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普六茹那羅延出征記

【短篇】普六茹那羅延出征記 ◎万年

 

普六茹那羅延在北面周國滅亡之後,替自己取了漢人姓名,喚作「楊堅」。由於北周就是被他所滅,因此這個「堅」字很好,有堅強的意思。事實上,那羅延靠著這個新名字堅強了很長一段時間。他領大軍、越黃河、鐵騎踏平南面陳國。長城之內的天下就是他一人指揮。

 

那羅延延續漢人傳統,在宇宙的中心,把自己與萬代先祖的三魂七魄鑲進這片古老大地的中樞,啟動四方宇宙,從此普六茹姓,不!是楊姓,從此楊姓便是掌管萬民的天子。

他揮兵南下,踏破象都林邑,將金鑄的祖人在大庭廣眾下燒融,辱其宮室,刻石紀功才還。

他詐兵北上,假言與契丹借道,趁夜返而殺之。兩萬兵馬,獵獲腥膻北人四萬口,女子及牲畜以半賜突厥,餘將入朝,男子一律無留,皆殺之。

他欺海東渡流求,斬殺國王歡斯渴刺兜,焚毀宮室零廟,擒島俘萬七千口而歸。

他西占吐谷渾,誘迫鐵勒諸部兵分數路,相殘於同族,三千餘吐谷渾首級落地,俘虜男女四千口而回師。

 

那羅延憑藉自己的強大征服所有聽過的那些國家,遠的近的,他強大的意志應該受到萬國敬仰,環宇四宙應該從此安定了。但,事實上,他為自己積累數千數萬的俘虜與敵仇,復仇亡魂在他的頂上徘徊,正等待一個殺他的時機。

 

即便那羅延不信怪力,他也能察覺到索命的亡魂分明就在宮裏。他們窺視著他的血液、發膚、肌肉與骨頭,窺視著他的性命。他不能再待了,亡魂已經操控臣子們的言語,以至於每次上朝,那羅延只能聽見責駡。亡魂們甚至入侵親兒楊廣的心,以至於每次家宴,那羅延不再見到愛子的笑容。他必須再滅掉一些國家,再殺一些人。讓亡魂都因為懼怕,不敢再擾。

 

只是,該殺誰呢?

 

寢宮深處的胡床上,幼齡宮女輕輕褪去衣裳,腰肢扭動。臉上佈滿仙桃般的細毛,粉粉紅紅,煞是可愛。聲如銀鈴的她說:「就打高句麗吧!」宮女是百濟人,對驕傲的高句麗早是世代之仇。於是那羅延讓書士撰寫征戰檄文,決定就打高句麗!

 

三十萬大軍意氣風發。什麼林邑、什麼契丹、什麼流求、什麼吐谷渾,他們全都殺過。默默無名的高句麗可是對手?這麼自豪地從涿都拔營而起,不料,才出發就撞上滂沱豪雨。

 

「不過是雨,別怕!三十萬大軍光是一人一腳,都能將海踩實了!」 那羅延這麼說著。

 

大軍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大雨中走了三次月圓,還走不到晴天。行軍路上明明不跨海,三十萬人卻在大雨中走的暈浪,走的手腳泡脹,走的眼球糜爛、髮絲落盡。得海病兵士十有三四,隨行軍醫一連忙死了七八十人。

原來這就是高句麗的雨季,長城內不曾有人聽聞。

 

五子楊諒來說:「爸爸,別打了。我們回去吧!」

 

大雨中的那羅延看上去是那麼老,那麼沒用。一點也襯不起他的漢名「楊堅」。他點點頭,表示聽見兒子的話。他回望來時路,泥濘不堪的大道上,那些亡魂還緊緊跟著。他搖搖頭,表示不能退縮,否則亡魂會立刻將他吞噬。

那羅延拍拍楊諒的肩:「如果沒有勝利,我就沒地方回了。」

 

據《隋書》記載,征高句麗,隋軍損失二十七萬餘人。這是隋文帝一生中僅有一次的敗仗。然而為防止隋國再擾,高句麗王只好上表稱臣,並稱自己國土為「遼東糞土」。隋文帝雖然兵敗,名義上卻是大勝。無奈,也只好罷兵,待之以好。

 

EN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