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靈警探】02.狐酒友

【聖靈警探】狐酒友 ◎何尾妹

 

BERT再也不是警察,再也不會因為說了警察兩字而臉紅。好幾天沒有洗澡,賴在田吉家裡,睡醒就跟田吉媽媽做愛,偶爾盯著天花板好幾個小時,或者脾氣崩潰地用頭垂牆。兩個禮拜後,他的外表就跟流浪漢沒有兩樣。

田吉媽媽回到家,雨傘抖落大量雨水。她手上提著便當,準備給BERT當作晚餐。BERT站起來,失智般四處張望,他很有禮貌地說:「伯母,我該走了。打擾這麼久,真是萬分感激。」

田吉媽媽把便當和傘拿給他。「你現在回去沒問題吧?會不會被所長報復,他應該會找上你住的地方吧?」

BERT搖搖頭:「別擔心,有空也來我那坐坐。」

田吉媽媽幫他開門,看著BERT跌跌撞撞走在雨中。她不認為BERT瘋了,相反的,BERT正在蛻變,逐漸變成一股強大的正面能量。她知道,因為她這輩子見過的男人跟沙灘上的海龜卵一樣多。

 

BERT經過便利商店時,把架上所有報紙各買了一份,還買了一把水果刀和大量的洋酒。便利商店裡的報紙和洋酒幾乎全被他買光,刀子還剩一大堆。他看起來很狼狽,手上還有田吉媽媽給他的便當。提著這些幾乎要把他壓垮的重量,步行在大雨中。

公寓門外站著兩個人,一男一女,一高一矮。男的留著中分頭,臉上滿是痘痘;女的穿著洋裝,洋娃娃一般。KIM打開門,一男一女幾乎是用飄的進入屋內,他們是來找呂先生,總是在雨天出現。

KIM看到狼狽不堪的BERT,喊了他的名字,沒有任何反應。KIM淋著雨,跑上前去幫BERT拿一些東西,頭頂的金毛海帶般貼在臉上。解除不少重量,BERT以大口喘氣代替鬆一口氣。

「啊你怎麼搞成這樣?」

「田吉死了。」

「啊?」

「我把害死他的人痛毆一頓,真的很爽很爽。」

KIM沒有說話,沿著樓梯走到二樓。那些東西放到BERT的房間,他看見為數眾多的洋酒和一把水果刀。

「KIM,我已經不是警察了。你知道那代表什麼嗎?」

KIM繼續搖頭,他感覺現在的BERT非常可怕。像流浪漢,更像神經病。

「表示你要好好恭喜我。等我洗完澡,到我房間喝酒吧!」

明天早上有刑法課,下午是通識。通識可以不去沒關係,反正那是一堂睡覺課。但是刑法課那個老師一定會點名。這些想法一秒之內在KIM的腦袋轉了好幾圈,對KIM來說,陪陪BERT比較重要。比較符合自己的個性。

「當然,今晚就陪你喝通宵。」

「喝通宵!」BERT露出微笑。

 

 

喝了一天通宵,起床之後繼續把酒喝光。BERT沒有吃飯也沒有出門,待在家裡一直一直喝著酒,一罐罐被打開的酒瓶散發出濃濃的酒精,飄散在整個房間裡。他藉著酒,想了很多事情,水果刀一直放在塑膠袋裡,幾乎要被BERT遺忘。

「為什麼要買刀呢?我可以用拳頭毆打,還有很多武器可以當場取得。如果把刀帶在身上反而會引起很多不必要的麻煩。」BERT對著空盪盪的房間自言自語,還有一套警察制服沒有繳回,呈人型掛在牆壁上。

他的計畫其實很簡單,變成正義使者。

首先跑過他腦袋的是KIM借他的一本漫畫「不道德的秘密」,漫畫裡的男主角因為殺了自己的廢物老爸,覺悟成為一個提著菜刀尋找壞人的正義使者。雖然男主角的下場很慘,但是像那樣提著刀遊走在街道上尋找邪惡,震撼了許多人的心。BERT也被深深感動。

他白天喝酒,拿出地圖規劃行走路線。持續訓練體能,伏地挺身加上慢跑。晚上把刀子放在口袋,沿著規劃好的路線尋找可以見到的邪惡。

黑夜裡當然有許多目標,飆車族、看起來像小偷的中年男子、酒家女。但這樣的邪惡是不是自己所尋找的?BERT不知道,他不知道自己該依什麼標準伸張正義,也不知道該不該殺人。

他正面遇過一個搶劫犯。戴著棒球帽的年輕人搶下從提款機出來的婦人錢包。BERT追上去,卻因為過分緊張而喊不出聲。他們的速度相當,一直保持同樣距離在街上穿梭人群。婦人騎著摩托車在後面追趕:「夭壽唷!搶錢啦!」

BERT從口袋裡拿出水果刀,蓋子都沒抽起來就朝犯人扔去。犯人後腦杓被砸出腫包,速度漸慢的同時BERT騰空飛撲。BERT坐在犯人的背上,用力槌打他的腦袋,抓起頭髮往地面砸。他聽到痛苦的哭喊聲和鼻樑斷在硬地面上的聲音。警察趕到的時候,BERT只感覺一陣害怕。他看到警察,就像看到可怕的怪物,從犯人的身上站起來,奔入人群中消失。

經過這件事之後,尋找邪惡的計畫變成散步。

 

附近的便利商店幾乎每天要在酒架上補貨,喝乾的酒瓶堆滿BERT的房間地板,刺鼻酒氣讓住在一樓的撒西抱怨。KIM偶爾會加入他的飲酒,但他真正的動機是試圖規勸BERT振作起來。

他們吵過幾次架,BERT甚至還出手打人。

BERT紅著臉,身體搖晃:「你這個死台客,說什麼正義只有價錢。馬的,幹!沒用的東西,孬種!」

KIM沒有喝醉,也沒有生氣,他知道這不是BERT肺腑之言。坐在地上喝酒,咬檳榔。

「幹!不敢說話了唷!你知道我要走的時候,所長還要給我加薪升官。對啦!對某些人來說足夠的金錢就可以收買他的正義。但是,我不一樣,老子我不要錢。我只想要親自消滅邪惡的那種感覺。」

BERT低著頭,好一陣子沒說話。

「KIM,你有沒有殺過人?」

「有!我小時後把球放在馬路中央,一個機車騎士不注意壓過去,因為速度太快翻車,那個機車騎士當場死亡。」KIM說。

「幹,那不算啦!小孩子玩球。」

「我是故意的!而且這件事發生在高中,十八歲的最後一天。」

 

 

在酒精的麻醉下過了一個月。KIM越來越少關心住在隔壁的BERT,沒人會來敲他的房門,手機也已經好久沒有開機。BERT常常喝著酒,對著空盪盪的房間自言自語。

他在意識模糊的狀態下看到田吉,田吉看起來很健康,後面還跟著兩個長著怪角的鬼差。田吉陪他喝了幾杯酒,鬼差不停觀看手上的錶,似乎非常緊張。田吉和他聊了很多關於地獄的事情。臨走前還對BERT說:「謝謝你為我做的一切。」BERT哭著,對著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幻想的田吉痛哭,哭到喉嚨深處發出疼痛才在眼淚中睡著。

 

在那幾天後的夜裡,半睡半醒間看到一個年約二十多歲的男子出現在房裡,門沒有被開過的痕跡。一開始還以為是自己太過悲傷產生的幻覺,但男子並不是幻覺,他舉起喝到一半的酒瓶仰頭就喝。BERT沒有阻止他,瞇著眼看著男子把酒喝光才又墜入夢鄉。

隔天醒來,酒瓶真的被喝光了。

BERT檢查房間裡的東西,除了被喝乾的酒並沒有多餘的損失。他回想男子的外型,臉頰有點寬,臉上還帶著老式的大眼鏡,髮型很一般,穿著毛料外套。他不曾在附近見過這個男子,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從哪進來的。

一連好幾天,BERT喝醉之後上床,男子就會出現,他把BERT沒喝完的部份喝盡,在不知不覺中離開。

酒醒之後,BERT才感覺害怕。那男子如果不是強盜或小偷,或許是鬼怪。他對自己的想法覺得可笑,下定決心要揭開男子的真實面目。他買了比平常更多的酒,卻喝的比平常還少。他把多數的酒剩下,用平常的方式倒頭睡覺,屏氣凝神看著房間裡的一舉一動。

門的確沒有被打開。

一道身影出現在二樓高的窗外,男子小心翼翼開窗爬了進來,架著老式眼鏡的鼻子東嗅西嗅,就像動物一樣。他慢慢爬下書桌,嗅到滿桌的酒,數量比平常還要多上好幾倍。他先是吃驚,回頭看著裝睡的BERT。走向BERT,在他臉上仔細聞過一遍之後才放心坐下。他什麼都不在乎,只在乎那滿桌的酒。

開瓶,仰頭,咕嚕咕嚕的酒液滑進他的喉嚨裡,男子紅了臉,看起來非常愉快。BERT瞇著眼,盡量保持呼吸的速度一致。眼前的男子似乎不壞,而且也不是什麼鬼怪。BERT寬心不少,索性閉上眼陷入夢境當中。

 

他夢到小時候家鄉的廟,廟裡總是坐著一個老樹般的婦人,滿臉的皺紋和凹陷的嘴,婦人張嘴笑時只有一個黑洞,嘴巴裡連一顆牙齒都沒有。他還很小的時候媽媽喜歡到那廟裡找婦人,婦人會算命,幫許多人卜卦了很久之後的未來。據說是非常靈驗,就連當地警察遇到重大刑案的時候也會來找她幫忙。

在那夢裡,他回到小時後。媽媽牽著他的手來到婦人面前,婦人看了他的臉一陣子,握著銅幣的手在他的頭頂轉圈,婦人把銅幣丟到龜殼裡,前後甩動。

婦人張開嘴,一個令人害怕的黑洞:「避走諸侯,不殺伯裘。」

 

沒有牙齒的嘴,黑洞般的未來預言。

BERT滿頭大汗從床上彈起,從夢中彈起。還沒完全從驚嚇清醒,BERT先環顧整個房間,確定自己還在房間沒錯。窗外射入強烈的陽光,鬧鐘上顯示早上十點半。他的手在床鋪摸索,尋找外衣。突然,他摸到身邊有一塊陌生的毛皮觸感,仔細一看,竟然是頭狐狸。

 

 

BERT從床上跌下來,順手抄起酒瓶當武器,把手舉在身體前面害怕的發抖著。早上十點半,充滿酒氣的房間床上多了一頭狐狸。狐狸被這一連串的動作吵醒,揉著睡眼的同時慢慢變回男子外表。臉上那眼鏡般的花紋變成老式眼鏡,全身上下的淺黃色長毛變成一件合身的毛外套。才一轉眼,戴著眼鏡的狐狸男坐在BERT的床上。

狐狸男一臉歉意地說:「實在非常抱歉,我很喜歡喝酒,所以不請自來喝了你許多酒。不是故意嚇你,只是昨晚喝了太多,一時不注意竟然就睡著了。」

BERT手中的酒瓶發抖:「你是怪物嗎?你是狐狸怪嗎?」

狐狸男:「我活了千年,是一隻修行的狐狸,不多久就能夠羽化成仙了。」

BERT的情緒不太能鎮定,打開瓶蓋,喝了一口烈酒:「你有名字嗎?」

狐狸男:「伯裘。」

 

廟裡的老婦,黑洞般的預言:「不殺伯裘。」

 

BERT的心重重地震了一下,把才喝下的酒咳出來。伯裘坐在床上,狐狸毛的淺黃色外套,鼻樑上的老式眼鏡。BERT沒看過怪物,也沒看過狐狸變成的人類。動物能夠變得這麼像人還真是不可思議。

伯裘從桌上拿起一瓶酒,從容地喝著:「你應該看的出來,我沒有惡意。」

心中的緊張感突然消失,BERT笑出聲來:「伯裘,你跟我一樣喜歡喝酒,我們當個朋友如何?當酒友。」

伯裘笑的時候眼睛瞇成一道弧線:「酒友?你願意跟我當朋友?」

BERT點點頭。

原本還是笑容滿面的伯裘突然哭了,哭泣時的抽續讓他露出滿身狐狸毛。「人類看到我不是想殺了我,就是把我趕走。我雖然有千年的修為,卻因為特愛喝酒常常惹出一些麻煩。從我下定決心修行的那天起,原本同族的狐狸們把我當作妖怪,不願意跟我一起生活;而人類看到我更是紛紛避走,不然就是兵戎相向。你,真的願意當我的朋友嗎?」

「我曾經是一個警察。一般人看到警察都很害怕,壞人更是把這身警察制服當作眼中釘。本來能夠信任的人就只有那些同樣是警察的同僚。但是我的長官卻和黑道掛勾圖謀利益,害死了我最好的朋友。我和你一樣都沒有朋友,沒有可以了解我們的人。」

伯裘聽著BERT的自白,訝異眼前這個脆弱的人類遭遇竟是如此相同。他把手上的酒瓶遞給他:「喝吧!看來我們非常談得來。」

接過酒瓶:「我叫做BERT,目前是無業遊民。」

伯裘:「你還怕我嗎?」

BERT笑著:「其實我從小到大常常遇到靈異事件,膽子本來就比一般人大。但我還是第一次看到狐狸男。」

伯裘更正:「是狐仙!」

 

 

BERT和伯裘像是遇到多年不見的知己,彼此傾訴許多奇怪的故事。伯裘活了千年,聽過也見過許多大大小小的奇怪故事,BERT則是從小到大遇過不少靈異事件,兩個人喝著酒談天,連時間都忘了。

「為什麼我會遇到這麼多奇怪的事情呢?就說我爸死掉的那天晚上好了,我看到三個非常高大的男人穿著古裝從大門進到家裡來,他們很高,頭都沒入天花板。我跟在他們後面走,一直來到爸爸的床前,他們搖醒我爸,然後把他帶走。

「我把看到的事情告訴我媽,她非常訝異。而且充滿不安的把我帶到廟裡收驚拜拜。伯裘,我是不是有陰陽眼?可以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東西。」

「不不不,你有特別的能力,會吸引我們這些妖魔鬼怪。但不是陰陽眼,而是更有用的……。」伯裘搖搖頭,後悔自己已經說出口的話。「你不知道自己擁有什麼?對吧。」

BERT點點頭,不知道伯裘所說的能力到底是什麼。

「其實我不應該跟你說的,如果你的主神還沒告訴你,我就不該開口。但是我們是朋友……。」

「到底是什麼?你說的能力是什麼?」

伯裘安靜了一會兒才又開口:「你的身體裡有一個穴,靈穴。能夠增加周圍靈魂的強度。你看過賜予你靈穴的神了嗎?」BERT再度點點頭,再度陷入迷惘。好像伯裘說的不是自己,而是一個虛構的人物,一個擁有靈穴的虛構人物,跟自己毫無關係。

「靈穴神的外型像蟲,他所啃食出的孔洞可以增加接近者的靈魂強度。擁有能力等於擁有天命,或許靈穴神要你做些什麼,但他還沒說。當你知道自己擁有什麼任務的同時,你就是增能者,將受到萬物的尊崇、愛戴。

「你會見到那些鬼魂有兩個原因。第一,你的能力本來就會吸引不少想要修練成仙的妖物,因為待在你的身邊可以加速修行的速度。我坐在你的身旁,可以施展出超越我能力的法術。第二,因為你增強的靈魂的強度,原本肉眼看不到的鬼魂會因為強度增加而顯影,所以你才看的到。」

「擁有你說的那個『靈穴』,我本身好像沒得到什麼好處。只有接觸我的靈魂受益,是不是這樣?」

「沒錯!增能者本身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好處,老實說,增能者本身會因為靈穴而產生一些後遺症,比方說體能會比較不足、情緒不穩定或是智能下降,全看所擁有者的體質能夠承受多少的負荷。所以,一般的增能者都會和妖怪訂下契約,妖怪保護增能者,增能者提供修練的能量。」

「你怎麼會那麼清楚?」

「很久以前,我曾跟一名增能者訂下契約,保護他的生命。」

「你要跟我訂下契約嗎?」

伯裘突然露出專屬於狐狸的狡詐表情,事實上他就是因此而來。增能者已經好幾百年沒有出現,伯裘刻意潛入BERT家中,刻意讓BERT注意到他,並且刻意睡在他的床上。這一切,都是為了跟BERT訂下契約,成為增能者的守護神。

「當然想跟你訂下契約,我的酒友。」

 

 

BERT看到伯裘露出狐狸般的笑容,但他不以為意,或許自己就像他所說的擁有某些能力,這些能力可以幫助伯裘,而伯裘也能夠幫助自己。他還是渴望消滅邪惡,如果能得到伯裘的力量將幫助自己的想法。

「如果和你訂下契約,我將會損失什麼?」

「妖物對人類的契約很簡單,就是制定關係。訂下契約之後,我就是你的僕人,在你有生之年將幫助你完成所有想做的事情,包括你的天命。而你的責任就是把我帶在身邊,每天提供一些食物供養我。呵呵,我只需要酒就夠了。」

「你的食物不是靈魂嗎?小說裡的妖怪都會把寄宿者的靈魂吃光,到最後我就是行尸走肉了。」

「那是偏見,我並不需要你的靈魂。而且你的靈魂如果消弱,依附在你身上的能力也會減弱,那對我沒有好處。」

「如果和你訂下契約,我將會得到什麼?」BERT問。

「我喜歡你的口直心快,而且把我當作朋友那樣。」伯裘微笑,繼續說道:「狐狸擅長的幻術、三十六變、咒術,我都非常擅長,而且我的鼻子很靈敏可以嗅出附近妖物的味道。」

「我想要消滅邪惡,你可以找出危害人類的怪物,但是找得出心存惡念的人嗎?」

「當然,犯罪者的靈魂有一定的部份會異化,味道跟妖怪很像。」

「我知道了,訂契約吧!我需要你,而你也需要我。」

伯裘看著BERT`,眼神中閃爍著想法,好像從眼睛就能看到狐狸腦袋的運作情形。他沒想過會這麼簡單就跟BERT訂下契約,再過不久他就能成仙了,加上BERT的能力,他會變得比自己想像的還要強大。

 

「當作你和我訂契約的謝禮,將送你一個東西。」

「什麼?」BERT看著伯裘空空如也的手。

伯裘微笑起身,打開房門後走進樓梯旁的廁所。一陣掙扎的聲音,廁所的門漸漸溶化,從瓷磚縫細抽出可怕的長角,整間廁所震動鼓譟,過了數十秒才安靜下來,BERT在廁所外,看著變形的廁所不可思議地恢復原狀。撒西在一樓房間憤怒地大吼,噪音讓他非常煩躁,他是一個安靜的人,希望全世界都跟他一樣安靜。伯裘從廁所走出來,手上抓著一條長著四隻腳的紅色金魚,金魚扭動身體試圖逃跑,不知道利用什麼把伯裘的手變成一個豬籠草。

「這是什麼?」BERT看著動物圖鑑裡絕對不可能出現的腳金魚。

「他叫做昊司,是一種可以改變物體模樣的妖物。你看,他把我的手變成豬籠草的樣子,但是如果把他放開,我的手又會變回原型。昊司能作用的範圍不大,但是如果配合您靈穴的能力,就能發揮很強大的功能。」

「把這送我?要跟他訂契約嗎?」

「昊司的智能只有五歲小孩的程度,但還是可以訂契約。你會接受我的禮物讓他成為您的第二個守護神嗎?」

BERT接過昊司,長腳的金魚在BERT手上突然溫馴下來,好像知道BERT將要成為他的主人,搖著短短的金魚尾巴。BERT對昊司說:「你一直住在廁所?讓我看到水龍頭流出鮮血的人就是你吧?看你一附可愛的樣子卻很會嚇人。你願意當我的守護神嗎?」

昊司點點頭,身體高興地搖擺。BERT手掌變成鮮花,昊司能改變的範圍內,所有東西都變得喜氣洋洋,樓梯還流著瀑布般的銀色水流,上面漂著美麗的荷花。昊司能夠改變有限範圍內的物品形狀,由於昊司的能力並不是幻術,一般人也可以看到他所製造出來的空間。昊司非常調皮,常常捉弄心述不正的人。

「伯裘,我有一種預感。」

「什麼預感?」

「邪惡正在等著我呢!」

 

 

犯罪者紛紛躲入比原本更黑暗、更不起眼的地方,因為他們受到可怕的懲罰。沒人知道代替法律來打擊他們的人是誰,但是他們的確被攻擊了。被攻擊的人大多是一些現行犯,被攻擊的方法不明,像受到巨大的驚嚇,只能吐出幾個單詞。這些犯罪的人陷入瘋狂、晚上不敢關上燈、接觸到人的目光就渾身發抖。他們會被留在犯罪現場,等著警察用手銬把他們固定住。不停顫抖的嘴唇說著:「妖怪,銀色妖怪……。」

警察並沒有沒這些受到驚嚇的犯罪者呢喃透漏給媒體,也沒人把所謂的銀色妖怪放在眼裡,這樣也好BERT並不渴望出名,一昧的希望能夠消滅邪惡。對於正義、對於邪惡,沒有太特殊的看法,只是把隨手能及的雜亂好好安頓如此而已。

 

訂下契約之後很多事情都如BERT的想像進行的很順利,不再酗酒,只在完成一小部份的進度之後和伯裘飲酒慶祝。昊司的能力帶給他許多生活的樂趣,房間也從原本充滿酒瓶的慘狀變得換然一心。

他們進行了一些試驗,這些結果全都紀錄在筆記本裡面。伯裘的三十六變、幻術和咒述被BERT歸類,然後找出綜合運用的方法。昊司改變空間物體的能力也被找出規則和極限,BERT是一個很稱職的增能者,就是前幾代的增能者也沒有這麼認真。但還是有一件事讓他們放不下心,就是天命。

「世界上有很多神,但整體來說可以分成兩類。一類是專司,專門掌控某些能力或區域的神,比如智慧之神、水神、風神;另一類是任務,必須完成某些任務才能永久生存下去的神。

「靈穴神屬於任務型,這類的神祇必須在人間找一個適合的使者,賜予他能力以便完成任務。這任務就是天命,被賜予能力的人將終其一生背負這項責任。」

「但是我還沒接到天命,也沒見過靈穴神。」BERT從報紙上尋找最近犯罪嚴重的區域,和犯罪的內容。

「也有些能力者一輩子都不知道自己的天命,一事無成的死去。如果沒有完成任務就死去的話將會受到懲罰,懲罰非常嚴重,可能會被完全消滅。靈魂會被完全消滅殆盡。」

「靈魂完全被消滅殆盡不就是魂飛魄散嗎?」BERT訝異。

「就是這樣。但是你也不可能找到靈穴神,只能等他自己出現了。」

「在這之前繼續消滅邪惡吧!」

「不然也不知道要幹麻。」

兩人歡笑飲酒。

 

黑暗的高空中,電線桿上的銀色身影正睥睨著圍成群的飆車族們,排氣管的噪音和改造音響的震撼,撼動了整片大地。伯裘伏在BERT背上,看起來就像一件貼身的銀白色大衣;昊司把BERT的雙腳變成大鳥,讓BERT從地上飛起,牢牢地站在電線桿上。他們的作戰方式很簡單,昊司製造出大範圍的空間異化,圍塑出一個封閉的懲罰空間,伯裘變化成鬼怪的樣子進入這個空間,好好把這些人嚇得魂不附體。BERT把這計畫稱為淨化室,可以讓壞小孩變乖的一個整人計畫。

「這段時間你們都進步不少,現在可以一口氣把這麼多人關進淨化室。昊司能夠變化的範圍明顯增大很多,現在,大概有半徑一百公尺吧!」

「都是你的功勞!」

 

EN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