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連者】04.連者誕生事件之四

【藍連者】連者誕生事件之四 ◎何尾妹

04.

 

一早到學校,負責指揮交通的高年級排列成整齊的隊伍與我擦身而過,不知道什麼原因,我通常都是最早來到學校的學生之一。雖然心理這麼想,每當踏入教室時阿昌一定趴在自己的座位上睡覺。

早晨的光透過玻璃打在阿昌的背上。如此平常的畫面如果一再出現也是會也許多疑點產生。

我沒有搖醒阿昌,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看書。

阿昌沒有抬頭以狐狸般的姿勢趴著發出聲音:「今天放學之後在樹林裡的教堂門口集合,別忘了。」

我繼續看書:「恩。」

 

我正在看的書是一本偉人傳記,裡頭紀錄一個耳聾的音樂家創造了動人音樂的故事,不知道為什麼,我想起了瞎子摸象的畫面。一個眼睛失明的人把手放在鋼琴的鍵盤上,黑白相間的鍵盤彈出七彩的旋律,瞎子很有感慨地說:「原來音樂就是由很多能夠上下移動的羊羹組成的。」好像有點不對,這個偉人是聾子而不是瞎子。

過了一段時間走廊上開始出現大量上課的人潮,窗外指揮交通的高年級生吹著響亮的哨音,一長一短的哨音沒有間斷,一組哨音代表大批上課的同學正穿越馬路。我把偉人傳記闔上之後收進書包,拿出國文課本放在桌上。

非洲難民一樣的黃明翔在這前後來到座位上,從書包裡面拿出早餐後開始不停啃食,他吃的很慢,努力的嚼著那些食物,似乎恨不得將裡面的養份全都吸收。當然,這只是我的幻想,只是聽過他悲慘人生後的我無聊的幻想。如果沒有聽過那樣的悲慘過去,他這個舉動在我的眼裡只是單純吃得很慢的一個黑小子而已。

我問黃明翔,故意把聲音壓的很低,怕阿昌聽見:「你知道阿昌是超人戰隊嗎?」

黃明翔慢慢把嘴巴的東西嚼完說:「知道呀!他是紅色連者。但是正確來說他不是真正的超人戰隊,而是超人少年隊。」

我懷疑自己耳朵所聽見的:「你說啥?真的有超人戰隊?還有一個賣肉粽的胖博士,說我是新一代的藍色連者,這也是真的?」

黃明翔把剛吞進的食物吐出來,嘴巴張的很大,似乎比我還要驚訝:「你說你是新一代的藍色連者?還已經去見博士了?」

我說:「是呀!」

黃明翔幾乎是歡呼地說:「恭喜你呀!原來你就是新一代的藍色連者。加入超人戰隊的感覺如何?是不是超棒的啦!我最喜歡紅色,等到阿昌有一天離開這裡我就會努力當上紅色超人。」

我越來越不懂:「努力?我什麼努力也沒有做呀!」

黃明翔更訝異:「你該不會是那種不需要什麼努力就能夠變的很厲害的人,真是太榮幸認識你了,我就知道你跟別人不同。」

到底是什麼跟什麼的什麼什麼啦!煩死了。

 

 

放學之後阿昌就到我的座位上找我。

阿昌說:「透抽,該走了。」

我一邊收拾書包一邊無力地回答:「好。」

黃明翔把書包背在背上,一臉興奮地說:「阿昌,我可以去嗎?讓我跟一次就好,拜託。」

阿昌鐵著臉:「慢龜,你應該知道規矩。等你被選上,不想跟還是得去。」

黃明翔幾乎快哭了:「不然我能幫你做些什麼?」

阿昌像一隻狡猾的狐狸:「幫我們買點水果來吧!」

黃明翔瞪大眼睛,小而塌的鼻子裡面冒出火焰(的感覺),大聲的說:「遵命!」

 

我們到達教堂時大馮、小馮和大頭都已經到了,大馮、小馮這兩個可愛的雙胞胎爬到三層樓高的教堂屋頂上,正準備擊破彩色玻璃窗戶進到裡面去。對於輕鬆爬到這麼高的雙胞胎阿昌一點也不驚訝,反而幽默地說:「爬這麼高,內褲都被我們看光了!」

大馮、小馮甩著及腰的烏溜長髮,黑亮的大眼睛從上面露出懺悔的表情:「對不起嘛!」兩個人縱身一跳,從教堂頂端落到地面上。

這個畫面實在讓我傻眼,難道這就是超人戰隊的特殊能力?看起來如此可愛天真的兩人,蘋果般的臉上還露出因為被看到內褲而害羞的紅潤。

我小聲地讚嘆:「好厲害!」

大頭坐在離教堂不遠的樹下看書,似乎已經跟樹融為一體,幾隻小鳥還停在他的頭上休息。

 

大馮說:「說到貓就想到魚!」

小馮說:「說到魚就想到河!」

大馮說:「想到河就想到魚!」

大馮很生氣地說:「這樣不是重覆了嗎?」

阿昌站在中間:「你們別吵了!我已經叫慢龜去買水果了,博士說帶點水果去看他,這樣懂了嗎?」

大馮、小馮在阿昌的背後做了一個鬼臉,粉紅色的舌尖是草莓的顏色。

阿昌以隊長的身分向大頭詢問,搖晃的巨大腦袋的幼稚園娃娃,大頭散發著指揮官的氣息。大頭把手背在背上,用極小的步伐朝我們走來。

他說:「我認為這個任務沒有那麼簡單,你把任務單給我看一下。」

阿昌把博士給他的紙條從口袋裡掏出來,交到大頭手上。大頭看著上面的每一個字「和東國小六年二班教室旁的空教室,白毛先生」。

 

這時,黃明翔從遠方邊跑邊喊:「我回來了!我回來了!」

阿昌露出狐狸般的笑容:「讓我們看看你買了些什麼?」

黃明翔把塑膠袋打開,裡頭露出紅色的小粒果實:「是聖女小番茄唷!」

阿昌看了之後摸摸黃明翔的頭,在捲曲的頭髮上搓揉,開心地大笑:「真有你的,跟我想要買的水果一樣,果然是我的一號部下!」

兩人開心地大笑。「果然都是熱愛紅色的男人呀!」我心裡是這麼想的。跟部不部下似乎沒什麼關係。

 

 

學校早已放學,除了還在操場上練習的田徑隊們教室裡空無一人。六年二班的教室在仁愛樓,確切來說是附屬在仁愛樓旁的一間獨立大教室,因為荒廢了好幾年,漸漸變成野貓聚集的地方,學校方面並沒有為此作出任何改善計畫或是採取任何行動,只是讓貓群一直住在那邊。

獨立的六年二班教室大門和學校裡所有門窗一樣都漆上鮮豔的綠色。阿昌以隊長的身分提著番茄用手指在上面輕輕敲,喊道:「白毛先生,博士知道你出關便要我們來見你,跟你道賀。」

門「呀」一聲打開,破舊的教室裡面各種花色的貓盤據在各個角落。大部分純色的貓都趴臥在地上,雜色的貓有的把老鼠排列在牆壁旁,有的則是幫純色的貓咪舔毛當作洗澡。房間的最深處有一張大桌子,桌子正好在窗戶前面,陽光從一隻黑色的大貓背後打過來,在窗前留下貓型剪影。那黑貓留著一頭白髮,白髮長得垂到地面。我想那就是白毛先生了吧!

一隻全身發散著絨布質感的黑貓,把一顆透明的珠子含在嘴巴後走了過來。黑貓像人類一樣用後腳站立起來,開口說話:「這不是超人戰隊呀!白毛陛下是剛出關,沒想到博士的消息這麼靈通,馬上就來跟陛下道賀了!」

我和其他人三人站在阿昌的後面,這隻黑貓似乎油嘴滑舌的不是很正經。

兩隻雜色母花貓從阿昌手中接過番茄,紅通通的聖女小番茄被呈到白毛先生的面前,白毛先生沒有低頭,只是動動黑得發亮的鼻子一手就把番茄撥到地上,掉在地上的番茄馬上被其他貓圍住,吃得一乾二淨。

大頭從背後推了雙胞胎的其中一個:「感覺有詐。小心。」

不知道是黑貓是聽見大頭的話,還是為白毛先生爭辯什麼,黑貓笑著鞠躬:「真是抱歉,白毛陛下剛出關,還不能進食。在下我在此代替陛下跟各位道謝,還請幫我們問候阿油博士。」

阿昌也鞠躬還禮:「不不不,別這麼客氣了!我會替你們像博士請安。只是博士特別要我們來晉見白貓先生,我們當然也就不能馬虎。」

阿昌大叫一聲:「大馮、小馮!」

大馮、小馮兩個可愛女孩舉起比他們頭還要大的石頭,剛從地上拔出來的大石塊還要不知名的黑蟲在上面爬著。雙胞胎用力將手上石頭擲出,往白毛先生丟去,地上所有趴著的貓全都散開來,石頭直直落在白毛先生的腦袋上。

原來白毛先生只是替身,用貓毛疊起來的偶像,裡頭鑽出二十幾隻手掌般大小的白色小人。

大頭喊到:「山靈子!」

黑貓本想拔腿就跑,阿昌用手掌扣住黑貓喉頭,只見一顆透明珠子從嘴裡掉出。阿昌手捏的越來越用力,手中的黑貓就像壞掉的發條玩具不斷抖動身體,從眼睛、鼻孔、耳朵和嘴巴噴出黑色的血來。大馮、小馮站在門邊阻擋想要向外逃竄的貓群。

阿昌怒目相對:「白毛先生在哪!」

貓頭詭異地彎嘴微笑,從嘴裡鑽出一隻的小人。白色的小人身上沾滿屍貓的黑血,那是山靈子。山靈子白色的皮膚下暗藏青色血管,身長只有一個手掌大,沒有五官。臉的中央有一粒龍眼籽般的黑球,黑球不停閃耀著紫色光芒。

所有山靈子從屍貓的身體下面鑽出,大量的山靈子就像白色螞蟻一樣爬滿教室的地板。

所有的山靈子跟著阿昌手中帶頭的傢伙發出聲音:「不愧是超人戰隊,這樣的陣仗也沒有騙過你們。我們知道白毛先生這些天即將出關,利用這貓族防備最弱的時候打算一舉消滅所有的貓。想不到白毛先生早已得知消息帶了大部分的貓逃走,不見了!白毛先生在哪裡?老實說,我們也不知道。」

阿昌的嘴巴幾乎裂到眼睛,那是笑還是怒,說不上來:「少給我裝瘋賣傻,好好的生活讓你們過,你們卻把主意打到活貓身上。」

 

山靈子是一種依附樹木生活的怪物,主要食物是河水和貓的屍體。多數的山靈子都喜歡惡作劇,民間流傳的魔神子抓小孩的事件就是由山靈子們一手主導。但是山靈子中也有許多善良的傢伙,他們會幫助迷途的旅客下山。山靈子數量龐大,卻只擁有一個意識,是集體意識的標準種族。

 

山靈子不以為意地笑了:「好日子!說的好聽,人類把工廠蓋到山坡上,水都變成彩色了!我們山靈子靠喝水生活,靠貓的屍體填飽肚子。現在哪裡的屍體可以果腹,那些貓的屍體變得五顏六色誰敢吃呀!屍體吃不成,那就把活貓弄死。哈哈哈哈。」

大頭皺著眉,右手手指在左手手背上敲著:「阿昌,放了他。」

阿昌「哼」一聲把貓的屍體丟在一邊,山靈子從貓頭裡跳出來。

大頭走向山靈子:「工廠的事有這麼嚴重?河水都變成彩色的,貓的屍體也變得不新鮮?」

山靈子說:「豈有騙你的理由?我們山靈子可是放手一搏,為了生存全都下了山。」

大頭說:「你們的居住地在哪?」

山靈子說:「後山的染布工廠。」

大頭心平氣和的誘導山靈子說出實情,雖然外表只有幼稚園娃娃的程度,但所展現出來的氣質比在場所有人都還要成熟。大頭晃著腦袋:「你們殺了多少貓?」

山靈子有點羞愧地說:「如你眼見,大概三十隻。」

大頭又問:「你們總共有多少人?」

山靈子龍眼籽般的黑珠子在臉的中央轉動:「兩萬六千四百四十八。」

 

大頭用極緩慢步伐繞著教室一圈;大馮、小馮站在門邊發呆,從這邊看過去似乎已經睡著;阿昌手環抱在胸前面無表情。

大頭摸出口袋裡面的奶嘴,含在嘴裡說:「我們這次用水果釣到大魚了!」

小馮裝成老鼠的模樣吱吱叫了幾聲。

 

-未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