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連者】17.波加特事件之三

【藍連者】波加特事件之三 ◎何尾妹

17.

 

目前有兩個確切的目標:

一是解開大頭給我的提示「留意黑暗」其中意義。

二是找到阿昌和博士。

 

到底是留意黑暗簡單還是尋找阿昌和博士比較簡單,關於這點我也不知道。留意黑暗這件事到底是隨時都能做的,但尋找阿昌和博士到目前為止都沒有任何頭緒,至少那些神秘的超人戰隊夥伴並不會告訴我任何蛛絲馬跡。就跟以前一樣,問題的解答必須靠自己的力量找出來。

我開始比以前更習慣不去開燈,開始仔細凝視黑暗裡面的秘密,我想起過去每次搬家時都在黑暗中出現的那雙不祥雙眼,也想起第一次遇到大頭時他從娃娃車裡邊看我的眼神。黑暗,裡面好像真的有些什麼。平常的我只是刻意不把目光停留在黑暗中,但黑暗卻從不放棄地存在我的四周。

 

再度回到博士的住處,那裡跟上次一樣荒廢的像鬼屋。我同樣坐在門檻上,同樣地看著那些在草叢中鑽動的貓。這裡還是沒有改變,不知道博士用什麼方法,把自己的住處在一夜之間變成這形同廢墟的地方。

趁著貓沒有注意到的時候,我看著遠方,舉起手來大喊:「白毛先生!」

幾隻貓忍不住轉頭過去,還有一隻從高處摔下來。所有的貓都因為露出馬腳而慌張地奔走。我冷笑道:「你們果然都在裝傻!博士在哪?」貓又匆匆忙忙地跑到我看不到的角落。

上次那個刁著菸的中年男子又突然出現了:「又是你這小孩。不是跟你說了嘛,這裡沒什麼賣肉粽的老伯。」

我眼神堅定地說:「他的確是住在這邊沒錯,我還從他手中拿過超人七道具。」

中年男子突然狂笑:「超人七道具,嘻嘻。阿油沒有騙我,果然是一個傻小子沒錯。」他把菸用手彈熄馬上又點起一根,火光在太陽下微弱的發顫:「我跟你說啦,傻小子。你跟在我身邊好了,阿油那傢伙帶出來的超人戰隊沒有一隊是好的。他太愛賣關子了。被他帶過的戰隊超人每一個都傻愣傻愣的,你看姓馮的那兩個姊妹最經典了。哈哈哈。」

我驚訝道:「你也是博士?」

中年男子一臉正經地說:「天鳥戰隊的博士,請多多指教。」

他就是天鳥戰隊的博士?就是彰化地方銅等的最強的天鳥戰隊?雖然眼前這個自稱博士的中年男子滿臉不正經,但我們家的肉粽博士其實也好不到哪裡去。看著他把菸用熄,然後又點起一根,這是第三根:「這個地區的博士就我們兩個,怎麼看老子都比他厲害。你說對嗎?」

他從頭到尾抽了五根菸,抽菸的過程中完全沒有享受的表情,好像是為了蒐集抽菸屁股而瘋狂抽菸。確認手掌上五根形狀相當的菸屁股之後,中年男子非常滿意地笑了。他一邊微笑著一邊把煙屁股分開排列成一個形狀,就放在門檻上。

中年男子嘴裏喃喃唸著高頻率的咒語,一道火光從煙屁股排列的陣仗中激射,照亮了中年男子詭異的笑容。門框裡面燒起青磷火焰,火焰把破舊荒廢的小屋燒的晶亮。難道他的目的是要把這棟鬼屋燒毀?我左右觀看了一下,到處沒有水,如果真的燒起來那該怎麼辦才好?

沒想到火焰燒過的地方露出房間原本模樣,白牆和紅磚色大灶,香菸排列出來的陣燒出一個博士正在裡頭滿頭大汗煮著肉粽。

中年男子拍著手放聲狂笑:「你這死胖子果然在自己門口下了結界,上次大家樂的錢還沒給老子呢!」

我又是驚慌又是訝異從中年男子背後探出頭來:「博士!」

 

 

博士和中年男子各敬一根香菸後坐在小板凳上,看來中年男子很常來,該坐在哪裡都不用博士招呼就自己坐下。房間內被煮肉粽的水蒸氣和煙漫成了一片白色。幾隻貓過來舔我的腳,貓頭上還站著一隻山靈子。看來所有人都在這個大陰謀裡面,為了某種原因聯合起來考驗我。

阿油博士對我說:「透抽,他是阿鷹博士。」

阿鷹博士鼻子噴出煙說:「他是阿油博士,每天都搞得油滋滋的。」

阿油博士不屑阿鷹博士說法,用鼻子「嘖」了一聲,轉過頭對我說:「你不是要轉學了嗎?」

我說:「沒錯!下個禮拜一就要走了。」

阿油博士說:「所以超人戰隊已經不適合你了。你已經可以離開了,為什麼還要這麼固執地回來找我和其他連者呢?」

阿鷹博士說:「你這樣說不是要他永遠離開超人戰隊嗎?戰隊這種東西是人性,人們因為需要彼此,結合起來一起為一個目標努力。你叫他離開戰隊,等於是讓他不承認這些和他一起共渡美好時光的朋友。」

阿油博士低著頭,把一塊肉丟到貓群中間,試圖把牠們從我腳邊引開:「我也不是要你馬上離開或是遺忘,所以還給你留下最後一個任務。」

房間充滿了白色蒸氣,黃澄通透的閃亮貓眼和山靈子的身軀在霧中變的很飄邈。整個場景比夢裡面所見的還要不真實,博士從灶中的那出一根發熱的材火點起另一根香菸:「最後一個任務,就是留意黑暗。」

阿鷹博士笑了。

 

 

我跟阿鷹博士一起離開,兩個人漫步在街上並不知道該開口說些什麼。一直走了很長很長一段路,終於要分手往不同方向離開,阿鷹博士才開口問:「想不想去看看我們戰隊的連者?」

我懷疑了一下自己所聽到的東西,我應該聽到的不是「再見」之類的對話嗎?我反問回去:「去看什麼?」

阿鷹博士爽快地笑了:「到我們學校去看天鳥戰隊的連者。」

 

阿鷹博士除了是天鳥戰隊的博士,彰化地區傳說中最強銅等級戰隊的負責人還是和美國中的體育老師。所謂的天鳥戰隊連者們就是體育班的選手。阿鷹博士說:「我的強項是體操,那些國一就加入體操隊的同學們有幾個比較厲害的,除了是我們隊上的主要戰力,也是保護這座城市的天鳥戰隊成員唷!」

我幻想理著光頭的運動員在操場上揮汗奔跑,如果有怪人出現就把頭上的汗抹掉,拿出超人道具應戰。這樣的畫面不管怎樣美化都還是覺得奇怪。我不知該懷抱怎樣的心態去見他們。

穿過和美國小的側門,來到體育館,在學校設施中屬於比較偏僻的體育館,大片的落地窗都是黑色的,不管裡面還是外面都無法讓視覺穿透,從大門傳出有力的叫喊聲和熱氣。阿鷹博士在大門外把菸丟在地上踩熄,體育館內似乎禁煙的樣子。

阿鷹博士扶著我的背,用力把我推向體育館內。他大喊:「嘿,我回來了!」

只聽見一群男女聲音同時喊著:「教練好!」沒人出來應門,運動的聲音沒有因此停頓。阿鷹博士把門打開,進入我眼簾的是難以想像的畫面。

巨大的單槓上有人不斷翻轉著身體,就是一條柔軟的魚;鞍馬上利用手臂撐起自己的體重,像陀螺一樣旋轉;寬大的地面上抱著球或彩帶的女生像兔子也向老鷹,或飛或躍,配合自己手上的道具精彩練習著。最難以想像的是這些國中生們都穿著高科技般的緊身服,緊身服閃耀著各式不同的顏色。從這個角度看過去,選手們不是美就是帥,根本就沒有什麼流汗的光頭在慢跑。

阿鷹博士介紹我:「他是阿油博士的戰隊成員,藍連者透抽。」

所有的人馬上停止手邊的練習,朝我這邊過來。三男兩女包圍著我,他們全都是國中生,身高比我還要高上很多。

穿著紅色緊身衣的帥氣男跟我握手,並且自我介紹:「我們幾乎都是阿油博士帶出來的連者。我是天鳥戰隊紅連者,雷公。」

藍色緊身衣的男生很高,比阿鷹博士還要高一個頭,完全不像是國中生。他說:「我跟你一樣都是藍連者,我叫Jack!」

黃色連者是一個原住民,黝黑的皮膚配上黃色緊身衣看起來很順眼:「黃連者,阿連。」

粉紅色是個女生,卻留著男生一樣的短髮,雖然是瓜子臉蛋,五官卻透露出中性的美感。她用故作低沉的聲音說:「阿連是一個不愛說話的人,你就多原諒他一下。我叫做孫玉萍,多多指教啦!」

綠色連者是一個原住民女生,雖然皮膚很黑五官卻很端正,似乎非常熱情洋溢的感覺。她說:「好可愛的小朋友唷!我叫做桂秋。」

綠連者,桂秋問阿鷹博士說:「你把這麼可愛的小男孩帶來要幹麻呀?難不成要陪我們一起練習嗎?」

阿鷹博士面露玄機對她說:「他要加入天鳥戰隊!」

不只是我,在場的天鳥連者都嚇了一大跳。

藍連者,Jack說:「博士你是認真的嗎?」Jack國語說的不是很標準,可能是外省人或是混血兒之類的身分。

阿鷹博士爽朗地大笑,從口袋拿出香菸之後又放了回去,似乎才發現自己在體育館內。他說:「你們說呢?」

 

我跟著大哥哥、大姐姐們在體育館內訓練,阿鷹博士沒幾分鐘就會到外面抽菸之後再回來。天鳥戰隊帶著我到和美國中裡面參觀,國中生的座位和教士跟國小比起來的確大很多,到處都有完全無法比擬的高水準書法或水彩掛在牆壁上,甚至掛在牆壁上的校長相片也比和東國小的還要老。晚餐的時候所有人一起到學校附近的麵店吃水餃,不是很愛講話的阿連跟Jack比賽,兩個人都足足吃了三十顆以上,最後是誰贏了,沒人記得。

阿鷹博士跟來的時候一樣扶著我的背,我跟所有人說再見。帥氣的紅連者,雷公;高大的藍連者,Jack;沉默的黃連者,阿連;中性的粉紅連者,孫玉萍;熱情的綠連者,桂秋。傳說中最強銅等級的天鳥戰隊,裡頭的每個成員都非常好相處,帶給了我一個愉快的午後時光。

阿鷹博士對大家說:「等透抽長大一點再讓他加入天鳥戰隊吧!」

紅連者,雷公說:「以後有空還要來唷!」

我點頭。

 

阿鷹博士開車送我回家,非常沒有格調的黑色汽車,後座和副駕駛座都堆滿了垃圾,我把副駕駛座的垃圾往後座丟之後才順利坐下。阿鷹博士對我說:「很親切的一群大哥哥、大姐姐吧!」

我點頭說:「謝謝阿鷹博士,今天我過的非常愉快。」

阿鷹博士把手離開方向盤後在空中擺動,他說:「別謝別謝,只是希望你轉學以後能夠跟在這邊一樣愉快,你記得,曾經加入超人戰隊這個大家族的人,不可能再回到孤單的狀態,因為我們是一個整體。你懂嗎?」

我點頭說:「真的很謝謝你,就算離開這裡還是會好好努力的。」

阿鷹博士說:「要好好的為同伴努力!」

 

 

阿鷹博士把車停在稍遠的地方,讓我用步行回家。天色已暗,整排的房子沒有燈火,月光和路燈照出一片模糊的亮光。這種感覺還真是糟糕,沒有人期待我的到來,只是緊緊把門關上,把燈熄滅。就算是錯覺,還是讓我原本愉快的心情迅速暗淡下來。

我用鑰匙把門把開,窗外微微的路燈隱約地照在門內,形成一塊明亮的方格。我關上門,沒有順手把燈打開,讓屋內保持黑暗。當我打算慢步走進房間時,才發現爸爸就坐在客廳正中間一動也不動。突然出現的爸爸嚇了我一大跳,從那個距離和亮度無法確認爸爸是否醒著,也無法得知他臉上的表情。黑暗壟罩了一切,窗外的路燈似乎也漸漸變暗。我站在離他三塊地磚的前方,在那種亮度下似乎也無法確定坐在椅子上的人就是爸爸,我輕聲喚著:「爸~爸。」

爸爸一動也不動,完全沒有反應。

我試著加大音量:「爸~爸~~」

突然在爸爸眼睛的地方閃出兩道白光,正圓型的白色光束混雜著一點淡淡的紫色。我下意識地把手伸進口袋哩,緊緊握住十元硬幣,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黑暗帶來的錯覺,所有的感官都變的很粗糙,手裡的十元硬幣感覺在非常遙遠的地方,裡頭的熱度幾乎不能被察覺。我看著那光束並且認定那是從爸爸眼睛中發出來的光芒,爸爸一動也不動。我鼓起勇氣想要往前觸摸那光芒,手還沒舉起來,那兩道光束迅速移出爸爸的臉消散在黑暗中。

我想起了每次搬家前在黑暗中看到的雙眼,想起大頭要我留意黑暗。那眼睛般的光芒充滿了不詳。我尖叫,轉身就把房裡的燈打開。頭頂的日光燈掙扎了一下大亮,在突然的強光下爸爸恢復了意識,我則因為突然的強光而眼前一片空白。很多不好的回憶和對鬼怪的恐懼襲上我的心頭,我感覺寒冷、不安、害怕。爸爸抱著我,雖然還沒有搞清楚到底發生什麼事,嘴裡不停地安慰著我:「沒事了!沒事了!別怕。」

我不斷顫抖,唾液從嘴角流出,昏厥過去。

 

-未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