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連者】25.將軍事件之五(完)

【藍連者】將軍事件之五 ◎何尾妹

25.

從家裡遠遠地看過去,高雄的天空中總是出現七彩的工廠黑煙。曾經以何時,就算工廠就蓋在自己家的旁邊也不會讓人覺得奇怪。那些工廠排出大量的黑水,已經不再是高溫度的河流那麼簡單,發出惡臭的黑水就算是蠹魚也無法存活。人們用水泥把河流蓋住,惡臭的黑水好像難以見人就躲在城市的底端。從每個水龍頭裡出來的水,都沒辦法直接引用。這裡是高雄,只是單純住在裡面也會變得跟人類完全不同的感覺。

父親搬到高雄之後還是開了一家電器行,因為已經有累積不少固定客戶,所以店名沒有改過。向附近商用大樓租了一個三角窗當作店面,從很遠的地方看過去都能瞧見,算是十分氣派的一個地方。原本專長是修理機器和冷凍的父親隨著搬到高雄市來,開始賣一些跟水有關的機器。比如說:飲水機、濾水器。甚至是放在每個街角,機器人一般的山泉水供給站。每天吃過晚飯之後,許多中年婦人就會提著大水桶到街角裝水,一桶水大概可以喝個兩天。中年婦人們會聚集在山泉水供給站附近聊天,促進社區感情。

這樣的中年婦人越來越多,出門買水變成高雄特有的集體運動,父親靠著這些賺進數量可觀的收入。我的物質生活慢慢地排在同學間的中高位置上,金錢上再也沒有匱乏的感覺出現。不管是學校要繳什麼錢,父親總是爽快地掏錢出來給我。相對於以前個沒有專長也沒有穩定工作的父親,現在的他不管是講話還是態度都表現的落落大方,就像一生出來就是電器行的老闆一樣。

這天安親班沒有上課,行星戰隊那邊也沒有任務單。父親帶我到附近的百貨公司地下街吃晚餐,自從父親生意上順利之後,非常喜歡到地下街吃飯。雖然那菜色和口味比起路邊攤實在遜色很多,但是這種價位對父親來說可以襯托自己身分。他開著高級的房車,座墊和地上都是特殊味道的牛皮材質。我就坐在副駕駛座。父親說:「你會不會想要有媽媽?」

我想了一下,捲下窗戶之後把頭伸出去,晚風打在臉上很舒服:「想要媽媽的時間早就過了吧!應該要說是需要,但就我這個年紀來說,一點也沒有對媽媽的需要。」

父親沒有說話,專心地握著方向盤。腳上的皮鞋似乎不是很合腳,皮鞋放在一旁赤腳開車。

我說:「倒是爸爸你有沒有想要一個新的老婆?以後我長大了,總是不會一直陪在爸爸身邊。爸爸現在還很年輕,在娶老婆應該不會很困難。我是蠻期待有一個弟弟。」

父親想了一下我講的話,嘴角好像有點在偷笑:「我知道了!」

關於超人戰隊我還是跟以前一樣,很多事情都不懂。但是我已經慢慢習慣在這種不明不白的環境下生存的完美,至少讓人看起來我不是一個充滿疑惑的難搞小子。這是這樣的生活比較好,還是對於什麼事情都想追根究底比較好呢?

看看週遭的同學們,如果上課的時候瘋狂舉手發問,不只會受到同學排擠,在老師之間似乎也會留下不好的名氣。就算是遇上不懂得事情,只能先裝懂,找到機會在自己看書或是私下問人。這樣的方式似乎是最完美也最大眾的一種,不管怎麼看,大家都是這麼生活著。

就跟阿油博士講得一樣:「或許你可以輕鬆地從某人嘴裡得到解答,但那問題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還是必須靠自己的力量找出來。」

我依舊作夢,不管是打瞌睡還是深深的睡眠,沒有例外的一定會在腦海裡出現夢境。從來沒有夢見有關超人戰隊、惡魔黨或怪物,夢裡面的我常常是一個不知道什麼是正義或邪惡的正常少年。我沒有加入超人戰隊,沒有跟惡魔黨作戰也不知道黑暗裡頭到底是什麼。

夢裡面的我只是反覆地做一些極端正常的事情,在佈滿紅色砂礫的操場上跑步;在學校樹林裡的教堂外跟幾個一樣骯髒的小鬼用手挖土,從裡面找到挖出還是幼兒的楸形蟲;在學校某間廢棄的教室裡面看到體型驚人的黑貓;每天跟在廟前不是博士的肉粽店家買肉粽。

我的夢是否就是我的渴望?在我的潛意識裡並不想要擁有超人戰隊的特殊面貌,只想要當一個正常的人。這答案是否定的,我當然喜歡現在的自己,行星戰隊,藍色水星。我喜歡波吉,也喜歡我在超人戰隊中遇到的奇妙的夥伴或博士們。但我想,每一個人都希望能夠擁有比現在更好的人生。我的夢,似乎就是在我想像中比現在更好的模樣。

台上老師是一個過了更年期的老女人,臉上塗著像水泥一樣厚的妝,說話的聲音有點沙啞。她是國文老師,一個念課文高手。只要是她的課大家就在自己的座位上聊天嘻鬧,整間課室發出超過常裡的上課聲響。國文老師卻沒有對自己的職務怠惰過,不管台下的學生多麼不捧場、吵鬧的聲音多麼的響亮,她就是執意地念著課本上的文字,一遍又一遍的唸著。臉上除了妝沒有任何反應情緒的表情出現。

貫穿所有教室的長廊,因為下著雨的緣故,到處都溼溼滑滑的。學生們不知道在哪沾滿污泥的雙腳,沿著走道,在每一個細節上都踩出了絢麗斑紋。

這樣的雨雖然很大,但不用一個小時就會自己停止。

我趴在自己的桌上補眠,雖然不是很喜歡不斷唸著課文的國文老師,但真正受不了的是放肆地大吵大鬧的同學,這樣的音量實在很難讓人完全睡著。況且我是為了拯救地球才消耗了大量體力,需要好好睡一覺,晚上才能順利執行任務。我拯救地球就是為了讓你們吵鬧嗎?真是莫名奇妙。

長廊上傳來堅硬的腳步聲,硬底皮鞋踩在水上發出兩個層次的聲音。一位穿著硬底皮鞋的教務處官員在教室門前停下腳步,用手指敲了一下門。頓時間,不管是默默唸著課文的國文老師還是吵鬧不休的同學們都安靜下來,把眼光放到教務處官員的身上。

教務處官員身後站了一位穿著外校制服的學生。國文老師湊到門邊跟官員講話:「李老師呀!這個是?」

教務處的官員說:「打擾你上課了。」

國文老師笑著說:「不會不會。」

教務處的官員用手比著旁邊的同學說:「這是從別的學校轉來的,今天第一天上課。」

國文老師依舊保持笑容:「沒問題。」

教務處的官員笑著鞠躬:「拜託你了、拜託你了。」

官員踩著和來時同樣的堅硬聲響回去,留下一個新同學。

新同學站在門邊,外面下著雨卻還是亮得不得了,我從手臂中把頭抬起來,看不清楚他的臉。

老女人老師把新同學帶到講台,用念課文的語調對大家說:「這是從彰化轉來的新同學,你叫什麼名字?」

新同學的模樣就像一隻高貴的狐狸,他說:「于正昌。」

我從半睡半醒中跌落在座位旁,突然的震撼讓我不敢置信。一雙腳朝我走來,白色閃亮的鞋子,上面一點雨水的痕跡也沒有。他握起我的手,把我從地上拉起來。狐狸般的笑臉一點也沒變,阿昌說:「好久不見了!透抽!」

 

-全篇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