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連者】20.波加特事件之六

【藍連者】波加特事件之六 ◎何尾妹

20.

 

我醒來的時候竟然在摩拖車上面,周圍的景象不斷地朝後方急速飛逝,從來沒坐過速度這麼快的摩托車,也從來沒在這麼快的速度下睡著過。一從夢中驚醒我就緊緊抓住坐在前面人的外套。這是誰呢?父親從沒有用這麼快的速度騎摩拖車載我,我也沒看過他如此瀟灑地穿著黑色皮衣騎打擋車。難道這是夢?

說到夢,我剛剛做了一場非常精采的夢。

 

夢的場景是一個沒看過的新教室,教室裡面坐著許多沒有看過臉孔的同學,老師向大家介紹坐在座位上的我。「這是新同學,陳進益。」她是這麼說的。教室裏面窗戶開啟的程度和周圍同學的臉孔都一清二楚,老師要大家一起翻開數學課本第五十二頁,班上數十位同學一起翻開課本的聲音也十分準確。老師延著走道查看每個人習題的進度,確認過所有人都有乖乖寫回家作業之後一臉非常滿足的樣子。她對我說:「你是新同學,進度從下禮拜開始補上。」

這裡的每個同學都有穿鞋子,教室裡面很乾淨,課桌椅也是正常的大小。同學們聰明又聽話的模樣讓我非常震撼。

一瞬間一個畫面取代了教室,雙頭蛇怪人和烏鴉黑豹在地上扭打,小老人在附近的天空中飄浮著,眼睛還露出兩道不詳的光芒。背景是一片黑色的低矮房子,月亮高掛在天上,是圓月。圍繞在周圍的人只有我跟阿昌有穿鞋子。

大頭想要開口對我說什麼,我卻只見到他的嘴巴微張,什麼也聽不見。我凝視著他的嘴巴,小巧的四歲兒童的嘴巴變成了烏鴉的黃色尖喙。他變成了烏鴉黑豹,用猛烈的攻勢不斷襲擊我的頭部。我很痛,眼睛的一邊好像被挖出來,視線少了一半。我開口想要求饒,聲音卻沒辦法出來。求救的語句在喉嚨裡面,像乾咳一樣凝結著。

我又夢見我在飛,我是噁心青蛙模樣的波加特,看著正在戰鬥的兩隊人馬,兩隻烏鴉黑豹,用尖銳的喙不斷攻擊被踩在地上的對手。血噴灑在月光下,看起來似乎會發光一樣的漂亮。我用手掌接住一點向上激射的血液,濃稠的鮮血在我手裡變成了灰色的砂土。我是波加特、我是透抽、我是雙頭蛇怪、我是烏鴉黑豹、我是天鳥戰隊、我是阿昌、我是大頭、我是雙胞胎。

夢裡的那個場景,所有的人物只有一個,那就是我自己。倒在房間呼呼大睡的父親也是我,我走出房門,月光打在所有人驚訝的表情上面,那全是我的臉。那在鏡子裡面被熟讀好幾次的臉。阿昌逆著夕陽,純白色的乾淨布鞋,他笑著對我說:「你的模樣讓我想起透抽,在大海裡面抽動身體前進。」

我對他說:「如果不試圖改變自己的模樣,在大海裡面就無法生存下去。不抽動身體,就會慢慢沉入沒辦法想想的黑暗深海裡。」

 

我抓住黑色皮衣,坐在摩托車前面的騎士說:「透抽小弟,你醒啦!再過一會就到了。」是阿鷹博士的聲音。

摩扥車不斷地高速行走,路旁沒有什麼人,從天色來看才剛日出沒有多久。路旁的汽車上還沾滿了大量的露水。我問阿鷹博士說:「我們要到哪裡去?」

阿鷹博士迎著風回答我,聲音被速度切割成很小很小的碎片:「到車站!載你去坐火車。你忘了嗎?你爸爸要跟你一起坐火車離開彰化,到高雄去。」

我再問:「那爸爸呢?」

阿鷹博士說:「已經在月台上面等你了!我答應阿油那個肥豬,帶你們到車站坐車。」

我不是很了解現在是什麼狀況,但是昨天晚上激戰小老人的過程還深深地烙印在腦海:「天鳥戰隊和阿昌他們都還好吧?這樣會不會太匆促?」

阿鷹博士用左腳換檔,左手在離合器上輕輕壓了一下。打擋車的魅力就是在這複雜的操作過程和急速狂飆。他說:「他們都很好呀!昨天的那場戰鬥你們都表現的超水準,直逼銀等級的戰隊了!」

我笑了,哪有那麼厲害:「那個被打死的雙頭蛇怪和變身怪人的阿連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阿鷹博士的聲音停頓了一下子,好像有什麼難言之隱:「每個人都有過去,也都有父母。哈哈。阿連那傢伙國小的時候因為追求力量吃了怪人果,之後雖然加入超人戰隊,常常還是利用怪人果的力量做出脫稿演出。雖然我是不會在意它使用那個力量,不過總部那邊有些許的不爽。其實也還好啦!只不過我要麻煩點,寫些報告呈報給那些食古不化的老頑固。」

我沒有講話,手還是緊緊地拉著他的黑色皮衣,這時才發現自己只背了一個側包,什麼行李也沒帶。

阿鷹博士接著說:「世界上有很多種怪人,雖然都吃了怪人果,披上怪人的外表。但他們就跟正常人一樣,從不同的環境長大,有不同的想法。有些人善有些人惡。超人戰隊的連者們也是這樣,雖然過程比惡魔黨還要複雜且嚴格,有時候還是會有抵抗不了自己慾望的傢伙出現。當了博士那麼久才明白一個道理,世界上沒有真正的邪惡或正義。」

我很想問阿鷹博士關於行李的下落,但是無法從他最後一句話判斷那是否就是結論。如果馬上開一個新話題似乎不是很有禮貌。

阿鷹博士果然繼續說:「波吉在背包裡面,這種生物需要吃的飼料是快樂,記得要常常保持快樂喔!不然這傢伙會餓死,到時候波加特又會纏上你們家。超人七道具也都幫你放進背包裡面,當然還有魂跟木刀。最重要的是你左手邊口袋裡一張卡,那是非常重要的東西,千萬別搞丟了。」

我正要把手伸進口袋看看那到底是什麼都時候,阿鷹博士出聲阻止了我:「上火車之後再看,我把起始事件設在月台上。你現在拿出來的話,那就是一張什麼也不是的卡片了。」

我趕緊把手放回原來的位置,緊緊抓住那隨風飄逸的皮衣:「我知道了!」

超人戰隊果然充滿了一大堆複雜的規則。

 

 

阿鷹博士把車停在彰化車站後站的一條巷子裡面,從這邊跟月台只有一排黃色的柵欄相隔著,柵欄的縫隙很寬,正好是我側身可以進去的大小。從這邊看過去,父親一個人站在月台上,行李安穩地放在他的腳邊。

阿鷹博士才剛把車挺穩,馬上就點起一根香菸。我緩緩地從高大的摩托車上爬下來,背包裡面的波吉正好動了一下。阿鷹博士用拿著香煙的那隻手指向月台:「快去吧!火車就要到站了!」

我站在阿鷹博士的面前,深深的一鞠躬:「阿鷹博士,真是謝謝你。代我跟阿油博士請安,我到那邊之後會寫信給你們的。」

阿鷹博士吸了一口菸之後說:「你這小傢伙就是裝模作樣,打開鉛筆盒上面的小鏡子就可以看到你的模樣了啦!第一天加入超人戰隊唷,傻小孩。去啦!」

我笑著說:「博士再見!」

阿鷹博士朝我這邊揮手之後就把菸丟在地上,仔細地踩熄之後跨上車,留下一個濃煙之後離開了小巷子。

 

我側身穿過柵欄,月台上的爸爸一動也不動。周圍的時間好像被用什麼魔法靜止了一樣,什麼聲音也沒有。我聽著自己的呼吸聲和腳步聲穿過柵欄下的草叢踏上月台,月台上的黃線看起來幾乎要脫落。我輕聲喊:「爸爸!」

爸爸沒有任何反應。

我走向他,很自然地牽起他的手。這雙溫暖的大手,我已經多久沒有這種感覺?我握著他,整個世界終於從靜止中恢復生氣。遠方的火車踩著鐵軌駛來,入站前的警告哨音響著,隨著火車注入月台的風呼嘯,爸爸溫暖的手握緊了我。爸爸彎下腰用另外一隻手拿起放在地上的行李。背景裡的站務人員和路人在堅硬的地板上踏出腳步聲。爸爸看著我,好像很不敢相信:「你的手怎麼那麼冰?」

我微笑,眼淚在眼框裡感動的打轉。我調整自己哽咽的聲音說:「是爸爸的手太溫暖。」

我跟爸爸手牽著手,早晨的陽光溫暖了我的背脊。火車完全停止之後我跟爸爸才跳上車去,順著手上的票找到自己的座位之後坐好。玻璃窗外的人每一個看起來都很開心,綠葉很綠,紅色的花朵十分鮮豔,幾隻鳥停在我們剛剛站立的地方低頭在尋找食物。

火車載著我們離開這個美麗的地方,載著我們到未來去,美麗的未來。

 

 

爸爸看完報紙之後就在座位上睡著了,早晨的火車上並沒有太多乘客,每個人都安安靜靜地拿著報紙或是打瞌睡。平常應該擠滿了通勤的上班族和學生,今天因為是假日所以冷冷清清,綠色的塑膠椅套下的椅子還是沒有改變的僵硬,卻意外的非常穩暖。

我睡不著,因為在阿鷹博士的摩托車上才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我伸手從左邊口袋拿出一張卡片,鈔票大小的純藍色紙卡上用金色的筆寫了一個熟悉的名字,透抽。

 

「藍連者,謎一般的轉學生,正義的一擊必殺。降臨!」

 

-未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