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連者】12.虎姑婆事件之三

【藍連者】虎姑婆事件之三 ◎何尾妹

12.

 

出沒在林家鬼屋的老太婆向學校方面申請之後進入校園,在樹林裡的林家鬼屋內收拾一些有價值的物品。這個老太婆曾經住在這裡,幾十年前因為戰爭的原因這一大片土地被政府徵收,林家的宅院正好在徵收範圍裡面。雖然透過人脈跟臨時政府央求,卻還是沒有例外的被迫搬出自己家園。林家大大小小拿著少許的物品搬遷到其他城市。

臨時政府將這塊徵收來的土地建造成軍營,原本林家的宅院不知道什麼原因沒被拆除,曾經住著彰化最大望族的宅院慢慢荒廢在時間的流動裡面。隨著風飄來的樹木種子絲毫不理會正在發生的戰爭,把宅院四周變成了隱密的樹林。這片樹林成為當時軍隊槍決囚犯的最佳地點。

隨著美軍的進駐,政府將這個營地分配給遠從太平洋盡頭來的友人。美軍在宅院附近蓋了一棟教堂,拿著槍殺人的美軍每個禮拜日都來到這邊懺悔自己犯下的錯誤。他們總是說自己是為了神的國度殺人,但這些被派來這座小島的美軍並沒有真正上過戰場。他們所殺的人都是某個不起眼的台灣人,地點都在美軍常出沒的酒吧附近。

戰爭結束了很久,戒嚴也在我出生的那年解除。林家終於派人回到宅院,把以前因為倉皇逃逸而沒有帶走的貴重物品帶走。出沒在林家鬼屋的老太婆就是這個來頭,跟什麼狼人、虎姑婆之類的一點關係都沒有。

 

對於小女生落水事件有幾個清晰的疑點。為什麼小女生會掉進洞裡面?是因為木板被移開而讓小女生掉進洞裡,還是掉進洞裡後被其他人掀開木板逃離現場?學校方面沒有人能夠查證,真實狀況也沒有人明白。

林家的老太婆卻在小女孩家長、校長、主任面前說:「小女孩掉進去之後有一個學生想要救她,掀開板子卻覺得那實在太深,就這樣離開現場。我當時在樹林裡,把整個事件的經過看的一清二楚。」

教務主任很緊張的說:「那是我們學校的學生嗎?妳能夠指認出他的模樣嗎?」

歲月的痕跡囂張地佔據老太婆的臉,漆黑的嘴裡剩下的牙齒都是假牙:「只要看到那張臉,我一定認得出來。」

 

隔天的升旗典禮,校長在台上說明小女生落水事件的所有經過。他對全校師生說:「我們表揚六年三班的林國強同學,他英勇且機伶的表現讓這位落水受難的同學得救。在此,本人也重申學校方面對於守護校園安全的決心,為了避免類似的事件再發生,從今天起所有同學必須在七點之後才能進入校園,輔導老師和糾察會也會在六點半就出動,確保各位同學上學的安全。也請所有同學務必配合。」

他沒講到有關老太婆親眼目睹逃走者的行徑。只是那名傳說中的虎姑婆出現在升旗典禮上,穿梭在每個班級之間,希望憑著自己的記憶力和眼睛把那逃跑的懦弱同學從人群裡抓出來。

我躲在隊伍裡面,並沒有人發現那個膽小的逃跑者就是我。除了我自己。

 

 

運動會並沒有因為這件事情而停頓,所有班級還是利用體育課練習大隊接力和健康操。每一節課都能聽見從操場傳來「虎姑婆」這首歌的聲音。虎姑婆傳說也沒有因為這件事情停頓,所有人還是依舊熱烈地討論有關虎姑婆的事情。

有人說:「真正把小女生推進水裡的人就是虎姑婆。」

也有人說:「虎姑婆是因為怕被人懷疑才出面澄清。」

這樣的傳聞沒有斷過,但是真正的事實卻沒有人知道。我沒對任何人提過在那個早晨的奇遇,我是如何見死不救懦弱地逃離現場。沒有對任何人說明的必要,我還是每天上學後到補習班,過著正常的日子。那個落水的小女生對自己如何落水這件事也完全沒有印象,一方面是因為年紀還太小,另一方面則是毫無防備的突然落水讓她瞬間昏厥過去。

 

因為百米成績並不理想的我沒有被選在十名裡面,每次體育課我就坐在一旁看著大家。二十個人站在操場的兩邊,這邊的人跑過去後把棒子接給下一個人,如此循環,一直到最後一個人抵達終點為止。沒被選上的人也都一臉愉快地在旁邊玩躲避球。我一直坐著,不管哪一方我都不想加入。

黃明翔,慢龜,因為先天的身體疾病而不能從事激烈運動。我們兩個常常一起坐在陰涼的地方聊天,什麼運動會跟我們一點關係都沒有。

我對慢龜說:「我沒有參加過大隊接力。因為一直轉學的原因,沒有道理讓我這個沒有默契的外來者加入,所以一直以來,每到運動會我就沒有任何事情可做,只能待在遠遠的地方看著大家比賽。」

慢龜說:「我也是,就算到場邊幫人加油這樣的勞動量對我的身體來說也無法承受,一直以來我也是自己一個人默默地待在遠方,直到運動會結束才一臉沒事的繼續上課。這次有你陪我,我覺得真開心。」

我們在陰涼的地方聊天,慢龜問起有關我以前讀過學校的事情。我一一詳細地說明,在講解那些的時候彷彿時光倒流,我又回到過去,那些曾經認識的朋友的臉孔浮現在我的腦海裡面。

 

 

運動會的當天慢龜沒有出現。

所有人把書包放在教室裡面就跑到操場上比賽,沒有比賽的人就在旁邊加油,整個學校像是沸騰一般。我來到教室的時候阿昌趴在自己座位上睡覺,狐狸般的背影和呼吸看起來非常安祥。來到學校的人越來越多,大家在自己座位上吃完早餐之後就到操場上集合。阿昌在集合的前幾分鐘起來,用手把臉上的睡痕抹掉之後離開座位,他對我說:「我今天有個人的跳高比賽。」

我說:「我記得!」

阿昌睡醒之後的表情很有精神:「我結束之後再來找你。」

 

一批又一批的人從教室的門口進來,吃早餐,離開教室。過了該到學校的時間慢龜還是沒有出現。操場上的競賽已經開始,校舍裡所有教室空無一人。我在走廊上漫步,到廁所尿尿之後回到教室慢龜還是沒有出現。這時候健康操的表演已經結束,趣味競賽正要開始。運動會最高潮的大隊接力要等吃過午餐之後才會開始。

我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伸手從抽屜裡面拿出超人七道具之一的鉛筆盒。這時候,我的手摸到一團奇怪的東西,把那東西拿出來才發現是一張被揉爛的紙條。要是平常,我一定會把這當作是某人沒有公德心的玩笑,將不要的紙條丟進我的抽屜裡面。但是因為在沒有人的空教室裡實在沒有其他事情可以做,我把紙條攤開,看看裡面到底寫著什麼內容。

沒想到,紙條的內容竟然是:「陳進益,你的好朋友黃明翔在我們手中,請不要通知任何超人戰隊的人到樹林裡的林家鬼屋。如果不想失去你的好朋友,請加快腳步前來。」

我看了紙條之後大吃一驚,要是我剛剛把這紙條當做垃圾丟掉那還得了?到底是誰會特意把慢龜抓走想要威脅我?他們還知道超人戰隊,一定是惡魔黨的人。但是王彌力很久沒來學校,難道就是為了籌畫這件事才這麼久沒來學校嗎?

我從鉛筆盒裡面拿出透明珠子,魂和十元硬幣,把木刀插進腰帶裡。「這次我不會見死不救!」我心中這麼喊著。雖然我仍舊可以選擇逃跑,假裝不知道什麼事情發生,但這次不會再這麼做。我已經比前幾天的自己還要成熟,知道該用怎樣的態度面對突如其來的危機。我情不自禁喊出聲音,空蕩蕩的教室裡迴響著我的決心:「慢龜!你等著,我來救你了。」

 

 

我利用十元硬幣的力量奔跑著,那是超人七道具之一。雖然超人能夠使用的道具很多,但是利用在實際戰鬥上的道具卻有限,有人把最能有效利用在戰鬥中的七樣道具統一起來稱作「超人七道具」,而十元硬幣又是七道具中最具威力,能有效地提升超人的體力和速度。

利用比較偏遠的樓梯到樹林,從樓梯口下來的時候還能看到其他人在紅色砂礫操場上進行趣味競賽的模樣。大腿之間夾著球的人必須通過層層障礙跑到目的地,先到的人就算獲勝。經過教堂後進入樹林,林家鬼屋就在樹林深處,就算是大白天也相當陰暗潮濕的一個地方。

十幾個由黑色米粒變成的黑暗士兵警戒著。他們看到我的到來一臉開心地擺出戰鬥姿勢。

我把十元硬幣放進口中含著,用兩隻手緊握木刀,木刀中間的魂旋轉著並同時發出藍色的光芒。我把木刀高舉,想像藍色的光芒順著手臂流動到刀的頂端,從刀柄到刀尖佈滿了藍色的光芒。夾緊雙臂,用力朝黑暗士兵們揮擊出去。我大喊:「藍色爆裂斬!」

藍色的木刀在我的面前劃出一條清晰的線條,線條穿越所有黑暗士兵的胸膛,接觸到藍色光芒的黑暗士兵抖動一下身體之後爆裂開來,爆炸的氣壓順著刀子軌跡吹進樹林裡。黑暗士兵變回黑色米粒掉在滿地的落葉裡。

突然從我後方傳來拍手的聲音。全身橘黃色的牛角蟹鉗怪物,身上佈滿了刺蝟般的長毛。那是王彌力,黑牛。黑牛說:「又進步了!果然是我最欣賞的超人戰隊成員。藍色連者,透抽!」

我憤憤道:「黑牛!你把慢龜藏在哪裡!快放了他。」

牛角蟹鉗的怪物用那剪刀般的雙手在空中做出剪斷的動作,臉兩旁過份大的黑色眼睛笑著:「如果說,我已經把他解決了。你會怎麼做?」

我生氣的大吼,嘴巴裏面含著的十元硬幣差點掉出來:「你別開玩笑了!要戰鬥就直接找我,超人戰隊永遠不會畏懼惡魔黨的威脅!」

黑牛大怒,全身的橘黃色長毛瞬間染紅:「就跟你說沒有惡魔黨這種東西了!」

這時,林家鬼屋裡走出兩個人影。左邊那人身材幾乎跟黑牛沒有兩樣,似乎是高年級的學生。整齊的制服和發亮的短褲,就是林國強!另一個人則是幾個禮拜前在走廊上和王彌力交頭接耳的隔壁班傢伙,雖然身型比他們矮小身上卻發出相同的氣,他叫做馬豪中。

林國強是救了落水小女生一命的大英雄,曾在升旗台上接受校長表揚。他對我說:「原來你是超人戰隊的一員呀!安親班小子。就是你打倒我們家黑牛對吧!」

馬豪中把一根手擺在嘴巴前面,笑著說:「不只如此呢!這傢伙還有一個見不得人的秘密。有一天,他看到一個掉進洞裡面的小女孩,想不到他只是看著並沒有出手相救呢!而且,這樣的傢伙總是說自己做的事情叫做正義。對吧!藍連者。」

最私密的事情被人知道的感覺真的很不好,會由內心發出一種羞愧的感覺,好像沒辦法完整的保持住自己的外型,連站著都因為發軟的雙腳而有問題。我結巴著說:「你們看不慣我做的事情就朝我來就好,幹麻要對付慢龜?」

林國強說:「慢龜?是那個黑黑瘦瘦的小子對吧?我們可不像你這麼殘忍專挑別人下手。正好他今天到醫院定期檢查大隊接力開始前就會趕來。連這些都不知道還自稱是他最好最好的朋友?」

我無話可說,舉著木刀,讓上面的魂轉動,藍色光芒很快就壟罩了我:「戰吧!你們這群渾蛋!」

馬豪中笑道:「渾蛋罵人了!」

只見馬豪中身體抖動了一下,從腰部以下的地方變成白色馬身,從頭頂到馬尾的部份爬過一條墨綠色的鬃毛。身體雖然還是維持人的樣子,臉卻變成老虎的模樣。馬豪中一瞬間變成了一隻虎頭四腳獸。

林國強手腳慢慢拉長,從肚子側邊長出兩隻手。六隻手上都沒有手掌,取而代之的是牙齒一般的刃器。全身都被黑色的毛覆蓋,頭顱依舊保持的原來的模樣。林國強變成了六腳黑蜘蛛。

這兩個怪人加上早已在一旁冷眼觀望的牛頭蟹鉗怪。三個威力強大的怪物該怎麼對付?我暗叫不好:「沒想到這兩個人也吃了『怪人果』。」在陰冷的樹林裡,身上早已被冷汗浸濕。

 

-未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