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連者】21.將軍事件之一

【藍連者】將軍事件之一 ◎何尾妹

21.

 

高雄的教室就跟夢中沒有兩樣。教室裡面很乾淨,課桌椅也是正常的大小。這裡沒有人敢不穿鞋子就來上課,必須鞋子穿到學校這一個項目被明確地規範在服裝儀容檢查細節裡面。

周圍坐滿了沒有看過臉孔的新同學,對他們來說我這個從鄉下轉來這裡的髒小孩還是真正的新面孔。導師跟夢裡面一樣,都是穿著鮮豔套裝的捲頭髮女人,她舉起手向大家介紹坐在座位上的我:「這是新同學,陳進益。」

沒有人打算回頭看看我的臉,全體同學只是專注地看著講台上的導師,像是一群機器人那樣,守護著一個非常明確的指令。

教室裏面窗戶開啟的程度和周圍同學的臉孔都跟夢裡一模一樣。導師也和夢裡一樣要大家一起翻開數學課本第五十二頁,班上全體同學沒有情感地一起把課本翻開到那指定的頁數。導師手裡拿著一根叫做「愛心小手」的武器,延著走道查看每個人習題的進度,確認過所有人都有乖乖寫回家作業之後一臉非常滿足地回到講台上。她對我說:「你是新同學,進度從下禮拜開始補上。」

這裡的每個同學都有穿鞋子,聰明又聽話的模樣讓我非常震撼。隨便一個傢伙把他放到和東國小去馬上就會擁有屬於自己的領地和權利範圍,就跟阿昌一樣。

 

這裡跟和東國小不一樣。操場是藍綠色的PU跑道,中間種滿被整齊修過的韓國短草,發亮的短草上還要學校的足球校隊正在練習。總共有五棟大樓,隨便哪一棟都比和東國小所擁有的教室數量還要。這裡的大門很大,真正能夠被稱尚大門。朝其他兩個方向開闢了東側門和南側門,兩個側門也大到無法想想。學校周圍都是一些新奇好玩的雜貨店、零食店或電動間。中午休息的時候會有人從馬路的那邊提著裝滿食物的籃子延圍牆叫賣,圍牆裡面的同學把錢丟過去之後就可以買到非常美味的雞肉當做午餐。

諾大的校園充滿了各式各樣細小的規則,許多人各佔一方,以自己對世界的概念制定那些曇花一現的遊戲方針。同樣的勢力區分,學校裡面自然產生財力型和體力型的兩個集團。

財力型的人們都極端的有錢,除了每天早上看到導護老師對著高級轎車裡面走出來的同學鞠躬,不管在學校犯了多大的錯事都能夠用錢撫平。就算還沒有國小畢業就偷嘗禁果,不小心把女生的肚子搞大也沒什麼問題。

體力型的人們都極端的暴力,他們總會自稱屬於哪一個幫派,書包裏面總是藏著扁鑽、鋼板甚至小型的西瓜刀。只是走在路上看哪個倒楣的同學不順眼,大批的人馬就會馬上趕到,簡直就像是電視裡面上演的黑色會劇情一樣。數十個高頭大馬的傢伙用力地痛毆倒楣的傢伙,他可能只是上廁所出來忘記洗手,或是洗手之後不小心把水甩到某個人身上。

在這裡的生存方式必須更小心翼翼,一個不留神,你或許就踏入某個人的規則範圍裏面。當這種情況發生,唯一的處理方法就是投靠屬於對立的那一邊就什麼事也沒有了!

國小在一切安然無事的過程中畢業了。好不容易在這個學校累積起來的同學隨著畢業的腳步也都消失在我的生活圈裡面。雖然我試圖找尋藏匿在這座城市的超人戰隊,卻一直沒有收穫。隨時放在書包裏面的超人道具和藍色紙卡就這樣一直被放著,只有在夜晚我才會把他們拿出來把玩。

 

 

國中一年級的一天晚上,父親在靈堂前面對我說:「我們又要搬家了!」

這絕對不是波加特再度寄生,波吉一直都被我照顧的很好;也不是父親被上班的地方炒魷魚,現在父親自己擁有一間修理電器的小公司。只是奶奶在幾場重病之後終於死去,家族裡面產生了一些微妙的權利鬥爭,父親如果不在這個時候搬出去,就會發生很多麻煩的事情。父親試著對我解釋細節的部份,但是因為涉世未深而無法了解。

我問他說:「把房子賣掉之後,把錢平均分給大家。這樣不就解決了嗎?」

父親面有難色:「我答應過我的媽媽,我不會要這筆錢的。」

 

就算沒有波加特的逼迫,就算是親骨肉那個深厚的血緣關係,我們還是必須逃難似地離開這裡。就跟以前一樣,我和父親手上提著沉重的行李,黑暗且冷清的房間裡面空無一物。所有的櫃子和抽屜都被打開,風不斷地在黑暗裡盤旋。裡面沒有波加特的眼睛,只有一個兒子對母親的思念。父親紅著眼框,什麼也沒說。我跟在他後面坐上黃色的計程車。

因為家裡年歲最大的長輩凋零死去,所有的權利配置開始重新調整。雖然留下來的財產並不是多麼驚人,為了躲避這股遺產爭奪風暴的父親還是選擇帶著我離開。我是不懂其中那微妙的變化到底怎麼一回事,只能知道父親難過地不斷啜泣。我很慶幸自己沒有兄弟姐妹,不論是現在、過去還是未來都不會遇上這種困境才是。

就在一夜之間,我跟著父親搬到南部最大的都市核心,高雄市。我沒有間斷地為自己找到一間看起來不錯的安親班,下課之後就到那裡去渡過夜晚。

 

 

轉進高雄市的龍華國中,不虧是大都市,教室寬敞到可以在講台和座位之間平躺一個高大的同學都沒有問題。所有人打扮時髦,不管是穿著和禮儀方面都有高水準。隨隨便便的音樂課就有六個同學彈出流利的鋼琴,十二個同學選擇高難度的長笛更有莫名奇妙就演出即興相聲的人出現。這裡是大都市,台灣唯二的直轄市,連在高雄縣每個禮拜一才能買到的漫畫週刊這裡都沒有任何失誤星期五就能在書架上找到。我的生活進入了另一個層次的人際關係。

導師看了我上一個學校的資料後問我:「你在福誠國中讀的是資優班?」

我有點不好意思地說:「福誠國中一個年級才五個班級,就算是資優班一年才有一個人考上雄中。」

導師摸摸下巴,似乎非常的震撼:「我們龍華國中一年就有二十幾個雄中雄女的學生。」

我說:「我知道!而且考上的人都沒有特別編班,也沒有能力分班就輕鬆考上。」

導師很滿意我的回答,笑著說:「有沒有參加過奧林匹克數學競賽?有沒有參加過全國科展?有沒有什麼縣以上的競賽名次紀錄?」

我搖搖頭:「都沒有。」

導師勢利的眼神似乎在嘲笑我,她說:「那你要多多加油了!」

果然,原本不論如何都能保持在前五名的我第一次月考只考了第七名。一個年級就有二十幾班的超大規模,讓我的全校總排名落在第一百五十六名。大都市果然非常可怕。

 

龍華國中對面有一間安親班,同樣炫耀著靠分數累積起來的排名,安親班的門口掛滿了考上雄中的榜單和月考分數超過九十五分的同學名字。一個紅色的紙條上印了一個分數和一個名字,整個安親班的大門被血淋淋的分數染紅一片。

班主任是一個身上很香的女人,身型就像骷髏一樣細瘦,手臂的厚度根本無法填滿袖口,從裡面能夠看到內衣的顏色。她對我說:「我們安親班是絕對保證班,不管是怎樣的學生到這裡都能有非常優異的成績。你剛進來的時候有沒有看到貼在門口的那些榜單,怎樣?很驚人的成績吧?」

我點點頭,不想說些什麼。

班主任的口紅沒有塗得非常均勻,鼻毛從左邊鼻孔探出頭來打招呼:「收費方面不用擔心,我們對成績優異的學生非常優惠,你儘管來上課就好,錢的方面完全不用擔心。聽說你以前在高雄縣是資優班的沒錯吧!我們最喜歡成績好的同學了。」

不管到哪裡都有人會把你的過去查的非常清楚,在這個大都市裡所有人都不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東西,比起這些,他們還比較能夠接受數據、資料這一類精準的訊息。他們會從那些訊息裡面解讀有關你的一切,雖然不是很喜歡這樣的方式,但反過來想,這些人不就是長久存活在這樣的眼光之中長大的嗎?

 

新的同學加入一個環境會發生什麼問題我早就可想而知,大家都會等你表態,看你是怎樣的人。屬於財力還是體力?甚至是孤單的一匹狼(我覺得這種說法非常蠢)?到了安親班也是這樣沒錯。

老師在台上講解比學校進度還要快上兩個章節的數學公式,前面幾個看起來很不好相處的傢伙不斷回頭打點我,小聲地討論著什麼。我故作正經,在座位上不敢作出什麼太引人矚目的事情。

果然到了下課的時候,一群人就朝我湧上來。一個頭髮中分的瘦子、理平頭的高壯胖子和兩個可愛的女生,這群人看起來就跟附近沒有讀書的中輟生沒有兩樣,除了制服沒有太多變化,身上所有地方幾乎都強烈地展現了個人特色,頭髮染色、耳朵穿洞、頸部的地方還有一個不是很明顯的刺青。瘦子劈頭就問:「叫啥?」

我說:「陳進益,大家都叫我透抽。」

眼前的四個人狂笑。高壯胖子說:「腕力大不大?」

我懷疑自己聽見的,所以確認似地反問回去:「你說什麼?我聽不太清楚。」

高壯胖子把手用力敲擊在桌面上,憤怒地說:「腕力大不大!」

我看著高壯胖子的手臂,足足有我兩個手臂加起來那個麼粗。我說:「還可以吧!我也不是很清楚。」

高壯胖子把袖子捲到能夠露出關節的位置上說:「挑一下呀!」

其他三人面色凝重地看著我,我只好心不甘情不願的把手放在桌面,做出比腕力的預備姿勢。我點點頭:「來挑呀!」

高壯胖子二話不說,用超級寬的手掌握住我的手掌,用超級粗的手臂強力地朝我手臂壓來。原本以為自己會在一瞬間就被壓倒敗陣,手臂卻在空中無力地發抖了數十秒後,仍舊沒有敗勢。高壯胖子臉上流著汗,似乎也非常訝異這樣的僵局。

我跟他的手握在一起,左右搖晃之後就停在中間不動。原本興奮狂笑的瘦子和那兩個女孩表情變得很凝重,似乎對這樣的場面非常不滿。我跟高壯胖子僵持了大概一分多鐘,瘦子總算受不了,一個巴掌打在高壯胖子臉上,胖子應聲倒在一旁。瘦子臉上露出非常老練的狡猾對我說:「看來你來蠻強的嘛!要不要加入我們?」

我驚訝地問:「你說什麼?」

瘦子笑著說:「我們是行星戰隊!老子早就聽聞鼎鼎大名的藍連者,透抽來到這個城市,我們正好缺一個藍色,要不要跟?」

我從背包的深處拿出一張放了很久很久的純藍色紙卡,上面用金色的筆寫著我的名字。我把紙卡拿給瘦子:「需要證明吧!」

瘦子把卡片收下,放進一個菸盒大小的隨身電話裡面。他跟我握手:「老子叫巧克力。」

就這樣,我加入他們的行列。

 

 

關於超人戰隊的起源很有多種說法,戰隊寶鑑裡面有各式各樣不同的起源記載。最古老的一個傳說就是有關炎帝神農不肖姪子蚩尤大戰黃帝軒轅氏,軒轅氏一族演變成後來的超人戰隊,而被擊敗的蚩尤變成人人喊打的惡魔黨。這段傳說未免也充滿太過濃郁「勝者為王、敗者為怪」的觀念,百分之百是由後人杜撰。不足採信。

戰隊寶鑑裡頭記載最早且最有根據的一個說法發生在西漢初朝。

漢文帝六年,也就是西元前一百五十八年,匈奴大舉入侵邊關。文帝為了提振軍隊的士氣,親自去視察駐守霸上、棘門、及細柳的軍隊。細柳軍隊的負責人,大將軍周亞夫,面貌端正為人嚴謹,嘴巴旁邊的豎線曾被許負相面,說這是「餓死紋」,周亞夫定會以飢餓結束生命。周亞夫沒有理會這樣的胡言,只是大家早已傳說餓死將軍的名號。

漢文帝遵循軍中的紀律一步步進到軍營裡頭,餓死將軍坐在帳內,一見天子就跪:「陛下龍體聖安。」

周亞夫帶著漢文帝巡視細柳的軍隊,所有的士兵精神抖擻地排列整齊。漢文帝雖然不懂帶兵作戰,還是看的出來細柳的軍隊跟其他地方的士兵排列方法大不相同。周亞夫知道漢文帝內心猜忌,馬上言明:「這是微臣發明的軍隊編制,以五人為一個單位,是謂伍。就如同人的一隻手掌,當敵人來襲時候可以張開防禦,當進攻時又能團結起來攻擊。五根指頭各有優點和缺失,五人為一單位便可互相補強、合作掩護,以致戰無不克。」

漢文帝一看大驚:「如此完美的軍隊編制?寡人從未聽聞。從今以後,大漢的軍隊編制以此為根本,並任命周亞夫為中衛。」

餓死將軍,周亞夫跪倒在地:「謝主隆恩。」

漢文帝非常看好周亞夫和他所發明的伍。臨走時,稱讚亞夫:「此真將軍矣!以伍為軍隊之本,誰敢侵犯亞夫的軍隊呢!」

就這樣,伍改變了幾百年來中國戰爭體制,成了正統軍隊當中最小單位。

 

漢武帝五年,西元前一百三十六年。漢武帝罷黜百家思想,獨尊儒家,始置「五經博士」,共十二人。原本是以「易」、「禮」、「書」、「詩」、「春秋」的研究為賜官目的。竇太后在同年五月去世之後,漢武帝馬上進行朝廷內部的權利重劃,原來的丞相許昌被罷,另立舅舅田蚡。

同年,閩越王郢出兵攻打廣東的南越國,南越王求救於漢廷。漢武帝下定決心召集浙贛的漢兵打擊閩越國。但是實際上漢武帝沒有足夠的軍事力量來征服閩越國。田蚡出計,將伍這個作戰制度和坐在朝廷裡飽讀詩書的博士結合起來。寫成了有史以來第一版的「戰隊寶鑑」。漢武帝封無諸的孫子繇君醜為越繇王,立餘善為東越王。一方面分化南越的強大勢力,一方面偷偷的把戰鬥寶鑑、特別挑選出來的伍和博士分別送给兩邊人馬,任其相互廝殺。

自此之後所有正規軍隊裡都有一支神秘的伍。這支伍不在正統編製中、不隸屬任何軍官將領統轄,直接受命於坐在朝廷內擔當要職的博士們。這些神秘的隊伍受到最嚴格的挑選和最完美的訓練,個個武功十足、行動矯健、判斷力佳。他們主要的任務是蒐集軍情、幫助其他士兵作戰、游擊、間諜等。因為在體能和各方面的表現上神秘隊伍都超越常人所能,故稱「超人」。這是歷史上超人戰隊最早被紀錄下來的一個起源。

這個說法很完整,確實地說明了超人戰隊的起源和發展,但裡面幾乎沒有提到有關惡魔黨的記載,這件事讓人十分在意。

 

-未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