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連者】19.波加特事件之五

【藍連者】波加特事件之五 ◎何尾妹

19.

 

一大群小老人們從高空往下俯衝,根本沒有人設想過會有這麼多小老人藏匿在這個區域。我們好不容易把寄居在我家裡面的小老人趕出,隨著那被封印小老人尖銳的叫聲,附近小老人全體出動。

我握著藍色的木刀,朝我襲來的小老人一刀就是一隻,雖然小老人速度極快無比,但那還不是最驚人的地方。小老人最大的優勢就是能夠在空中自由來去,無視於地心引力的存在,他們在空中也能用蛙式前進。我不斷地揮動木刀,小老人也不斷的穿梭在我的攻擊之間。

阿昌紅色的木刀準確地砍下幾隻小老人,就連他這種程度的連者還是沒辦法完全抵檔數量龐大且移動快速的小老人。

大頭則是在我們兩個中間不斷從射出綠色光束,被綠色光束碰觸到的小老人只是在空中翻轉了一下,隨即又像沒有發生什麼事情那樣繼續進攻。

被小老人碰到的所有東西都會瞬間變成發出惡臭的灰色沙子,只有用魂發散出光芒包圍住的物體才能夠倖免。小老人群不斷從天而降,我們就像站在河的最底端,不斷迎戰從水面俯衝而下的青蛙小老人。

激戰持續了十多回合,我們周身的土地都變成灰色沙子,一大群小老人發出的惡臭實在難聞。

阿昌對大頭說,手上還停不了攻擊:「你去跟大馮交換,保護小馮。讓大馮來應戰。」

大頭邊射擊邊撤退,用手上竹筷子製成的手槍掩護自己。半蹲著退到後方去。大馮已經回復精神,變成青蛙的小馮在手掌中悶悶不樂的樣子。他們沒有交談,大馮把小馮交給大頭之後就加入戰鬥。

大馮烏黑的長髮隨著奔跑過來的腳步甩著,手套上的魂轉出黃色的光芒,大馮被那光芒包圍住,全身上下充滿了力量。她大吼,蘋果般可愛的臉上多了平常少見的忿怒:「你們這群噁心的臭青蛙!」

大馮就像一顆流星,毫不保留地衝近小老人的陣勢裡面,她那擊有力的拳頭和跳躍力崩潰了成群結隊的小老人。一拳,把隊伍的中央打散;一拳,將矮小的小老人把飛老遠;一拳,一個小老人爆裂開來,化成灰色的沙子;一拳,小老人們被硬壓入地板。

一拳、一拳、一拳、一拳,每一拳都發揮了淋漓盡致的拳流實力。被擊落的小老人們碰到地面後就變成灰色砂子消失不見。

我跟阿昌乘勢助攻,不斷用木刀砍擊那些倉皇四竄的小老人。

雖然已經消滅了一半以上,小老人們還是沒有準備撤退的跡象。這表示,該撤退的或許是我們。

我對阿昌說:「看起來我們沒有勝算,要不要先逃跑?」

阿昌狐狸般的臉上也露出大馮的忿怒,他大吼著:「逃跑,你瘋了嗎?我們要消滅所有的小老人。這是你跟我們一起完成的最後一個任務了!」

我握著刀,忍耐著即將到達極限的疲憊。我說:「對不起,我們不該逃跑沒錯!這些噁心的臭青蛙根本不是我們的對手。」

握著木刀,藍色的光芒圍繞著我的身體,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藍色光芒似乎構成一隻又一隻的透明海中生物,那就是透抽。含著十元硬幣的嘴巴不斷發熱,手上的木刀旁也浮著幾隻游動的透抽。膝蓋微蹲,把目標設定在一群小老人的中央,我想像那些透抽會隨著手臂的弧度像大砲一樣發射出去。高喊著:「深海生物爆彈!」

阿昌驚訝道:「又是一個新絕招?」

藍色的光束從手中離開之後分解成數十隻透著藍光的透抽,在空中像導彈一樣往四面八方射擊,攻擊的範圍之大,超過了我的想像。只見碰到藍色光芒的小老人們在空中翻轉之後落地,死傷了一大半。

我已經沒有力氣,半跪在地面上。看著身上的藍光慢慢被魂吸收,已經筋疲力盡。阿昌和大馮也同樣半跪著喘氣,互相看著彼此。

阿昌對我說:「透抽,你先逃吧!就當作你已經完成任務,以後你的生活不會再被小老人打亂。就這樣,快走吧!」

大馮故作笑顏:「阿昌還真強,一定是能類型的連者。以後有機會再見啦!」

我哭了,幾隻小老人在頭上盤旋,隨時都會撲下來做最後攻擊。我說:「你們別胡說了!要走就一起走,不走就奮戰到底!」

我握起手中木刀,不顧已經到達極限的體力運作起魂,淺淺的藍色包圍住我的身體,暗叫不好:「真的已經窮途末路了!」

大馮、阿昌同時對我說:「別傻了!這樣下去你會失去所有體力的。」

不管了,我已經揮擊出手上的木刀。我要守護自己的家和超人戰隊。

 

回擊出去的木刀,淡藍色的光芒在接觸到小老人身上之後變成很濃的深藍色,深藍色的光就像一隻猛禽。藍色的猛禽,像鷹一樣的飛行著。一口氣消滅了超過一半的小老人。那絕對不是我現在能夠辦到的,就算體力全滿的狀態,也沒有辦法把光芒提升到這麼高的層次。

我回頭,一個高大的身影就站在我的後頭。平舉刀的手上爬滿肌肉的線條,手上的刀很流暢地運轉著一顆藍色珠子,頭上帶著連色的全罩式安全帽,眼睛的地方是深色的護目鏡,額頭中央是鳥型的圖案。那是Jack,天鳥戰隊的藍連者。

Jacky的臉在安全帽後面,聲音卻很清楚。他說:「透抽小弟,我們又見面啦!」

 

 

天鳥戰隊是這個地區最厲害的銅等級戰隊,由阿鷹博士率領的天鳥戰隊每個人都是體育班,有著過人的體能和耐性。銅等級的任務主要都是跟怪人們對抗,雖然沒有金等級的巨大機器人,銅等級的戰隊還是散發著迷人的魅力。

身穿紅色緊身衣的帥氣男,雷公擺出作戰姿勢:「紅連者,隨著落雷出現在邪惡面前。」

高大的混血兒,Jack:「藍連者,吞噬黑暗的鷹。」

原住民血統不愛說話的阿連:「黃連者,擊退邪惡之前化身邪惡。」

留著短髮的女孩,孫玉萍:「粉紅連者,笑瞇瞇地執行正義。」

一樣有原住民血統的女孩,桂秋:「綠連者,藏匿在黑夜裡的掠食者。」

五人齊聲大喊:「天鳥戰隊,波連者(Bird Ranger)。降臨!」

五個人擺出完美的作戰姿勢,隨著最後一句開場白的結束,黑夜裡激射出五種不同顏色的光芒,就像爆炸一樣。炸出一朵美麗的正義之花。

 

二話不說,天鳥戰隊的大哥哥、大姐姐們往小老人衝去,才到我們的面前就掩護著讓我跟阿昌、大馮能夠撤退。我們三人從戰鬥場上退下來,跟躲在草叢裡面的大頭、小馮會合。

大頭一看到我們靠近就不禁讚嘆:「果然是傳說中的天鳥戰隊。」

阿昌雖然跟著我們躲到角落,眼神卻專注地觀察著天鳥戰隊的作戰。那狐狸般的眼神中似乎閃耀著否種羨慕的眼神。

大馮說:「好帥的制服唷!頭盔和緊身衣,整個氣勢就是氣死,不是起士唷!」

我跟阿昌一樣看著那些大哥哥、大姐姐,雖然頭上的安全帽遮住了他們的臉,光是從動作和聲音就能夠判斷在那其中的表情,那會是多麼愉悅、多麼幸福。能夠在戰鬥場上和自己的夥伴一起努力。我拍拍阿昌的肩膀:「我們一定也要變強!」

阿昌點點頭,隨即又想到什麼,眼神在臉上游移著:「等到你變得這麼強,我就能從別人口中聽見你的名字。」

我突然想起這是最後一個任務,在過幾個小時就要離開彰化到高雄去了。我有點哀傷:「我也要從其他人口中聽到你的名字唷!」

阿昌點頭:「一定!」

 

圓月之夜,五條顏色在黑夜中跟小老人波加特戰鬥著。雖然波加特難纏數量又多,但在銅等級的戰隊破壞下瞬間就露出敗勢。殘留在附近的七、八隻小老人也都身受重傷。

紅連者,雷公。安全帽中央的圖案就是一個鳥嘴人身的雷公。他對著小老人逃跑的方向說:「一般來說波加特雖然是集體生物,卻從沒有一次出現那麼多的數量。躲在黑暗裡的傢伙,你到底是誰?」

看來小老人的爆走事件沒有那麼單純,後面一定有惡魔黨或誰在計畫著,否則天鳥戰隊也不會出動。

黃連者,阿連怒道:「趕快出來!」

粉紅連者和綠連者分別站在阿連的兩側,從緊身衣的某處拿出一張卡片一樣的東西,兩人用手把那丟出,嘴裡喊著:「天鳥爆彈。」

卡片隨著兩個大姐姐射出的力道,直挺挺地插在一棵樹上。卡片爆破,像大人手臂一樣粗的樹幹應聲折斷,墨綠色的樹葉掉了滿地。

黑暗中發出一個聲音:「還是一樣粗魯呀!波連者?」

黑暗中的身影照在月光下,終於現形。那是一隻擁有兩顆頭顱的怪人,兩顆頭顱像蛇一樣吐著長長的舌頭,青綠色的鱗片包裹著他的全身。雖然頭顱像蛇一般,身體除了鱗片比較詭異,模樣就像一個正常的人類。原來驅使波加特發動攻擊的就是這個雙頭蛇怪人。

藍連者Jack見到雙頭蛇怪人,驚訝地說:「是鱗族怪人,枳首。」

紅連者不敢相信地說:「枳首?上次不是已經把你給消滅了嗎?」

雙頭蛇怪人一臉驕傲,長長的舌頭左右搖晃著:「你們還真的以為那個道具可以完全把我體內的怪人果消滅掉嗎?我跟你們說,這是人性,變強的心。用什麼狗屁道具都不可能消滅的,除非殺了我。」

五個天鳥戰隊的連者往後退了一步,在他們的任務中是不能夠殺死食用怪人果的怪人,這樣做違反了正義,也違反了博士的規定。

黃連者,阿連站出隊伍後,慢慢地把話說出口:「超人戰隊的確沒有殺了你的權利,但怪人有!」

 

黃連者:「擊退邪惡之前,化身邪惡!」

 

只見阿連身上的緊身衣和安全帽在一個瞬間變成了黃色的光束,掛在胸前的魂全數吸收進去。在月光下是沒有裝備任何超人道具的阿連,身上穿的極端普通的和美國中體育服,黝黑的膚色,突顯出每根手指上的白色指甲。

藍連者Jacck伸手出去,似乎要阻止阿連:「阿連,不要!」

阿連臉上沒有表情,淡淡地說:「滾!」

身體劇烈地顫抖,穿著運動服的阿連毫不猶豫地變化成一頭長著烏鴉頭顱的黑豹。我、阿昌、大頭和大馮都驚訝地說不出話來,天鳥戰隊的其他四個人則是露出遺憾的表情。

烏鴉頭顱的阿連說:「這樣你就沒有話講了。」

雙頭蛇怪眨了一下渾圓的綠色眼睛,露出疑惑的表情:「吃過怪人果的連者,怪怪,這我還沒聽有過。」

烏鴉黑豹衝向雙頭蛇怪,一黑一青的怪獸在地上扭打起來。烏鴉尖銳的喙將不斷地啄在雙頭蛇怪身上,雙頭蛇怪則是掄起拳頭瘋狂地痛毆烏鴉黑豹的身體。兩個怪獸彼此都不敢輕敵,緊緊地纏在一起。

就這樣戰了好幾回合,站在一旁的其他人完全沒有插手的機會。

只聽見雙頭蛇怪一聲慘叫,烏鴉尖銳的喙上叼著一顆眼珠子,那是雙頭蛇渾圓的綠眼。烏鴉黑豹十分滿意地把眼珠丟在一邊,仰頭又是一陣攻擊,看來勝負已定。

瘋狂的烏鴉黑豹把雙頭蛇的四顆眼珠從眼框裡挖出來之後丟棄在一旁,天鳥戰隊的其他人站在旁邊都不敢出聲。黑暗用強力的四肢踩著雙頭蛇怪的身體,用尖銳的喙啄食蛇怪的頭部,大量的鮮血灑落在附近灰色的砂子地上,馬上凝結成難以形容的血塊泥土。一直到雙頭蛇怪完全沒有掙扎烏鴉黑豹還是不放棄。

紅連者雷公走到黑豹身邊,用手拍拍黑豹的身體:「阿連,夠了!他已經死了!」

烏鴉黑豹還是不停止,持續著血腥的虐殺。

雷公加強了語氣,再次勸退阿連:「阿連,夠了唷!馬上停止。」

烏鴉黑豹把雙頭蛇怪的一個頭顱完全啄爛,模糊的血塊就黏在白色頭骨上。

雷公握起正拳,往變成烏鴉黑豹的阿連腹部一擊,烏鴉黑豹被打翻之後落在旁邊的地上。雷公說:「夠了!我們撤退。」

 

 

天鳥戰隊把戰鬥用的衣服變成光束之後收進魂裡,每個人的魂都有不同的形狀和顏色,跟我們手中的透明珠子大不相同。他們把雙頭蛇怪的遺體放進一個火材盒大小的超人道具裡面。變回人型的阿連滿臉是血坐在一旁沒有講話。

紅色連者雷公對阿昌說:「接下來的事情我們會處理完畢,你們可以回去了!阿鷹博士說會負責帶透抽跟他父親去坐車,你們做個簡單的道別之後就可以離開了。」

阿昌點點頭,很有禮貌地說:「謝謝你們來協助,否則靠我們幾個實在沒辦法應付。」

雷公笑了:「那是任務單出的問題,不是你們的錯,這種等級的任務不是你們可以完成的。況且,在我們還沒到之前你們都表現的很好。那就這樣啦!我們以後見了。」

 

小馮終於從青蛙變回人的模樣,和其他三個人站在一起要跟我道別。

我和小馮緊緊擁抱,肩膀上留下不是波吉的黏液(鼻涕)。她哭著說:「小馮會很想念透抽。」

我強忍著眼淚說:「我也是。」

輪流抱過大馮、大頭和阿昌。所有人都放聲哭成一團。他們從鉛筆盒裡面拿出自己做的小卡片,上面寫著各式各樣祝福的話,阿昌把那些蒐集起來之後交給我。我看著卡片,感動的什麼也說不出口。

阿昌拍拍我的肩膀,波吉還黏在我的身上。他說:「好好照顧波吉。」

我說:「我會的。」

總覺得男人之間的道別總不會說出什麼「好好照顧自己」之類的話,會用轉換的語氣「好好照顧波吉」或用鼓勵的語氣「一定要變強唷」來化解那種彆扭的尷尬。雖然雙方心理都非常不捨得對方,卻沒辦法好好把話說出口。這或許就是男人友情的美學。雖然我們才國小四年級,言談之間已經透露出這種高深的技巧。

再見了,超人戰隊的所有夥伴們。再見了,彰化。

 

-未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