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連者】10.虎姑婆事件之一

【藍連者】虎姑婆事件之一 ◎何尾妹

10.

 

每個禮拜三學校中午十二點就下課,不只是低年級的學生享有這種上半天的福利,連平常以升學為目標的高年級也在中午十二點背起書包準備回家。學校方面當然沒有這麼容易把同學們放回家。校長以「五育均全」這樣的口號為號招,所有同學必須利用每個禮拜三提早放學的空閒時間集合在操場上,練習一種手握著短竹的舞蹈,除了俱有運動、娛樂的意義外,同時也是為了在校慶時表演給與會的高級長官觀賞。這支舞蹈,看起來跟健康操沒有兩樣,每個八拍換一次動作,整首歌莫約有二十幾個八拍,所有的動作都配合短竹。跟著節奏敲打自己手上的短竹,某些特別困難的動作還必須跟左右的同學配合方能達成。

所有同學都得穿上和東國小專用的運動服裝,白色短上衣和短褲,男生的短褲是偏綠的藍色,女生則是桃紅色。每個班級分成男女兩邊,每一個列上只有一種顏色,左邊是藍色短褲,右邊則是桃紅色。學校內所有班級的同學集合起來在操場上跳舞,這是一個非常壯觀的場面。

這支舞蹈的背景音樂採用當時很紅的兒歌,「虎姑婆」。歌詞內容由虎姑婆這個民間故事改編,大意上是說一對被父母丟在家裡的姊弟對抗由妖怪變成的姑婆,這樣的故事裡面當然有許多令小朋友害怕的細節。比如,虎姑婆如何把弟弟的手指頭當作零食,「喀拉喀啦」地吃著這個橋段讓不少小朋友有發揮想像力的恐懼空間。配合音樂的舞蹈,當歌詞論述到這個情節時,所有人必須把手上的短竹平行放在面前,晃動手中的短竹裝出啃食手指頭的模樣。

這樣一首歌,很快地變成所有同學嘴裡傳唱最熱門的歌曲。有關於虎姑婆的各種傳說也紛紛出籠。

傳說的地點一開始在很不切實際的遠方,某個遠方的親戚的同學被虎姑婆吃掉之類的傳言。後來傳說越來越近,彰化縣某一個國小的空教室裡出現虎姑婆的痕跡。然而最誇張的一個傳說則是很肯定地把虎姑婆藏身地指明就在學校的樹林裡。學校裡面有一片大樹林,佔有學校三分之二的面積,裡面除了早期被淘汰的校舍、過去望族留下來的宅院和一棟完全摸不著頭緒的教堂,關於這樹林的傳說已經太多太多,虎姑婆則是最新的菜鳥怪物。

 

黃明翔一早來就滿臉興奮地放下書包,好像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要對我說。阿昌仍舊趴在自己的座位上,像一隻優雅卻孤單的狐狸。王彌力則是越來越少到學校來上課,就算來到學校也是趴在自己座位上睡一整天。黃明翔,慢龜,對我說:「透抽,你知不知道昨天有人看到虎姑婆耶!」

我不是太有興趣,隨口回他一句:「不知道。」

慢龜說:「有幾個一年級的同學到樹林裏面去抓蟲,突然發現有一個老太婆在林家鬼屋裡面走動,他們遠遠的看到那個老太婆,雖然距離很遠,但他們知道那就是虎姑婆。你覺得是不是這樣?有什麼老太婆會在上課時間在林家鬼屋裡面?」

林家鬼屋,就是我們對那望族留下宅院的稱呼。對於這個鬼屋有許許多多矛盾且不合理的傳言。比如過去死在裡面的女人出現在大家面前、會吃人的殭屍、比人還要巨大的黑色貓妖(可能是白毛先生?)、鬼火、狼人等等無俚頭的傳言層出不窮。

裡面最詳細的傳說就是有關林家鬼屋裡的狼人跟教堂裡的吸血鬼對戰的傳言。傳言裡,居住在教堂裡的吸血鬼和林家鬼屋裡的狼人是世仇,兩方為了爭奪樹林而互相廝殺。雖然這兩種幻想中的種族都是由人類變成,但是相對於失去生命幾百年的吸血鬼來說,狼人似乎保有比較多的人類特質,多數的學生都希望狼人能夠獲勝。但是卻沒有任何人真的看過裡頭的狼人或是吸血鬼,一切都只是傳言罷了!

我對慢龜說:「我覺得那老太婆可能是狼人,他出現在那個林家鬼屋不是狼人是什麼?如果說虎姑婆其實是狼人的話,那還比較有可能。」

這一段話當然是我為了敷衍他隨口說出,沒想到慢龜好像恍然大悟一樣,驚訝地說:「對耶,我怎麼沒想過。虎姑婆一定就是外表像老太婆一樣的狼人,太好了,透抽你真聰明。」

不久之後關於虎姑婆就是狼人這個傳聞馬上傳遍學校,有不少自稱是目擊者的傢伙,說是親眼看到老太婆在夜光下變成狼人,但是這些人為什麼在佈滿夜光的放學時間特地跑到樹林裡來看狼人,卻沒有一個傢伙能夠說出所以然。

 

 

放學之後跟阿昌一起到校門口等車,同樣的黃昏景象,紅色砂礫上踏著歸途的赤腳看起來非常愉快,虎姑婆的傳說終究是傳說,沒有人會因為這樣露出恐懼的表情。帶著頭盔和黃色背心指揮交通的高年級生看著我們兩個,問說:「不過馬路嗎?」

我搖搖手:「我們在這邊等車,沒有要過去。」

高年級生說:「原來如此。」

他把哨子含在嘴巴,吹出一個短音,所有拿著竿子的隊員把竿子垂直拿起,讓車輛正常通過。高年級生很滿意地看著車輛經過,學校裡面已經剩下一點點人,指揮交通的工作可以結束。他對我們說:「你們要等補習班的娃娃車對吧!」

我回答:「是呀!」

他露出羨慕的表情:「真好呀!像我家就沒錢讓我去那種地方上課。反正我成績也不好,到那種地方去也是被笑的份。」

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安慰他才好。

他自我介紹:「我叫林國強。」

我也說:「陳進益。」

阿昌說:「于正昌。」

娃娃車來了之後我們搭上去,正收隊準備回家的林國強朝這邊揮手,我也熱情地揮手說:「再見。」

 

娃娃車上,塑膠椅子和金屬手把,車子裡面的人數沒有很多,大多都因為剛放學所以還很累的樣子。前座只有司機,副駕駛座上取代老師的是跟司機比較好的小朋友。司機和小朋友愉快地聊天。

阿昌在學校睡了一整天,精神飽滿好像隨時準備戰鬥:「剛剛那個傢伙身上有怪人的味道。」

我嚇一跳,以為阿昌是在開玩笑:「你認真的嗎?」

阿昌說:「或許不是怪人的味道,但是他身上有接近黑牛的氣味。」

黑牛是王彌力的外號,他是在「成衣廠事件」裡面攻擊我們的怪人,也是我們的同班同學。

我說:「可能同樣都是非常有力氣的人,如此而已。」

阿昌笑,狐狸一樣狡猾的笑臉:「我也是這麼希望。」

 

 

安親班,阿昌把餐盤放好之後就到三樓學鋼琴。每天吃完飯他就必須到三樓學習特別的才藝,那是他爸爸給了補習班多餘的錢才有的特殊輔導,上完課之後他不用到大廳排隊也不用等家長接送,由父親指定的老師開車送他回家。

阿昌如同以往對我說:「明天見啦!」

我:「明天見。」

 

離開餐廳之後大多數的小朋友都會前往二樓的遊戲室,裡面有各式各樣好玩的玩具和足夠的奔跑空間。大頭坐在閱讀角落捧著一本巨大的書,書的內容是介紹恐龍的知識,厚重的書本幾乎比大頭還要大,裡面承載的是幾萬年前的古老知識。閱讀角落坐滿了各個年級的學生,每個人都藉由吸收書本裡面地之勢不斷長大,大頭是唯一一個年僅四歲的小朋友。但是他的出現在其他的人眼裡並不突兀,因為所有人都知道他是智商超過一百九十的超級天才。這樣的超級天才也是需要好好讀書才能長大。

我拿著放著超人七道具的鉛筆盒去找大頭,鉛筆盒外觀是超人戰隊的照片,在角落的地方還有「超人道具製作團隊監製」這樣的字樣,製作原料、場地都寫的一清二楚。裡面能夠輕易裝入所有的超人七道具和代表每個,魂。所有的超人道具在「戰隊寶鑑」上都有很詳細的說明,除了我手中的這個鉛筆盒外。經過了一次戰鬥之後,對於「鉛筆盒的功能到底是什麼」這件事變得意外地想了解。我開口問大頭:「有空嗎?」

大頭把書平躺在腿上,用眼睛注視著我:「有什麼事嗎?」

我把鉛筆盒拿給大頭看,用手遮住嘴巴,以別人無法聽見的音量說:「關於這個鉛筆盒,到底有什麼功能?我想知道。」

大頭把書本拿起來,變回原本的看書型態:「下課之後在安親班門前的大樹下,我告訴你。」

果然每一個超人戰隊的成員都神祕到不行,明明才熱血地完成任務,一個轉頭卻又意外地冷淡,根本就不像電視裡面的超人戰隊那樣互助又熱血。

我回頭正好看到雙胞胎其中一個往這邊看過來,我舉起手向她打招呼,但雙胞胎卻用疑惑的眼神盯著我看,好像根本不知道我是誰。我放棄了,自己一個人跑到盪鞦韆的位置排隊。

離下課時間不到半個小時。

 

 

安親班的位置在一個偏僻的地方,除了安親班這棟三層樓高的水泥建築比較先進,附近都是務農人家,傳統的斜屋頂住宅就跟學校裡面的林家鬼屋差不多,正身、左右護龍和前庭。安親班前面的大樹是平常這些人家休息的時候聚集的地方,是棵年代久遠的榕樹。像鬍子一樣的氣根直直地從枝幹落到地面上,五個小朋友都未必能抱住的粗大樹幹在視覺上佔據了相當重要的點,樹下黃色的鬆軟泥土中有許多辛勤工作的螞蟻,樹腳下還有幾張石頭材質的椅子,因為平常有人使用,椅子並沒有很髒。

我就坐在石頭材質的椅子上等待大頭的到來。在安親班排隊的人潮中有一個身影慢慢朝這走來。大頭的剪影,緩緩的腳步沒有發出聲響,手背在背上似乎在思考著什麼。大頭對我說:「今天不搭娃娃車,我們用走的回去。」

他露出握在手上的十元硬幣,那也是超人道具之一,能夠讓使用者的力氣和速度提升。熬夜也不會感覺到疲勞。我笑著說:「當然沒問題!」

 

我跟大頭選了平常比較少人出沒的路徑,握著發熱的十元硬幣以超越車子的移動速度奔跑,這全靠十元硬幣賜與的力量,我們就像兩道影子在月光下快速移動。一邊跑回家的路上我們一邊聊天。

大頭說:「如果貼上『貼紙』,讓摩擦力變小我們可以跑的更快。只是這樣做太危險了,萬一不小心撞到路人,對方一定會身受重傷。」

我以笑臉回報他的解釋,問道:「對了!今天想問你的就是有關那個鉛筆盒的功能到底是什麼。除了放道具之外真的沒有其他功能了嗎?」

大頭說:「既然它也是超人七道具之七當然也有自己的功能。你有看過電視上的那種超人戰隊嗎?」

我說:「有呀!」

大頭:「超人戰隊裡面的人不都有一支能夠通訊、變身的無線電話嗎?像紙牌盒子一樣大小的無線電話。」

我知道那個東西,幾乎所有超人戰隊都有一支外型很炫的變身電話:「我知道!」

大頭說:「鉛筆盒有點類似那樣的東西。他裡面可以存放道具、可以通訊也能算出作戰的策略和任務完成度。你應該有看過博士給阿昌的紙條吧!那叫做『任務單』,戰隊裡的隊長把任務單放進鉛筆盒裡面,鉛筆盒就會給予任務的相關指令和細節,是非常方便的東西。」

我有點了解,難怪上次大頭把作戰計畫寫好之後就放進鉛筆盒背面的夾層裡面,這大概是要跟鉛筆盒本身提出的作戰計畫做微調修改吧!但是大頭所說的變身?我追問:「但是鉛筆盒並沒有變身的能力對吧!」

大頭說:「沒錯,超人戰隊依照年紀和經驗分成金、銀、銅、鐵四個等級,我們屬於鐵,也就是超人少年隊,並不是真正的超人戰隊所以鉛筆盒相對的沒有變身功能。如果一直在超人戰隊裡面當連者的話,有一天就有機會駕駛巨大機器人跟惡魔黨作戰。只是我們現在的等級只能處理一些比較無關緊要的小怪物。」

我恍然大悟:「原來超人戰隊是一個超龐大的組織呀?」

大頭有點驕傲:「大到你無法想像。」

我們持續奔走著,因為吃了「通訊巧克力」,所以奔跑時強烈風壓對聲音的干擾沒有任何影響。我們跑過許多沒有人煙的地方,前面終於出現靠近市區的亮光。我問大頭:「你以後會當綠色連者,一直到自己變成最厲害的綠色連者為止嗎?」

大頭回答:「我想當博士!雖然現在還不知道能透過怎樣的管道達成夢想,但我還是希望有一天能當博士,管理一支最強的超人戰隊。」

我被他的想法震驚,果然是天才兒童,連對自己未來的想法都與別人不同。脫離了想要當英雄或打倒惡魔的傳統價值觀,大頭想當一個安定且操控全局的博士,我看著才四歲的大頭,矮小的身形給人一種巨大的壓迫感。真是太強了!

 

-未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