蝴蝶受到森林制約,就跟我受老虎制約一樣。森林作為整體,利用你吸食花蜜的本能,替所有的花朵繁殖。你或許認為自己擁有選擇,但其他人看來,你跟我沒有兩樣,你並沒有權力選擇‘不參與’花朵的繁殖與交配。再說一次,自由不過是個人主義極端膨脹後的幻想產物,世界上沒有自由。」

蝴蝶:「你和其他虎毛為了成為統一整體的一部分,必然隱匿某些過於特殊化的個性,對吧?在統一性的前提下,極弱者、極強者、無法自我隱匿者和異議者會被無情拋出,你認為這是道德的嗎?為了追求集體的目的而抹殺少數人的權利是正確的嗎?」

虎毛:「一隻弱小愚昧,且帶著基因缺陷的蝴蝶,在出生之時轉瞬變成蜥蜴美食的機會很大吧?你會為了這只不合格的蝴蝶死去而難過嗎?你所謂的抹殺,不過是大自然天天在做的事情。這就是森林裏的天道呀。」

蝴蝶:「可是老虎是老虎,不是森林,不是天,更不是天道。」

虎毛與蝴蝶的交談持續一天一夜,個人主義或集體主義都沒說服對方。

不同思維卻在彼此心中的高牆上,鑿穿一個小眼。當虎毛遭遇換季,看見成千上萬被拋棄而凋零的同胞,心已不如從前剛強。當蝴蝶隨風而飛、隨雨而洗,他開始懷疑理性選擇的背後是否存在看不見的身不由己。

這個世界沒有改變,虎毛還是虎毛,蝴蝶還是蝴蝶。

EN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