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偷牛賊湯姆

【短篇】偷牛賊湯姆 ◎万年

 

隔著一張古老、泛著油漬的木桌,爸爸和兒子相視而坐。氣氛有點嚴肅,燭火不安跳動著。

爸爸問:「你長大想當什麼呀?」

兒子有點不知所措,偷偷摸摸地從床底下淘出一隻鐵盒。那鐵盒,表面鏽跡斑斑,已無法辨識原來色彩。盒內裝有兩條看上去很舊的蘿蔔和一段小指粗的麻繩。兒子翻弄著蘿蔔,手法熟練。他羞怯怯地說:「我長大,想當一個偷牛賊!」

平時溫順的爸爸勃然大怒,一腳就把兒子從椅子上踢翻。爸爸大吼著:「你不准當偷牛賊!永遠不准!」

 

時間似乎柔軟,軟的像水。但時間卻又堅強,能將夢想澆灌成難以撼動的參天大樹。

如果有什麼東西在心裏頭發芽了,缺的只能是時間。

 

二十年後,一座牧場。

老的連手腳都要凋零的牧場主人看著空無一物的牛棚,不可置信地瞪大雙眼:「偷牛賊呀!」

「到底是誰幹得好事?」

「他已經在牆上說明了一切…。」

「偷牛賊,湯姆……難道就是那個有名的偷牛賊嗎?」

「一定是他!否則誰有辦法從我這個牧場主人手中偷走那麼多牛?」

 

兩公里外的酒館裏,一群影子般的年輕人正在享用高純度的酒精,讓琥珀色的液體燒破肚皮,燒融糾結腐朽的煩悶。已經變成男人的兒子坐下,點了杯不太知道內容物的奇怪名字的酒。身旁穿著火辣、半醉半醒的妙齡女人瞟了男人一眼,搭訕道︰「你是個馬賊?」

男人笑了笑:「不,但很接近。」

他們一起喝酒,一起跳舞,一起開房。他們褪去彼此的衣服,分享彼此的肉體。

 

男人叼著煙,回憶起他和父親之間的對話。女人也叼起了一根煙,但她所抽的煙比較細長,是薄荷味的涼煙。女人說:「我也有過夢想,但被家裏阻撓了!」

男人臉上變的嚴肅:「妳的夢想是什麼?」

「我想當一個頭牛。」

「聽起來比偷牛賊還要好多了。」

女人把頭髮從額前撥開:」你看,我連角都已經種下去了。可還沒長出來就被家人發現。哎,如果我能更有勇氣,或許我早就變成牛,自由自在地在草原上奔跑。」

「然後認識一頭強壯的公牛。」

「對!強壯的公牛。」

「然後被偷牛賊抓走。」

「呵呵,你真有趣。」

女人趴在男人的胸口,樂呵呵笑著。

男人吸了一口煙霧,然後把剩下的一半丟出窗外:「妳知道嗎?達成夢想的感覺,比全世界所有的快樂加起來還爽一百倍。」

 

窗外有人在大吼,男子靈敏的豎起耳朵。他立刻穿衣起身,熟練地將蘿蔔和麻繩掛在腰間。他輕輕吻了女子額頭上的角:」妳的迷人令人留戀,不過此時,我該走了!」

女子依依不捨:」你還回來嗎?」

「等到妳變成牛的那天吧!」

男子帥氣的翻出三層樓高的窗,直直落在早就準備好的馬背上。像閃電一樣,男子帶著大批偷來的牛離去。女子倚在窗前,若有所思地摸著額上的角。

 

二十年前的木桌,爸爸已是二十年後的衰老。他一字一句讀者報紙上鋪天蓋地的偷牛賊新聞,啜著酒,落下淚來。「湯姆,為什麼你就不聽老爸的話,偏偏要去當偷牛賊呢?」

爸爸的淚,不像是責怪,反而像是羡慕。

 

EN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