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連者】14.虎姑婆事件之五

【藍連者】虎姑婆事件之五 ◎何尾妹

14.

 

一片貼紙,閃亮的貼紙,從天而降。在所有人都沒有注意的時候,在五道顏色不停交移纏鬥的時候。

 

馬豪中承受小馮猛烈的攻勢,白馬般修長的蹄在地面上踏步,等待逃跑或進攻的好時機。小馮的拳頭沒有間斷落在他的身上,粉紅色的光隨著一拳又一拳擊出的拳頭在小馮周身閃動著。虎頭四腳獸雖然露出敗勢,卻仍頑強地抵抗著。雖然身上的弱點被確實地打擊,還是咬著牙讓自己站著。

我跟大馮或跳或蹲或進或退,雖然不是有效地傷害牛角蟹鉗怪,卻一點一滴消耗他的體力。王彌力用蟹鉗防禦、牛角攻擊,似乎沒有任何可趁之機,卻還是露出疲憊的樣子。我也因為背上傷勢的關係沒辦法順利守住屬於自己的範圍,兩組人馬站在天平兩端似的實力相當。

 

一片貼紙,閃亮的貼紙,從天而降。白色的馬背上爬過一條墨綠色的鬃毛,貼紙就落在鬃毛左邊的馬身上,馬豪中的馬背上。超人道具之一的貼紙能夠消除貼紙所黏貼範圍內的摩擦力,失去摩擦力的對象物變得像泥鰍一樣滑溜。

沒有注意到貼紙出現的小馮、馬豪中仍舊對打著。小馮一拳又一拳打及在馬豪中身上,扎實的拳頭忽然變得異常輕盈,就像將拳頭擊入鬆軟蛋糕一樣毫不費力,小馮吃了一驚拳頭還是無法停歇,滿滿地將力量注入馬豪中身上。馬豪中一點也不明白這股力量是怎麼回事,馬蹄無法完全踩在地面上,順著力量離地浮起一把直尺的高度。一個粉紅色正拳,馬豪中朝樹林深處以誇張的姿勢滑去。

小馮把手放在臉邊,歪斜著脖子,以可愛模樣說:「唉呀!我的拳頭太強太強太強了耶!馬先生都不見了。」

從馬豪中消失的樹林裡出現一個人影,那人的背後不斷散出濃濃白霧,隨著風的軌跡,白霧佈滿整片樹林。那是于正昌,穿著藍色體育褲的他屁股不斷放出濃濃白霧,吃了超人七道具之一的放屁豆的他緩緩走入所有人能看到的範圍。

狐狸一樣的阿昌優雅地停下腳步,屁股裡的白霧開玩笑一般不斷洩出。阿昌說:「紅連者,高貴且優雅的正義,夾帶仇惡的烈炎紅刀。降臨!」

 

我和大馮聽到阿昌的聲音馬上回過頭去,狐狸似的高貴身影在樹林裏面出現。牛角蟹鉗怪趁著我們閃神的機會奮力一擊,蟹鉗尖銳且有力的將我們打飛。我跟大馮毫無意外地摔倒在一旁。

阿昌說:「王彌力,給你一個選擇機會。逃走還是被我們消滅?你的同伴都已經被我們打倒,念在我們同班一場,走吧!我們互不侵犯。」

王彌力看看到在一旁的林國強、馬豪中。包圍住樹林所有通道的貓武士和眼前的四個戰隊連者。剛才的戰鬥已經消耗不少體力,戰鬥,沒有勝的機會;逃跑,就無法從輔導老師那邊拿到新的怪人果。王彌力內心掙扎,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只見他大吼一聲,似乎已經決定:「我會再回來的,到時候你們一個也別想逃!」

阿昌大笑,手裡的木刀變成深紅色:「要逃還多嘴!」

王彌力被阿昌強大的氣嚇退,身上的怪人特徵全都褪去。抱起受傷的兩個同伴,王彌力朝樹林的出口走去。

 

我感激地看著其他人:「阿昌、大馮、小馮謝謝你們,如果你們沒來,我的魂就會被奪走,再也不能回到戰隊了。」

阿昌把木刀放回腰間說:「你還真傻,沒有通知我們就自己來。到底會有什麼對手等待著你一點也不了解的狀況怎還敢自己一人前往?以後不管怎樣都要先通知我們,所謂的戰隊沒有夥伴是無法成立的,不是嗎?」

大馮說:「夥伴全身都是火。透抽也算很強的。」

小馮說:「虎姑婆就是剛剛那個奇怪的馬嗎?這些怪人的力量都好強唷,沒有夥伴的話我們都會被打倒吧!」

我恍然大悟,虎頭四腳獸的確有可能就是虎姑婆沒有錯。再次跟大家道謝,我跟阿昌一起回去教室;大馮、小馮帶著貓族朝另一個地方離開樹林。運動會還在進行,操場上的同學們全都跪坐著,班級幹部提來熱呼呼的便當,同學們就坐在紅色砂礫操場上用餐。下午一點,大家期待已久的大隊接力才會正式開始。

 

 

大隊接力還沒有開始慢龜就出現在教室,我跟阿昌都沒有到操場上,一直在教室裡面聊天。狐狸般高雅的阿昌難得露出愉快的神情,天南地北地跟我聊了很多事情。我也把小女生落水的事情跟他說:「當時的我真的很懦弱,但是從今以後我再也不會犯相同的錯誤。真正的力量就是要解救陷於脆弱時刻的人,而不是幫助已經過的很好的人,這樣的概念你覺得正確嗎?」

阿昌瞇著眼說:「如果是我的話,我搞不好也會離開那邊。第一,並不知道那小女生是不是真的落水。第二,就算落水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救她起來。但是如果我是你,我會離開,到教室裡面來找那個一直趴在座位上睡覺的同學幫忙。這一點應該是做得到的吧!」

我非常感動:「阿昌,真的很謝謝你,不管哪個方面都很謝謝你。」

慢龜大概就是這時候出現在教室。今天是他到醫院例行健康檢查的日子,他走入教室,手上還拿個兩份燒餅。他看到我跟阿昌坐在座位上聊天,驚呼一聲:「我還以為只有透抽在,所以只買了兩份燒餅。」

阿昌笑了:「沒關係!你們吃就好了。你真的要好好請透抽吃一頓,他為了你差點就喪失超人戰隊的資格了!」

慢龜說:「到底怎麼一回事?為了我?我早上都沒還上課呀!」

我因為害羞而臉紅,把王彌力留下的紙條給他看。慢龜看了之後瞪大眼睛說:「你真的去救我唷!」

阿昌狡猾地笑著:「還被打的很悽慘。」

慢龜那非洲難民般的外型看起來很愧疚又很激動:「透抽,謝謝你。」

我尷尬地說:「傻孩子,沒什麼好謝的。」

我、阿昌和慢龜三人在空蕩蕩的教室裏面吃燒餅。窗戶外面的操場上擠滿了全校的人,高分貝的加油聲傳遍了整座校園。我們三人,紅連者、藍連者和超人戰隊迷,堅定的友情就算不用透過接力賽的棒子也能讓其他人知道。

 

 

面前的肉粽攤,阿油博士極端悠閒地坐在小板凳上看報紙。意外的沒有任何客人,幾隻小貓在攤子附近徘徊,似乎在等待博士的餵食。博士看到我跟阿昌來訪很開心地站起來,親切地說:「你們來了呀!」

阿昌依舊是一臉害羞,把手上和成衣廠事件的一樣的任務單交給博士,上面出現鉛筆盒處理過後的圓形孔洞,代表事件已處理完畢。任務單上寫著「林家鬼屋內,虎姑婆」。這次的事件被稱為虎姑婆事件,雖然沒有跟被虎姑婆以吃掉指頭為要脅,但還是跟虎頭四腳獸激戰一番,回想起來還是心有餘悸。

阿昌對博士說:「感覺上加入惡魔黨的學生越來越多了,以前都是那些失控的野生怪物,這幾次任務卻以人類吃了怪人果為多。我們是不是應該跟這附近銅等級的戰隊合作?」

博士把報紙折好之後放在一邊,任務單就夾在報紙裡面。開始準備肉粽要讓我們外帶:「我知道。我會跟天鳥戰隊的博士連絡,關於怪人的事情你們不用擔心。要加辣嗎?」

阿昌露出小貓咪的表情說:「一點點。」

博士依舊老練的手法,依舊完美無缺的肉粽技巧。不虧是全世界最適合當博士的肉粽老闆。他那矮胖的身材和白色的頭髮看起來很直得依賴。

我問博士:「連者們的魂要是被拿走了,是不是就不能當超人戰隊?」

博士流著汗短小的手指展現高強的柔軟度,精確地將粽葉翻轉後,肉粽掉到盤子中央。博士說:「魂代表著連者的心,是一種很特殊的東西。他會隨著連者長大,累積能量。如果魂被偷走或是弄丟,就不能再加入任何超人戰隊,通常這種人會流浪在世界各地,以個人而非戰隊的名義幫助那些受難者。連者死掉之後的魂依照他修練的程度會變成不同等級的寶物,依照連者的能力不能會演變成擁有不同力量的東西。比方說能讓貓說話的透明珠子是等級最低的魂,通常是那些半途而廢的連者們留下來的,含著透明珠子的貓會吸收魂持有人的說話方式和個性與人溝通。這樣你了解了嗎?」

我豁然開朗,原來魂比所有的道具都還重要,我對博士說:「謝謝博士解答。」

博士看了我的眼睛,問說:「要不要加辣。」

我說:「一點點。」

 

 

從第一節下課開始,角落那黑色的廣播器開始呼喊我的名字。廣播器下面是佈告欄,上個禮拜我們班上的佈告欄才被選為佳作,貼滿各式紙雕和美麗圖案的佈告欄,正中央的獎狀提醒我們這是被選為佳作的佈告欄佈置。班上幾位美術分數比較高的同學被選為製作佈告欄小組,花了一個禮拜的時間把原本破爛可憐的佈告欄添上新色彩,佈置的主題是運動會。上面畫了全班同學的大頭人像,連我、慢龜和阿昌都被畫在版面上,以奇怪的大頭模樣奔跑在綠色操場上。

廣播器用力地喊著:「陳進益同學請馬上到輔導室。」

很明顯是輔導老師個別為單親同學作輔導,我講裝自己沒聽到,下課就跟慢龜到福利社去買東西,一點也不希望在去那什麼可怕的輔導室去。像蛇一樣的級任導師在我快步通過導師室的時候叫住了我,他用和藹的口吻問說:「沒有聽到廣播一直在叫你嗎?你得趕快去輔導室去,輔導老師到處找你耶。」

我為自己辯解:「我到福利社去買水喝。」

級任導師點點頭:「那就快去吧!」

 

輔導室在兩棟大樓交界的地方,轉角上開了一扇木板門,永遠都保持乾淨溫馨的樣子。我走到輔導室的門前,用手指輕敲。如果輔導老師不在的話我就可以回到教室裡面,反正下課時間就要結束,只要回到教室一切都沒問題了。我輕輕敲門,希望不要被聽見。

我敲了三下,手指在木板門上留下聲音。一個輔導老師偏高的柔和聲音從門的那一頭傳出:「來了!」

木板門被打開,穿著正式的輔導老師露出笑容歡迎我:「陳同學你終於來了,你還真難找耶!一整個上午都在廣播你的名字,都沒聽到嗎?」

我還是那句老話:「我到福利社買水喝。」

輔導老師身穿黑色圓領上衣,配上清爽的白色牛仔褲,閃耀的項鍊在黑衣上面很明顯,烏黑頭髮批在肩上,臉雖然稍嫌豐腴確乾淨可愛。她說:「進來吧!我幫你準備了一點點心。」

我把鞋子脫下放在門口,坐進舒服的沙發裡面。輔導老師拿出精緻的小糕點端到我的面前。輔導老師像兔子一樣來來往往,終於把小糕點放在我的手上後座到對面的沙發上,跟我面對面交談,她說:「最近你爸把工作還順利吧?」

我說:「應該還可以。」

她解釋道:「百分之八十的單親家庭都沒有正常的收入來源,這也是小孩子會變成小偷或要脅同學的原因之一。我知道你功課很好,家境也還過得去。但我總不認為單親家庭的小孩能夠裝成沒事正常生活,這個觀點上次你應該就知道了吧!」

我說:「這就是我很不想來的原因。」

輔導老師那充滿笑容的臉上突然出現尖銳的殺氣,但那只出現了一秒鐘,我沒辦法確定從她臉上所感受到東西是什麼。她笑著說:「應該還有另外一個原因讓你不敢來吧!」

我沒有講話。

她說:「你一直認為我們是惡魔黨對吧!我聽王彌力同學說過了。這樣的觀念是錯誤的,每個人活在世界上都希望自己越來越厲害,但是要多麼厲害自己卻不知道,所有厲害的標準就得依靠身邊的人。透過比較,清楚知道我們比哪些人厲害,比哪些人弱。到目前為止還覺得對吧?」

我沒有講話。

她繼續說道:「我們不是惡魔黨,跟惡魔什麼妖怪的完全扯不上邊。我只是給他們怪人果,讓他們變得比其他人還要厲害。只有這樣,沒有消滅地球或是跟超人戰隊作戰的計畫,只是比別人強,只是這樣。目前為止,懂嗎?」

我刻意把表情變成成熟的大人樣:「妳跟我說明這樣要幹麻?」

她笑了,像是識破我故作成熟的伎倆,仰頭大笑:「只是希望你和你的那些正義夥伴不要來妨礙我們,否則,我們會不顧一切把超人戰隊連根拔起,全部消滅。這樣,懂了嗎?」

我沒有帶任何超人道具,口袋裡只有普通的十元硬幣。這樣的狀況她想要展開什麼攻擊我都抵擋不了。雙方都安靜了好一陣子。

輔導老師突然說:「單親家庭有補助獎學金和單親模範生的活動,你有興趣參加嗎?」

我毅然決然說道:「沒有」

輔導老師用原子筆在表上打叉,頭也不抬地說:「好,你可以走了!我們兩個禮拜後再見。到時候別再躲著我了!放心吧!我不會把你吃掉的,至少現在還沒有這個必要。」

 

離開輔導室的時候雙腳發軟,在門口好一陣子才振作起來,回到教室去。

 

-未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