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囉哩囉嗦的勇者

【短篇】囉哩囉嗦的勇者 ◎万年

 

「你知道嗎?在這種時刻我總是會想起家裏的瓦斯爐。」勇者提著劍,面對著殘害人類世界的萬惡首領,魔王是這一類首領共同的稱號。儘管魔王們共同的部份僅有毫無道理試圖消滅人類世界的野心,其他的部份皆不相同。

 

就說勇者眼下的魔王吧!一臉英俊瀟灑,在額頭的中心還有一顆發散幽綠的詭異珠寶。脖子以下的盔甲全都是由人骨拼湊組成,遠遠看來去好像是「真正的」白骨,實際將刀砍在上面,發現不過是石膏或是泥板之類的材質。簡直不堪一擊。跟上一個魔王腦滿肥腸的樣子比起來,眼前的魔王肯定會受到許多年輕女性的歡迎。如此帥氣有品味的傢伙,做什麼不好,為什麼偏偏要當魔王呢?

 

探究魔王心裏並不是勇者的工作,於是勇者搖搖頭繼續說下去:「每次匆匆忙忙的出門總是在瓦斯爐上燉著一鍋東西的時刻。也許是一鍋魚頭清湯,再兩分鐘就可以灑上蔥花熄火;或許是一鍋燉肉,裏頭的洋蔥和蘋果丁讓醬油為底的滷汁顯得更有層次,白花花的豬肉塊在長期間的燉煮下變成耀眼的金黃色。眼看就要成功了,卻匆匆忙忙出門!」

魔王盯著勇者看,一言不發。他英俊的臉上被刀砍出一到傷痕,從眼下到鼻樑撕裂開來,鮮血向下滴答滴答流個不停。身上看起來氣派的白骨盔甲殘破不堪,他一言不發,喘著氣。

 

「我倒不是抱怨關上瓦斯要花費多少時間、也不是擔心瓦斯沒有關上會引發連棟公寓的火災。不是!我只是單純的懷疑自己是不是忘記把火關掉,尤其在這緊要關頭,打倒魔王的最後一擊。」

 

勇者說到口渴,他用右手示意魔王稍等他一下,極度熟練地從腰間的配備欄中抽出一罐透明的純水,仰頭喝了一口。「你要嗎?」勇者平舉水瓶,魔王搖搖頭後才把水瓶放回腰間。

 

「不好意思,我剛剛說到哪?」

魔王一開口就吐出鮮血,從聲道發出的話語是邪惡的雙聲道:「說到最後一擊。」

「對!最後一擊。」勇者搔搔頭將雙手緊握著劍:「我說你們這些魔王都有上學嗎?魔王培訓學校或是專業技能班之類的?就像勇者學院那樣?有嗎?」

魔王搖搖頭。

「這就是啦!這個時代呀!是專業人士的時代,你看那些王國裏面的官員已經都跟國王沒有血緣關係了,全都是民間徵調進來各領域的專業人士。我說你們魔王也要好好想想看,怎麼建立屬於你們自己的專業培訓系統,否則這樣下去你們永遠也無法消滅這個世界。」

 

英俊臉孔的魔王建議:「我們要不要找個地方聊一下,我看天色好像已經快要昏暗了。」

 

「喔喔,不了!我晚上還約了人在公寓煮火鍋。那接下來,我要給你最後一擊了唷!」勇者笑開臉,像棒球選手預告全壘打般,揮舞手中的劍。

「那就麻煩你了!」魔王如此謙遜地用邪惡的聲音說著。

 

三個小時後。

提著魔王頭顱的勇者回到自己的公寓,用布包裹的魔王頭顱濕濕漉漉地滴著血。勇者沒開燈也沒脫鞋,就快步將頭顱提到洗手台,塞緊排水孔、解開包布、扭開水龍頭讓魔王的頭顱浸泡在水裏,就跟才從市場買回來的鮮魚一般的保鮮處理法。不過魔王頭顱可是勇者賴以維生的生財工具,一顆頭顱可以換到一大袋黃金,足夠好吃好喝用上半年。

洗了手、將脫下的鞋拎在手中才回到玄關開燈。

這才發現瓦斯爐旁的牆壁熏黑了一塊,原本應該放著美味滷肉的鍋子變成乾巴焦黑的奇形怪狀。勇者搔搔頭,把劍插進雨傘筒裏,就跟廉價雨傘擺在一起。

「真糟糕呀!我還真忘記關瓦斯爐呀!」

 

就在這時,甫關上的門外響起了腳步聲。

「叮咚叮咚,勇者嗎?我們來吃火鍋摟!」門外的友人如此喊著。

「來啦!我才剛回到家呢!」

 

勇者的挑戰一向都是入夜後才開始。

 

EN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