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連者】24.將軍事件之四

【藍連者】將軍事件之四 ◎何尾妹

24.

 

二十五樓的大門,一扇高級的木質大門。紅色太陽二話不說地一個飛踢順建就將它摧毀,掛在門上的金屬鎖頭在他的眼裡似乎只是個笑話。紅色太陽、藍色水星、綠色地球、粉紅色火星、黃色月亮,五人握著各自己的武器闖入。

門後是一個寬廣的大房間,地滿上鋪著亮橘色的短毛地毯,牆壁上高雅精緻的貼花和輕鋼架天花板。大片的落地窗朝西南面山,遠遠的山腳下是一大片的高樓,一直綿延到眼前。月亮在濃稠的黑雲上方伺機出沒。慘淡夜光照亮整個房間。

一隻被掛在牆壁上的狗型怪物,那是將軍!

將軍的臉足足有一張桌子那麼大,鼻子裡吐出的臭氣令人窒息。通體長滿細短的黑毛,他是狗,卻又不完全是狗。簡直就像一隻營養過剩的神豬,在神豬比賽中被撕了皮後小心翼翼地展開,掛在牆面上。幾隻柔軟的蛇型觸角從皮下伸出來,不停地在空氣中蠕動。狗頭下巴部分還有三顆看起來畸形縮小的人頭,人頭看起來就像即將枯萎的老人,滿連皺紋,頭上長著稀疏白髮。

將軍的狗頭部份張開嘴,一個惡臭傳來,雖然我們離他還有幾十公尺的距離,還是差點昏厥過去。牠說:「你……們是……誰誰誰?」

下面三顆頭好像一群這在開會高官的嘴臉,用極端認真的眼神開始七嘴八舌起來。左邊的那一顆頭說:「他們是將軍的客人。」

右邊的那一顆頭說:「是客人還不端茶伺候?」

中間的頭說:「他還是來剋將軍的剋人人人。」

 

紅色太陽往前踏一步,握在手中的龍幣和由魂散發出來的紅色光芒壟罩著他的全身:「天體運行宇宙有光。行星戰隊,太陽紅!」

換我往前踏上一步,身體四周懸浮著透抽一樣的藍色水星,我喊:「天體運行宇宙有水。行星戰隊,水星藍!」

綠色地球舉起巨斧往前踏了一步:「天體運行宇宙翠綠。行星戰隊,地球綠!」

粉紅色火星握在手上的武器是跟我看起來很像的長劍,身體被粉紅色光芒包圍著:「天體運行宇宙戰鬥。行星戰隊,火星粉紅!」

黃色月亮還是習慣性地在頭盔前面做起推眼鏡的動作,輕盈的身體在緊身衣的包裹下原地旋轉了一圈:「天體運行宇宙有缺。行星戰隊,月亮黃!」

紅色太陽往前走了一步,後面的人擺出作戰的姿勢,隨著隊長唸出全體的口號:「天下天下宇宙奇蹟,守護正義行星戰隊。行星戰隊,plant連者!」

五道不同顏色的光芒在我的背後爆炸,不管是什麼時候念這種開場白和口號,心中的熱血都沒辦法減弱。

紅色太陽把拳頭亮在將軍面前:「怪犬將軍強佔地盤,殘害生靈。與惡魔黨勾結,非法食用怪人果,使自身幻為妖獸。守護正義行星戰隊以正義之名,給予摧毀。」

 

牆壁上的黑色狗頭斷斷續續地說:「戰……隊……什麼……東西西西西?」

下巴的第一顆頭說:「是超人戰隊,好可怕好可怕!」

第二顆頭說:「超人戰隊專門殺人~~」

第三顆頭說:「什麼東西西西一?」

我們五人緊握自己的武器,被我含在嘴裡的龍幣隨著熱血發燙。五人同時大喊:「受死吧!」

 

一瞬間,戰鬥就開始了!

 

紅色太陽握緊拳頭被紅色光芒壟罩、粉紅色火星握緊長劍渾身都是粉紅色光芒。兩個顏色大跨步衝向狗頭,在黑夜裡畫出美麗的漸層。兩人一左一右朝將軍的狗頭攻擊,狗頭下巴的三個老人投只是慌張地鬼吼鬼叫。藏在將軍皮下的蛇型觸手伸出,深色的蛇型觸手,就像是某段腸子一樣的內臟,上面充滿滑溜的血液。兩個顏色與蛇型觸手接觸之後交戰。

蛇型的觸手從各個方向襲來,紅色地球用正義的鐵拳一拳一拳地破壞迎面而來的蛇型觸手,觸手也不是簡單的東西,雖然容易被破壞速度卻是異常快速,紅色地球三拳裡面只能有效地打到兩根觸角。被打壞的觸角抖動之後掉在地上,過了很久之後才又慢慢爬回將軍的皮下。

粉紅色火星則是拿起劍就砍,不斷襲來的蛇型觸手就像花圃裡煩人的雜草,粉紅色火星就如同對待雜草那樣地砍殺著觸手。被砍下的觸手掉在一旁消失在地毯裡面。

兩道顏色在狗頭左右應戰著蛇型觸手,後面的我、綠色地球和黃色月亮當然也沒閑著。黃色月亮拿起造型特殊的弓箭,半跪在後方射擊狗頭,臉上插滿黃色箭矢的將軍一臉毫不在意。我拿起藍色長劍,綠色地球則是舉起綠色巨斧,兩人沒有遲疑地攻擊將軍的狗頭部份。將軍的狗頭好像不是很怕痛,一劍一斧砍在他的頭上,將軍一點反應也沒有。反倒是賣力攻擊的我們全身是汗,體力慢慢地消耗。

綠色地球一邊砍一邊問說:「看到將軍之後覺得這任務等級多少?」

我把藍色的劍上已經出現了殘破的痕跡,將軍的頭實在很難打。我回答:「最少最少都有銀C。」

藍色、綠色還是不斷地攻擊狗頭。正當我們已經漸漸疲憊,將軍突然開口說話了,他用斷斷續續無法順利組成文句的語氣說:「你…..們很……煩人….。」

從狗頭說話的嘴巴裏面我似乎看見深處閃著冷光,發覺不對,才剛把長劍舉起,將軍嘴巴裡頭的冷光一閃即出。從將軍嘴巴噴出來的冷光在月光下現行,原來這是一根比我還要高幾公分的冰柱,冰柱從將軍的嘴巴中射出,我跟綠色地球沒來得及閃躲,冰柱夾雜著速度在我和地球手臂上被劃破一個洞,緊身衣的缺口被鮮血染紅。

綠色地球看著從手臂上不斷流出的血,不爽地說:「馬的,原來還有其他招式。」

只見綠色地球舉著巨斧用盡全身力氣地往發射出冰柱的嘴裡砸去,綠色的巨斧,純粹的暴力攻勢。綠色地球臉上的忿怒皺紋爬上光頭,手臂上的血管似乎快要衝破皮膚表面。巨斧砍進嘴裡,似乎有股力量阻擋巨斧將狗頭砍成兩半。斧頭就這樣砍在嘴哩,拔不出也無法在前進。

紅色太陽跟粉紅色火星終於將蛇型觸手完全消滅,來到綠色地球身邊。

綠色地球滿頭大汗,似乎情況不妙:「我完全拔不出來,地球斧被將軍吃掉了!」

紅色地球聽到之後,掄起拳頭試圖把將軍的嘴巴打開,可是不管紅色太陽再怎樣努力功擊狗嘴,巨斧還是沒有動靜。

將軍下巴的三顆頭顱發出誇張的笑聲。第一顆頭說:「原來是很弱的超人戰隊。」

第二顆頭說:「將軍才不怕你們。」

第三顆頭說:「快滾滾滾滾吧!」

下巴的三顆頭顱,老人一般的臉龐吐出綠色的濃霧,濃霧的距離不長,速度也不快。才發覺不對勁往後退了一步的紅色太陽胸前出現若干焦黑小洞,皮膚像是被火藥炸到一片血肉模糊,紅色太陽看看自己的傷勢,雖然綠色濃霧的效果很誇張,但是受傷的部份似乎只在皮膚表面,只是感覺隱隱刺痛。

第一顆頭說:「將軍侵蝕噴霧!」

第二顆頭說:「只要在這裡邊呆上五分鐘就會完全消失在世界上。」

第三顆頭說:「很濃濃濃的霧霧嗚嗚。」

一陣攻擊還沒結束,另一波又馬上來到。綠色地球的巨斧被將軍從嘴裡吐出,那力量之大,一根超大冰柱上砍著巨斧,巨斧的末端是綠色地球這個高壯胖子。冰柱落在房間盡頭的牆壁上,綠色地球緊緊握著巨斧,就這樣跟著冰柱和巨斧被掛在牆上。

 

黃色月亮將她分析的資料傳送給我們,我們在頭盔裡面看見將軍的圖像和身上的分析。黃色月亮說:「資料已經從博士那邊傳來,將軍食用的怪人果是裸族的。裸族怪人果的弱點通常都在腦袋,影像上顯示的紅點就是將軍腦袋的位置。」

粉紅色火星站在紅色太陽旁邊,驚訝地說:「裸族的怪人果,媽的!難怪強成這樣。」

綠色地球把巨斧拔起重新來到隊伍中,五個人站在一起。紅色太陽說:「既然老子知道弱點在哪,就沒有打輸的理由了!」

五個顏色重新振作之後身上運作起屬於自己的力量,從左邊算起,綠色地球、粉紅色火星、紅色太陽、我和黃色月亮以這樣的順序一字排開,大喊了一聲之後就朝將軍跑去。

將軍的狗頭發出斷斷續續的聲音:「看……將軍…冰…柱夢幻風……雪。」

將軍的冰柱在離開嘴巴之後帶動了三顆頭顱從嘴裡發出來的侵蝕噴霧。圍繞著可怕侵蝕噴霧的冰柱急速地在空中炸裂開來,大範圍的冰柱攻及朝我們襲來。我們沒有害怕,踏著堅定的正義腳步往前邁進,或閃或迎擊,我們穿越冰柱的縫隙,緩緩地朝狗頭前進。

將軍似乎發現情勢不對,已經發射出來的冰柱完全無法阻擋眼前行星戰隊的攻擊,將軍把頭轉了一個方向,藍色的閃光在嘴巴裏面聚集成一個超大冰柱,目標就是已經受傷的綠色地球。

所有人趁著將軍把目標轉移的片刻衝到將軍面前,五人的合力攻擊轟在弱點上,下巴上中間的那顆頭顱被強力的合體技擊碎,五個人共同喊出合體技的名稱:「毀滅宇宙之惡,行星導彈!」

驚訝的頭顱,臉上所有的孔洞都噴出大量的血:「怎怎怎怎怎麼可能?」

原來它才是真正的將軍。

雖然將軍已經被打爆,牠所設定的冰柱攻擊還是沒有解除。一根超級巨大的冰柱就這樣射出,綠色地球的巨斧有力地揮向冰柱,卻還是被彈開。綠色地球順著冰柱的力量撞破了大片的玻璃落地窗。碎掉的玻璃在空中爆開來,從二十五樓掉下去,綠色地球龐大的身軀跟著玻璃碎片不斷往下落。

站在綠色地球身邊的粉紅色火星原本是抓住他的腳,但是冰柱的力量之下,加上同樣中量級的綠色地球,粉紅色火星還是鬆開手,眼睜睜地看著綠色地球往下掉。

我在慌張中大喊:「波吉,救他!」

一團白色黏液從我袖口彈出,波吉在空中變成一條白色繩索,緊緊綁住正在下落綠色地球的腳踝。繩索的一邊是失去意識的綠色地球,另一邊是我。紅色太陽、粉紅色火星和黃色月亮抱住不斷朝落地窗滑去的我。將軍已經完全死透,不管是狗頭的部分還是下巴的三顆頭顱,牆壁上的將軍流出大量的血。腳下的地毯開始變得溼滑。我把波吉變成的繩索在手腕上繞了幾圈,身體的力量似乎無法稱住綠色地球。

紅色太陽說:「加油呀!把他拉起來。」

粉紅色火星說:「小月,趕快看有什麼道具可以救虎霸。」

黃色月亮在頭盔裡面搜尋可以用的超人道具。

我感覺頭皮發麻,耳朵嗡嗡作響,纏繞著波吉的手臂開始滲出血來。如果不快點決定的話,我的手甚至是我們四個就要被綠色地球拖下去了。

就在這時候,傳來一個男子的聲音。那聲音似乎在哪裡聽見過,如此熟悉又陌生。聲音從落地窗外傳來:「天體運行宇宙閃耀,行星戰隊,金星白!」

手上的波吉突然變輕。

一個翻身、一道白光、一句開場白,綠色地球被男人救起來後放在地毯上。那男人穿著白色緊身衣,頭戴白色頭盔,額頭的地方畫了一顆很大的金星。

男子並沒有停留很久,環視著滿臉驚訝地我們,然後就跳出落地窗,外面是二十五樓高的高空。男子的聲音越來越小:「我們以後再見啦!」

行星戰隊裡面有白色連者?

 

 

成市角落的廢棄鐵皮屋和累壞的五人,跟出發之前同樣的悶熱和同樣的蚊子一堆,這樣的地方就算是流浪漢都不喜歡駐足吧!

大家坐在出發前的位置上沒有改變,只是每個人幾乎都累壞,身上或多或手都有些許的傷口,但都不言中。

粉紅色火星,Lana依然故我,喋喋不休正對著手機狂笑:「就說這個任務我們吃得下去,就是愛唱衰。跟你說啦!別在那邊沒大沒小,也不想想左營地區哪一個銅級敢接銀C任務。你們忍耐戰隊就算接了這個任務也只是去送死。」

看來還會講很久。

紅色太陽,巧克力一邊處理胸前的傷口一邊問我:「透抽,你認識那個白色傢伙嗎?什麼金星的?」

我訝異地看著她,我也正在處理手臂上的傷勢:「我還以為那是第六個戰隊成員耶!我在高雄市完全不認識其他連者。」

黃色月亮,小月推推眼鏡,腳上放著一台看起來像書本大小的東西:「會選白色的超人很少,大多都是領紅卡的人轉白比較多。或許他是哪一個戰隊的隊長過來支援也說不定。最近這一區的怪物真的越來越強了,聽說怪人果非常輕易就能拿到。」

紅色太陽把話題轉開,把目光放在綠色地球身上:「怎樣,虎霸你身上的傷嚴不嚴重?」

綠色地球,虎霸:「謝謝隊長,我身上的傷還好,死不了。倒是非常謝謝透抽,你那個寵物是波吉對吧!」

我把手上在波吉變成的手錶,手錶幻化成一隻沒有形狀的黏稠生物:「沒錯!從以前就養到現在,是非常強力的幫手。」

粉紅色火星終於講完電話,不管我們講到什麼話題,她開口就說:「我明天去問問博士,那個白色的傢伙或許是他又從哪搞來的新人。」

 

-未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