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老師

鐘老師是個特別美的女人,像一隻充滿靈性的鹿,清純可愛、體態優美。看見她,總讓人聯想起春天。事實上,無論春夏秋冬,她總是穿著飄逸的連身裙。上頭的小碎花,會隨著季節變換花色。春天是龍櫻的繽紛、夏天是睡蓮的高雅、秋天是雛菊的純真、冬天是臘梅的端莊。無論何時何地,她就是目光焦點。

就連頂著大太陽,指揮全班四十名學生,排成十人一伍的方隊,都能出落地像虔誠溫順的牧羊少女。少了這麼一位有魅力的師尊,同在操場上整隊升旗的其他班級顯得暗淡失色。

但那只是鐘老師的假面。

為了維持全校榮譽榜上的秩序第一名,她規定班級裡的每個人輪流當任「守護者」,維持秩序。美其名是「守護」好同學,打擊壞分子。實際上,無論誰輪到「守護者」都必須在當天放學前揪出壞分子,否則將被鐘老師視為壞分子的頭領,刻意包庇。必須頂著椅子上課一個禮拜,才能得到釋放。因此與其說大家輪流擔任「守護者」,不如說大家輪流擔任壞分子。

為了維持班級在年級中的成績第一。鐘老師實行了「低於一百分,少一分打一下」的分數政策。無論大考、小考、隨堂考、抽考,只要考試結束,就是一場漫長的受罰大賽。

由考一百分的同學上台拉開大賽的序幕。他們接受所有同學的鼓掌,輪流講述取得一百分的秘訣。接下來,九十分到八十分的同學離開座位,排隊接受「愛的教育」(拿鞭子抽打手心)。班上四十多名同學,一堂課打下來,鐘老師香汗淋漓、嬌喘不止。她總是滿臉幸福地端詳被抽打後的紅腫掌心,湊近聞著、輕輕聞著。偶爾看到鞭痕清晰、皮裂滲血的手掌,她還會用舌頭去舔。

偶爾,她打累了。會讓一百分的同學替她,同學打同學。有些不願意動手的女同學,拿著竹鞭心軟。一邊打一邊哭。最後,整個班級差不多都哭了。這時候鐘老師會笑,然後趁機說些激勵的話,安慰大家。

一次考試。老師監考,她發現學校出的考卷出現了她沒教到的章節。原來是她自己漏教了。於是她讓班長把窗簾拉上。在黑板上寫下答案。她一面寫,一面自言自語。

「我不是讓你們作弊,我現在寫的這些也不是考卷上的答案。我只是在寫自己的東西,你們只是在考試。這兩件事情毫無關聯。只是,你們如果不小心看到黑板上的答案,那就要小心別抄錯,考不好,可是得接受愛的教育。」

那次考試,我們班創下校史中最高的平均分數。鐘老師因此在月會上被表揚。

本以為畢業之後不會再有關於鐘老師的消息,卻在正式成為國中生的第二個禮拜,接到來自班長的電話。他說:「你知道嗎?導仔死了。」

我過於震撼,以至於無話可說。

他繼續說:「她被診斷出胃癌,需要一大筆治療費。師丈不願意花錢,於是提出離婚訴訟。導仔受不了打擊,從月台上往下跳,在鐵軌上碎成三段。一顆眼珠到現在還沒找到。」

「她穿著小碎花連衣裙嗎?」

他說:「什麼?連衣裙?」

「沒事,對了!告別式什麼時候?你去參加嗎?」

他說:「三個月前就結束了,班上根本沒人去。畢竟是那個人死了,誰會去呀。」

我說:「說的也是,畢竟是那個人呀!」

EN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