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連者】13.虎姑婆事件之四

【藍連者】虎姑婆事件之四 ◎何尾妹

13.

 

三隻怪人在我的面前,樹林裡的風異常寒冷,周圍的光線好像頓時昏暗下來。我握著木刀,刀上的魂不斷發散包圍著我的藍色光芒。牛角蟹鉗怪是王彌力變身而成;六腳黑蜘蛛是大英雄林國強;虎頭四腳獸則是馬豪中。這三個傢伙因為吃了輔導老師給他們的怪人果,輕易地變化自己的外型,增加強大的力量。

林國強的頭顱在黑色身體上轉動,好像特意從照片上把頭剪下放到另一個背景,整個畫面看起來十分不協調。他笑著說:「看到我們這個樣子完全嚇壞了嗎?變身是吃了怪人果之後的能力,也是副作用。吃下怪人果的人會依照自己的想像變化成力量強大的怪物,如果沒有想像力的人怪人果就會依照體型和對力量的渴望做出變化。我第一次看到自己這個樣子也大吃一驚。但是你知道嗎?藍連者,這個身體可是比看起來強上幾百倍唷!」

變身為虎頭四腳獸的馬豪中身型比原本更健壯、更高大。老虎模樣的臉上露出自信的笑容,似乎只能以這個模樣見人。真正的他躲在變身之後的外觀後面看我的反應。

我環視三隻怪人,害怕的說不出聲音。我想逃跑,但我不能一走了之,這三個怪人對慢龜的一舉一動都非常清楚,他們也知道我從落水小女生前面懦弱逃跑的秘密。如果我現在逃跑,不給予他們適度的打擊,我知道,他們將會變本加厲,使用更強烈的手段打擊我。

 

馬豪中首先衝向我,另外兩人站在原地,似乎準備車輪戰。我握著木刀,藍色的光芒隨著木刀劃出的痕跡在空中留下殘影,大喊:「藍色爆裂斬。」

那虎頭四腳獸型態的馬豪中速度之快,運起那修長的馬腳躲過藍色爆裂斬的範圍,朝我跨進一大段距離。我握著木刀,上面的魂正常旋轉著。

馬豪中笑道:「超人戰隊就這麼點本事?使出你的必殺技吧!」

我怒道:「我何必聽你的建議行事?」

一個側砍,馬豪中用手撥開我的攻擊,拳頭擊在我的下巴,頓時之間天旋地轉。馬豪中還不罷休,一個踏步,把身體鑽入我的攻擊範圍裡面。從腰部開始的地方變成白色的馬身,鑽入我的攻擊範圍後還不停蹄,一直奔到我的正後方才舉起強力的後腿,奮力朝我的背脊襲來。沒有防禦能力的背脊曝露在馬豪中的踢腿攻擊,聽到馬豪中大喊:「鑽雷爆踢,馬腳!」

我微微側身,試圖躲過那挾帶著強風襲來的馬腳,還沒有離地力量已經觸碰到我的身體。就像被強力揮擊出去的棒球,我沒有任何停頓直直往天空飛去,腦海裡一片空白。手上的木刀緊緊握著,嘴巴裏面的十元硬幣那金屬的味道變得濃郁。重重落在樹林腐葉遍佈的地面,鼻息間充滿金屬味道,那是血。

馬豪中白馬狀的下半身踩碎些許落葉,發出清脆撕裂聲音。他說話的聲音彷彿從很遠的地方傳入我的耳朵,他嘲笑道:「還真弱呀!」

我感覺到嘴裏面的十元硬幣在發熱,雖然背上的傷勢嚴重卻還不是不能站起來繼續戰鬥的程度。我依賴十元硬幣賜與的力量站了起來,一言不發,把木刀緊緊握在手上。才剛完全站穩腳步,那六腳黑蜘蛛的林國強爬行到我的面前,歪斜著的頭顱露出噁心微笑。高舉掌著刃器的手雨點似地瘋狂擊來,六隻腳輪流在空間畫出致命的曲線,尖銳的端點被貫注強大的力量,只要被掃到就馬上流出大量的血。

忍受著背部的傷勢,拿著刀力戰林國強。那雨點般的攻勢雖快,但六隻腳輪流進攻的瞬間卻露出相當大的破綻,我虛擋了兩回攻擊之後往後退了一步。林國強依舊露出噁心微笑:「想逃?」

我把膝蓋微彎,木刀跟手臂平行舉著,藍色光芒像烈焰一樣燒出聲音。我閉上眼,奮力地朝林國強的空隙襲去。木刀揮過的範圍沒有任何阻礙,毫不費力地用力,空氣發出一陣低鳴。我大喊:「一擊,必殺劍!」

 

雖然手中拿著的是木刀沒有錯,「一擊,必殺劍」卻是目前最強力的絕招。所有超人戰隊的連者們都有自己的專屬必殺技,必殺技的口號幾乎都在發揮出來的那個瞬間產生,是一種自然的身體反應。必殺技顧名思義,擁有必殺對手的能力,將全身力氣灌注於最後一擊,在必殺技之後的連者幾乎都無法再進行戰鬥。

 

只聽見六腳黑蜘蛛一聲慘叫,倒在我的腳邊。多餘出來的兩隻手臂和覆蓋全身的黑毛慢慢退去,變回那個救起落水小女生的大英雄,林國強。因為使出必殺技,含在嘴裡的十元硬幣似乎不再散發熱量,背上的傷勢和透支的體力讓我跪倒在地。我用木刀撐著自己的身體,上面的魂也停止轉動。眼前還有牛角蟹鉗怪,王彌力跟虎頭四腳獸,馬豪中。這樣的狀況我根本無法擊退他們,我跪在地上,眼睛看著林國強,已經絕望。

我對剩下的兩個惡魔黨怪人說:「要殺要剮都來吧!我已經沒有力氣戰鬥了。」

馬豪中的馬蹄聲在我的背後響起,正慢慢靠近:「這麼快就放棄啦!雖然打倒了我們之間最厲害的林國強,你畢竟還是無法一次對付我們三個怪人對吧!給你一個很中肯的意見,以後收到陌生人的挑戰書請別再赫然前往啦!至少也帶幾個超人戰隊的連者來讓我們修理修理吧!」

我已經放棄戰鬥的機會,前方不遠的王彌力還保持著牛角蟹鉗的模樣,雙手抱胸,用檢視什麼的眼神看著我:「你能夠算的上是一個努力的腳色。很可惜,藍連者透抽,你將在這裡被我們打敗。失去連者身分。」

我驚呼:「失去連者身分?」

王彌力用蟹鉗指向我手上的木刀,木刀上崁著失去力量的魂,原本從裡面發散出來的藍色光芒早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他說:「只要失去魂,再多強的連者都必須退出戰隊,再也沒有人可能讓他加入超人戰隊的行列裡面。關於這點你應該比我還要清楚吧!早就跟你說過,超人戰隊的力量是一種麻煩的東西,裡面充滿了規則和複雜程序。如果你自己把魂摧毀,吃了怪人果後加入我們這邊,我想,我們會相處的很愉快。」

失去光芒的魂,平凡無奇的透明珠子。在每一個國小走廊上都能看到類似的東西,小孩把珠子塞滿口袋,用特殊的規則跟對手戰鬥,只要獲勝就能拿走對方的珠子。那是一種遊戲,就算失去了某一顆透明珠子,到雜貨店花十元就能夠買到一小包。這樣的東西,博士說:「這是心,某方面來說它就代表連者本人。」

我對王彌力說:「不可能!就算踏著多麼複雜且扭曲的正義之道,我還是會利用自己的力量慢慢前進。我不可能加入你們,更不可能食用那種投機取巧的怪人果。我的目的不是得到驚人力量,而是得到強悍的心!」

一席話,讓我安然離開這場戰鬥的可能性大減,心情卻意外平靜。樹林裡傳來鳥叫,老鼠也在某處「吱吱」叫著。樹林外面的操場上進行著某項體育活動,高分貝的加油聲響聽得一清二楚。我安靜地等待接下來能夠預測到的結果。

 

老鼠在某處「吱吱」叫著。吱吱。

 

樹梢上逆光站著兩個身影,長髮飄逸在空中。兩個身影發出「吱吱」的叫聲。其中一個身影說:「透抽說話好厲害,我聽到都哭了!感動感動。」

另一個身影跟著說:「透抽好厲害的說話,說話說到哭得稀哩嘩啦!嘩啦嘩啦。」

第一個身影說:「今天好熱唷!」

另一個身影說:「熱到稀哩嘩啦,惡魔黨的怪人們都在這邊欺負小朋友,可能是因為太熱了吧!」

王彌力不耐煩地怒道:「就跟妳們說過沒有惡魔黨這種東西了啦!」

我、馬豪中跟王彌力仰頭看著樹梢上兩個身影。樹林裡面吹進一陣溫暖的風,幾條精瘦的貓從四面八方包圍住我們。

我感動到哭得稀哩嘩啦,朝著樹梢喊:「大馮、小馮!」

 

 

大馮、小馮,本名是馮敏嫻跟馮美麗。他們是和東國小六年級的學生,可愛無比的雙胞胎。及腰的烏黑長髮、蘋果般的紅潤臉蛋、閃亮的黑色瞳孔和細緻的五官,最吸引人的就是她們超越人類極限的怪力和時不時就會不小心露出兔子圖案的內褲。站在樹梢上的大馮、小馮逆光型成兩個人影,雙人份的可愛和力量,不管是誰都無法抵抗的超強魅力,可惜因為運動會,兩個人都穿著桃紅色的運動短褲,小兔子無法出來跟大家見面。

背後受傷幾乎已經無法戰鬥的我看到前來解救的兩人,感動到哭了出來,不管是多麼強大的人都需要夥伴。

大馮、小馮同時從樹梢跳下,挾帶著速度的驚人魄力出現在樹林,周身的落葉和樹木都隨著那驚人的力量飄散在空氣中。王彌力和馬豪中看見前來的兩個超強對手露出了難以形容的表情。

大馮蹲在地上,黑色頭髮飄散著:「黃連者,帶著感動人心的甜美和鎮壓惡勢力的力量,降臨!」

小馮緩緩從蹲姿站起,雙手握拳:「粉紅連者,融化不安的恐懼,讓人信服的粉紅色鐵拳,降臨!」

雙人份的可愛,輕柔的聲音同時高呼:「怪人!以阿油博士之名,在此討伐你的罪!」

完美的作戰宣言和登場口號,不虧是雙胞胎、不虧是六年級、不虧是超人戰隊裡面的超強主力,大馮、小馮表現的落落大方,透露出正義的眼神讓在場怪人們不寒而慄。

 

樹林裡所有退路都被貓武士們守住,成衣廠事件裡的貓族因為受了超人戰隊許多協助而主動加入戰鬥。白毛先生所派出的貓武士都是頂級的純色貓種,其中還有一、兩個等級頗高的貓將軍。貓群們在樹林裡露出凶猛的眼神和尖銳的牙齒,隨時都能夠有效進入作戰狀態。

原先包圍住我的王彌力和馬豪中一瞬間立場對調,被團團的貓武士圍住不說,眼前的大馮、小馮雖然上次在成衣廠靠著偷襲順利被擊倒,這次卻精神飽滿地站在眼前,全身上下散發驚人的氣。

大馮全身包圍著黃色光芒,小馮則是粉紅色。兩人的光芒從鑲在手套上的魂發出,不斷旋轉的透明珠子激射著生物般的光芒。大馮、小馮都是拳流的超人戰隊,沒有任何武器防身,只有那加強臂力的手套。手套上的洞能夠將代表心的魂放在裡面。

我勉強站了起來,重新感受嘴裡的十元硬幣。全身上下從舌頭開始發出熱量,木刀上的魂重新運作,藍色光芒馬上燒遍全身:「藍連者,謎一般的轉學生,正義的一擊必殺。降臨!」

我跟黃連者、粉紅連者背對背,擺出作戰姿勢,氣勢驚人。

 

王彌力把抱在胸前的蟹鉗分開,同樣擺出作戰姿勢,嘴角露出微笑,身上的橘黃色刺蝟般長毛變成血一樣的紅:「戰吧!把你們的魂全都破壞掉。」

虎頭四腳獸,馬豪中,雖然模樣嚇人力量強大,但在他內心仍舊畏懼比他強大力量。雖然內心慌張卻躲在怪人面貌之後,面不改色地說:「拿你們的魂去換更強大的怪人果!」

兩組人馬朝對方衝去,樹林裡劃出五道顏色,藍色、黃色、粉紅色、紅色和白色震撼著每一棵樹,樹枝上的小鳥受到驚嚇後展翅往空中飛去。

 

我跟大馮一上一下夾攻牛角蟹鉗怪,輪流交換著攻擊的部位。王彌力巨大的黑色眼珠在臉的兩方露出凶惡模樣,用蟹鉗應付著接踵而來的攻擊,刺蝟般的長毛隨著移動的腳步發出「沙沙」的摩擦聲。牛角在蟹鉗的防禦下還不斷地朝我們猛刺。好一個強悍的對手,兩個連者只能勉強跟他打成平手。

虎頭四腳獸和粉紅連者,小馮激戰著。小馮利用那強悍的拳頭一次又一次擊在那因為害怕而無法順利移動的馬豪中身上,如果被那白馬模樣的腳踢到後果不堪設想,但在小馮強力的拳頭壓制下馬豪中根本沒有發揮的機會。只能一邊用柔弱的雙手抵檔拳頭,一邊試圖逃跑,只是討跑的想法讓自己的弱點越來越大,就算小馮對於拳頭的落點毫無想法,還是一步步將馬豪中逼入困境。

兩方在樹林裡激戰,勝負漸漸顯露出來。

 

-未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