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山狗王

【短篇】小山狗王 ◎万年

搬來這座小鎮的第一天,我就在馬路口的便利超商遇見她。她那時還小,掌心的肉墊軟軟地觸著我的小腿肚。她仰視著我,水靈靈的黑色瞳孔亮得出水。央求我帶她回家。但我剛跟上一任女友分手,還沒心情接受另一個生命。於是把她留在那裏。

四線道馬路旁的七層公寓頂樓,我租了一間狹窄的住所。房東附贈朝西的大陽臺,是主要吸引人的地方。誰都會喜歡這個陽臺,靠在女兒牆上,可以眺望住宅區後背一大片長滿雜草的空地。天氣好時,幾乎能從這裏看到遠方的那座大城市。某天早晨,所有通往空地的路上塞滿載著泥土的砂石車,興高采烈,一車又一車往空地傾倒,最終 在空地中間堆成一座小山。春天的雨一落、風一吹,雜草瘋長開來。不用一周的光景,那座廢土山,出落的像座真正的山。小山阻擋了我的視線,每次到陽臺吸煙,都覺得自己被困在這裏。

再見到她,是小山開花的季節。她身邊跟著幾隻體格各異、相貌相仿的狗。從親密程度判斷,那些是她的子女。一共八隻,其中三隻的年紀比剩下五隻大些。以她為首的家族,露著虎牙、瞪著狼眼、鬣狗般立在坡上。用身體語言警示周圍野狗不准靠近。我在月光下,深深吸了一口煙。突然間,群狗在雜草叢中撕咬,我看不見。只聽見呼嚕呼嚕自喉頭發出,混著血的噪音。高速對撞下肌肉收縮的聲音。利爪撕開對手毛髮、皮層、肌腱的聲音。

她冷冷地在最高處,時而聞聞腳邊糞味,時而吹響狗螺發出警告。

那天晚上的勝負我不得而知。但從她沒被趕出小山,反而壯大陣容這點來看。她是贏了。

不久,我交了新女友。

女友不喜歡我抽煙,因此我失去了到陽臺上的機會。好一陣子,我都沒見到她。

清晨慢跑時,我偶爾會在人煙稀少的巷弄撞見她。她帶著二三十只年輕的犬,在腐食遍佈的垃圾堆中練習覓食。我像做錯事的孩子,避開正眼看她,低頭快步跑遠。她灼熱的目光在我的背上,久久無法甩去。

一天夜裏喝醉,女友不肯給我開門。我倒在深夜的馬路口,意識模糊。我感覺到她靠近我的腳步,也感覺到她用舌頭輕舐我的臉頰,我提起膽量撫摸她餵養了整個家族的乳房。

在夢裏,她開口對我說:「你絕對如何要記得我,好嗎?」。我說我會記得妳的。

我們在她家中四處閒步,她的孩子,還有孩子的孩子。五六代人全在一起。有活的還有死的。那些死的沒有腳,也沒有聲音。

不久,天要亮了。

她說:「我們都要走了。拜託你,無論如何都要記得我。」

我點點頭,不自覺得哭了。

醒來之後,發現自己躺在小山上的狗洞,身上蓋著溫暖濕潤的土。我維持著原本的姿勢,望著七層樓高的公寓好長一段時間,無論怎麼回憶,都想不起自己怎麼會在這兒。之後,所有狗都失去蹤影,包括她。打聽才知道,原來是捕狗大隊將他們都抓了。

我想,我該再次搬家。離開這座小鎮。

EN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