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魔王子】番外:熊的爸爸

【惡魔王子】熊的爸爸 ◎何尾妹

 

編號803,一九XX年X月X日。入獄前以撿拾資源回收維生,能夠稱為財產的東西只有一台前輪破胎的腳踏車和一隻小熊布偶。

X月X日,803一如往常前往市場向攤販討些資源回收,街上正好發生搶案,兩名年輕人搶了才剛提款的老太太皮包,老太太籌錢為了幫得癌症的兒子治病,小小的皮包裡塞了九萬八千元。兩名年輕人中的其中之一還拿出預先準備的鐵棒毆打哭倒在地的老太太,老太太當場傷重不治。

年輕人慌亂下竟然沒有拾起錢包,空手就跑入市場。一條街外的黃姓警察聞聲而至,對空鳴槍無效之後,竟然在人潮擁擠的市場中朝嫌犯開槍。803牽著腳踏車,把小熊布偶放在籃子裡。兩名年輕人在逃跑的過程中撞倒了803,把803的小熊布偶踩爛,填充棉花散落一地。

803當場搶奪員警配槍,對兩名年輕人瘋狂開槍,直到子彈用馨。

803原來就有傷害前科,這次的事件並沒有被當作防禦過當處理,反而在二審的時候直接被判重傷害,求處無期徒刑。803並沒有錢請律師,公設的律師在百般無奈下聲請精神狀態鑑定。由我擔任803的精神鑑定師,判定為輕度智障和社會功能障礙。或許我在當時把他的戀物癖和認知差異錯誤症填在報告裡,我就再也見不到他了。不過我沒有,所以每個禮拜三的下午兩點,我都會來到這裡。

鐵灰色的門後,玻璃把我跟803隔開來。

我們面對著玻璃交談。上訴期間擔任他的精神鑑定師,靠著我提供的報告,公設律師讓他順利進入精神病院。而我被法院指定為803的心理輔導員,和他見面聊天是我的工作之一。

 

 

803,精神狀態正常,對藥物無不良反應。

 

「醫生醫生,你上次說的那個小熊,他還好吧?」

803還記得我上個禮拜跟他說的事情,看來他的病症已經越來越輕。不對,我不能在報告裡面這樣寫,否則當時讓他靠著報告書順利脫罪的我也會成為媒體圍剿的焦點。我必須把這段錄音消除才對。

 

「你可不可以再說一次他的毛色?」

他對熊的戀物癖還是很重,到底為什麼呢?我是聽過曾經有一個自然主義的紀錄片導演,為了跟自己喜歡的熊朝夕相處,竟然在熊的爪下慘死。我看著803,或許他年輕的時候受過什麼跟熊有關的刺激?話說有暴力傾向的妄想症犯人頭部幾乎都受過傷,經過統計受傷的年紀越輕對日後影響越大,暴力的產生也會越可怕。803年輕時有受過傷嗎?

 

「是咖啡色呀!真好真好,抱起來的感覺應該不錯吧!毛有這麼長嗎?」

我沒有說謊,只是進行實驗。我讓803以為自己擁有一頭不存在的熊,他會願意每個禮拜跟我交談,就是為了了解有關屬於他的那隻熊的下落,和所有熊的細節。一開始只是模糊的概念,每個禮拜下來,似乎只要出院803就能和熊抱在一起旋轉跳舞,他以為自己真的擁有熊。

 

「醫生呀!我應該欠你不少錢吧!我以前也是養過熊的,好貴呀!等我從這邊出去,我一定會把錢還給你,很感謝你為我和我的熊做的一切。」

「不,這是醫生該做的事。」我如此說著,沒說謊,只是實驗。

 

 

803的身世一直都是大家關切的焦點,媒體稱他為熊寶貝殺人魔。在搶奪警用槍枝把兩個踩爛熊布偶的年輕人射死前,803是一家工廠的老闆。

他的父親也是工廠老闆,年輕的時候就染上病痛,803很早就繼承了工廠。

那是一間把蘿蔔風乾之後做成罐頭的工廠。

803極度討厭蘿蔔,不管是蘿蔔的顏色、味道、觸感甚至是蘿蔔這兩個字的發音,803討厭關於這些的一切。但是他父親是一個嚴格的人,儘管803放肆地在工廠內嘔吐了好幾次,父親還是不改態度,繼承這家工廠是803生下來之前就被決定的事情。

在極度厭惡下經營了十五年,803的父親才死掉。父親頭七當晚,803帶著大量金紙在工廠內焚燒,似乎想要把蘿蔔的靈魂、父親的靈魂都燒盡那樣,他一邊哭一邊在火焰裡,大家都認為他瘋了。

一年後,他開了一間布娃娃的工廠,四面八方來的訂單讓他過一段時間的好日子。這段時間,他存了一大筆錢,買車子房子,還跟一位女工交往結婚,他不只一次懷疑過這些幸運只是一場夢,夢醒了,就會剩下獨自一人站在蘿蔔工廠裡,忍耐著那討厭的氣味,哭著嘔吐。

工廠所有產品裡,803最喜歡的還是熊娃娃。

趕訂單的時候他幾乎都不會到工廠來,他注重睡眠,不會讓自己為了公事熬夜。只有生產熊娃娃的時候他會在工廠裡睡覺,似乎腎上激素不斷湧出,以一種非常亢奮地狀態監工。所有員工也知道這件事,熊娃娃的生產品質在這間工廠裡是最高標準,關於熊的訂單也因此蜂擁而至。

 

 

某一天,工廠正在趕工。這季的訂單有百分之八十都是熊娃娃,803已經一個月沒有回家睡覺,老婆和小孩都處於非常不悅的狀態,803卻都視而不見。

803睡在主管室裡,睡醒了就在生產線周圍巡視。他不是很頑固的那種老闆,對員工也盡量和藹可親。不過事情就發生在那一瞬間。

他看著熊的布被縫製之後攤在運輸線上,坐在下游的工人必須把棉花填充進去,讓熊的外表看起來鼓鼓的很可愛。也不知道是那個作業員實在太累,還是803的精神狀態受到了某些因素的影響。他竟然毫不吭聲地毆打一名填充棉花的作業員,作業員的眼睛腫起來,鼻子也被打歪了。

803留下傷害前科,工廠也因為沒有人敢待而解散,老婆帶著小孩離家出走,年邁的老母也在這時候離開人世。803坐在騎樓下,看著不斷撞擊路燈的黑色小蟲,他突然站起來,一隻熊娃娃、一台腳踏車,踏著腳踏車就離開原本的生活。

 

街坊鄰居都說他瘋了,但沒有人真正找過失去蹤影的他。熊寶貝殺人魔於是過著沒有身分證和工廠的撿拾資源回收的日子。一直到在市場裡奪下警用槍枝殺了兩個搶匪之後才回到這個社會上。

 

 

「醫生,可不可以拜託你把熊帶到這邊給我看呢?」

「我真的好想見他一面。」

「醫生拜託你了,求求你,幫我這個忙。」

「我要看他啦!啊啊啊啊啊啊!」

「醫生你瞧不起我是不是,我說會還你錢,只要你把熊帶來這。」

「對不起,我又發脾氣了。幹你娘到底有沒有在聽。」

「醫生快把門打開,不然我會殺了你。」

「你不要傷害熊,我會很乖很乖。拜託,看一眼就好。」

「醫生,不然你給我照片,一張照片就好。」

「幹他媽的一張照片也不給我!啊啊啊啊啊!吼!我要殺了你。」

 

會面結束。

 

 

我回到家,老婆正在餐桌上陪著孩子寫字。

孩子手上抱著熊娃娃。我下意識認為那是803的工廠生產的,那是不詳之物,雖然無法證實,但是我的腦海裡出現803一邊哭泣一邊狂吼,毆打作業員的畫面。那隻熊,正抱在孩子的手上。

我對孩子說:「寫字的時候,不准抱娃娃。」

孩子含著淚眼看著我,老婆盯著我的臉,似乎對我的命令充滿質疑。

二話不說,我從孩子手上搶過熊娃娃。把它扔進垃圾桶裡。

老婆抱怨:「我們等了你兩個小時,飯菜都在電鍋裡面。孩子就想等你回家,看看你,抱抱你。你卻用這種態度對我們?」

說不上來,一股厭惡感。「如果待在這個家,對你們來說這麼勉強,你大可帶著弟弟回娘家。」

老婆的眼淚馬上從臉頰上滾落,孩子放聲大哭。

我坐在沙發上,沉默很久一段時間。孩子哭累了又開始寫字,老婆則是滿腹委屈。好像每次看完803回來我的情緒都不是很好。徹底反省自己的情緒失控之後,我撿起垃圾桶裡的熊娃娃,把飯菜都端上桌,我抱起孩子,親老婆的臉頰。

「對不起,爹地工作比較忙。剛剛是爹地不對,原諒爹地好不好。」

孩子點點頭。

 

 

「我昨天夢到熊了。我看到他所在的動物園,背景是咖啡色的人造假山,靠近欄杆的地方還有一條水泥溝渠。我想,熊也想我,所以透過夢來找我。」

咖啡色假山和水泥溝渠,似乎每間動物園都是如此擺設,803把印象中的動物園經歷當作一種和熊之間的互動,或許他的病情正在改變?我不太能確定,尤其他對於情緒的控制無法自主,或許他對想像也無法自主。就他而言,真實和虛擬其實是沒有邊界的,不知道這是原有的病症還是關在這狹小房間的後遺症。

 

「真的,熊要我去找他。醫生,可不可以拜託你帶我出去呢?我只想見熊一面。」

又來了!

 

「你知道嗎?熊只要超過一定大小和年紀,就會變得比人類還聰明。古代的獵人都管體型龐大的熊叫惡魔。惡魔,多麼吸引人呀?」

惡魔?迷惑人心的惡魔?讓我眼前的803臣服在虛擬夢境裡的惡魔?

太可笑了,世界上的大多數人,對熊都基本印象都是可愛無比,不只漫畫、動畫都把熊塑造成可愛無比的毛茸茸物體,連布娃娃也都以熊系列賣的最好。熊娃娃,我的腦海裡又閃過又哭又笑的803毆打作業員的畫面。我感覺想吐。

 

「你沒有其他話題嗎?比方說,你喜歡怎樣的音樂?」

「音樂?我沒想過耶,或許熊的聲音就是一種音樂。」

「熊的聲音?你聽過嗎?熊的聲音應該是怎樣的?」

803發出鬼吼的聲音,他根本就沒看過熊,也沒聽過熊的聲音。

「恩,我知道了。」

「醫生,可以帶我去看熊嗎?」

「下次吧!等天氣晴朗的時候。」

 

 

老婆帶著孩子回娘家,在桌上留了一張用英文寫的字條。

除了I和YOU,其他字我都看不懂。

 

我走進孩子的房間,熊娃娃就躺在床上。我把熊娃娃丟到流理台的水槽裡,倒了一罐沙拉油,點火。熊娃娃發出匹咧趴拉的聲音,逐漸縮小,變成黑黑的炭塊。雖然把抽油煙機打開,濃濃的燒焦味卻依然在房間裡飄散不去。

我關上家裡所有的電燈,在黑暗中破壞盤子、桌子、檯燈、書桌、棉被、窗簾等一切,我把完整的東西打碎,把柔軟的東西撕裂。我用火把相簿燒掉,用水把客廳浸濕。一點一滴辛苦建構起來的家,破壞的過程也非常辛苦。

不小心割破腳指頭,血腳印踏遍整間房子。

 

廁所滿地雜物,破掉的瓷磚壓著毛巾,水龍頭關不上,清冽的水不停流出。我穿上西裝皮鞋,在滿地被破壞殆盡的碎片中找出剩下半邊的水杯和一隻牙刷。我慢慢刷牙,把下巴和臉頰的鬍子刮乾淨。突然很想去動物園,看看803所說的熊。

 

 

開車到最近的動物園,雖然從家裡出來,還是保持一貫給人的印象。專業和從容不迫是身為心理醫生該給人的好態度,把自己打裡好,病人才有可能把自己交給你。這是研究所時一個老師的名言。

天氣很熱,西裝下的襯衫印出汗的痕跡。

皮鞋下的腳趾還留著血,襪子上有濕黏的感覺。

動物園的味道很臭,情侶們抱在一起走路;戶外教學的小學生背著背包跑跑跳跳,開著小車的管理員一臉無趣,我幾乎沒有注意其他動物,朝著熊的地方走去。

 

熊看著我,好像正在說話:「你終於來啦!說了那麼久的謊,心裡非常的不踏實吧?」

「心理醫生本來就是說謊的職業,說不踏實並不正確。」

「803呢?如果他知道這一切都是謊言?」

「他不會知道的,在那裡面是一個封閉的空間,連人類都會變成單向性的可怕生物,只要把謊言繼續端在他面前,他會毫無疑問的相信。」

「你果然是高手。」

「倒是你,真的是惡魔嗎?」

「只要你靠近一點看,就可以分辨。一般人不了解熊,是因為他們根本就不敢近距離觀察。」

「要多近?這樣可以嗎?還是我翻過這道欄杆,到你身邊。」

「如果你不怕的話,就到我身邊來吧。翻過欄杆,越過水泥溝渠,近距離好好看看我。如此一來,你也比較好對803做交代。」

 

 

「你是誰?醫生呢?」

新來的心理輔導員坐在他的對面。

「你是誰?」第二次發問。

「今天開始,換我負責你的心理輔導。」

「那熊呢?熊呢?」

「因為李醫生對你說謊,所以熊把他吃了。」

「說謊?」

「熊不是咖啡色的。」

「那個畜生!」803憤怒。

 

 

新聞快訊。

今天下午,一名李姓男子跨過飼養著台灣黑熊的欄杆,動物園裡的民眾陷入恐慌。李姓男子似乎發狂,一邊對黑熊說話,一邊緩緩靠近。黑熊發現人類進入自己的攻擊領域,發出狂吼,搖頭擺首地發出警戒。李姓男子不把這些訊息放在眼裡,逕自接近黑熊。經過園方人員的誘導驅離,李姓男子還是難逃一劫。他被黑熊活活剝成兩半,內臟全掉出來,掙扎了一個多小時才因失血過多死去。

據李姓男子的老婆表示,李姓男子平常擔任心理輔導員的工作,壓力盛大。在事發前數小時,李姓男子疑似壓力過大引發精神病變,將自己家中的物品全數砸壞。目前警方仍在密切調查,事件後續本台將持續為您插播。

 

EN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