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連者】08.成衣廠事件之四

【藍連者】成衣廠事件之四 ◎何尾妹

08.

 

就在我們攻擊警衛室的同時,貓武士和山靈子們們跑到成衣廠內大肆破壞,預計讓那些明天來上班的工人們一見到這種情況就會掃興地回家睡覺。

暗紫色毛皮的貓用尖銳的爪子和牙齒把所有的電線咬斷,手掌般大小臉上沒有五官只有一顆黑珠的山靈子則是把工廠內所有的文件撕成碎片,丟進烏漆嘛黑的林子裡。一切看起來很順利。

我們這邊很快地完成任務!被山揮用颶風吹垮的警衛室變成一堆殘破水泥塊散落在各地,兩個被嚇到完全不醒人事的警衛先生倒在樹的旁邊,一邊說著夢話一邊打鼾。山揮對阿昌說:「希望山靈子都能夠趕快回到自己的山頭,需要俺的時候就說一聲吧!不要再讓黃連者和粉紅連者當餌,俺又不是魚。」

山揮擁有俊俏的人臉和犬的身體,腳下生出四個漩渦,飛也似地消失在黑暗中。

阿昌站在我們面前,臉上露出意猶未盡的笑容:「夥伴們,好玩嗎?」

大馮、小馮原地跳來跳去直呼:「好玩極了!」

阿昌說:「那我們去下一個舞台吧!」

跟著阿昌,我們突破了警衛室後面的大門到工廠裡面與山靈子和貓武士會合。

工廠裡的這隊人馬也快要完成,大量的文件都被撕爛,工廠的電線也都被破壞成無法輕易修復的狀態。大馮、小馮一進到工廠就發現了成堆的布料,這些布料似乎引發她們相當巨大的玩心。大馮拉著一條兩公尺左右的白布,小馮拉著另外一頭,雙胞胎其中一個開始用力地原地旋轉,另一頭的那個就像風箏一樣飛上天。

一開始很慢,外頭的那個還輕飄飄地繞著軌道旋轉。到最後白布繞出一個巨大的圓來,白布撕烈空氣,在工廠內發出巨大的嗡嗡聲,牆壁、地板都在震動著。圓心裡的大馮和被甩在外頭的小馮卻不斷發出「咯咯」的笑聲,一臉很享受的樣子。

阿昌不理會雙胞胎,走向大頭:「你覺得這些布要怎麼處理?」

我沒有加入雙胞胎,也沒有加入大頭和阿昌的討論,只是站在被撕爛文件淹沒的房間門口。這房間看起來像是辦公室或是專門存放文件的地方,大量的白紙眼看就要湧出門口。山靈子們爬上爬下,不斷地把看起來重要的東西從抽屜拿出來,撕碎,然後丟出窗外。十隻山靈子就像製作精巧的遙控布偶一樣靈活。

突然一聲巨響,打斷了雙胞胎玩耍發出的嗡嗡聲。我轉頭往雙胞胎的方向看去,阿昌和大頭早已警覺到事態不對,正朝那跑去,手裡緊緊握著屬於自己的武器。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鑽入我腦袋裡的第一個想法:「小馮被大馮過分的力量甩了出去,撞到牆壁後身受重傷」。第二個想法則是:「有某個我們不知道的大人或怪物闖入工廠,襲擊大馮、小馮。」

我拔出插在皮帶上的刀,刀上還崁著代表我的心的透明珠子,「魂」。腳步往阿昌、大頭的方向踏去,耳朵聽見身旁傳來貓武士悽慘的叫聲,有點像是野獸用來嚇退敵人的吼聲,也像挨了一拳跪倒一旁的痛苦哀號,貓這種生物真討厭,難過和憤怒的叫聲也不會稍為區別一下。我沒空往旁邊看,關心貓武士們到底發生什麼事。只是跟著阿昌的背影往雙胞胎的方向跑去。

阿昌在離雙胞胎一公尺的前方停下腳步。雙胞胎們看起來很痛苦地倒在地上,烏黑的頭髮和紅潤的臉碰在地板都沾上灰塵。阿昌手裡握著木刀瞪著狐狸般的怒眼大吼:「你是什麼人?」

大頭則是拿著槍瞄準對方,掩護阿昌,隨時都有可能爆發戰事。

偷襲雙胞胎的傢伙就站在阿昌的面前,那是一個頭頂金色牛角,身體長滿刺蝟般長毛的直立怪物,雙手像螃蟹一樣的鉗子十分鋒利,就是使用那個把白布剪成兩段。全身上下都是橘黃色,各部份連接的地方顏色比較深一些,接近暗紅。眼睛有手掌這麼大,就鑲在臉的兩邊。怪物用人的語言說話:「于正昌、陳進益?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你們兩個。」

只見怪物的牛角、長毛、巨鉗慢慢縮進身體裡,怪物變成比我們還要高出一個頭的小孩模樣。我認得這個人:「王彌力?」

阿昌似乎也吃了一驚,往後退了一步:「你怎麼?王彌力?」

 

剛轉來的第一天,阿昌對我說:「學校是社會的縮影,體力和財力各有彼此的勢力,你必須從中選擇一方站立。」

班上體力代表是王彌力,阿昌則是代表另外一方。我從兩者之間選擇了阿昌,就這樣莫名奇妙加入超人戰隊,變成了新的藍色連者。短短幾個禮拜,我遇見了一組又一組奇怪的人馬。煮肉粽的博士、活了幾百年的黑貓白毛先生、含著透明珠子就會說話的貓、手掌大小的生物山靈子和神奇的超人七道具。

不只一次,我認為自己當初如果站在王彌力那一邊似乎會正常許多,至少不會碰到這麼多難以解釋的問題。直到變成怪物模樣的他站在我的面前才領悟,這個地方擁有太多不可思議的事情,絕對不同於我以往所讀過的任何一所學校。

 

王彌力身上穿著平凡無奇的學校制服,藍黑色的短褲和白上衣,髒兮兮的赤腳踏在地板上。看不出來他利用什麼道具進行變身,能夠讓自己變成像剛剛那樣的牛角怪物。大頭、阿昌和我面面相覷,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

王彌力搖搖頭說:「你們該不會是超人戰隊吧!原本還以為是更強壯的人呢!沒想到是你們這幾個瘦弱的小鬼,看來一點都不用太費力了!」

大頭握著竹筷子做成的槍,槍上還鑲著轉屬於自己的魂:「你是惡魔黨派來的嗎?」

王彌力笑了:「惡魔黨?那不過是你們這些自詡為正義的人給我們取的名字。我們呀!也堅守著自己正義的心在保衛這個世界和平呢!」

阿昌說:「你們?你還有同伴?快叫他們出來!」

王彌力往阿昌的方向踏了一步:「無藥可救的田驕子,不讓你吃吃苦頭看來是不成了。」

只見他從口袋裡面拿出一把黑色的米粒,隨手灑在地上。米粒吸收了大地的力量之後在極短的時間長成人的形狀,這些人身高跟王彌力相當,頭、手、腳俱全,只是臉上沒有五官,全身漆黑一片,蠕動著身體擺出戰鬥姿勢。

王彌力很驕傲地說:「黑暗士兵,給我上!」

二、三十個影子般的黑暗士兵朝我們衝過來,王彌力在他們的掩護下一瞬間變回那個牛角蟹鉗的橘黃色怪物。

 

大頭瞄準其中一個黑暗士兵後擊發,槍的前端射出一道綠色的光芒,透明珠子「魂」快速地旋轉著。被光芒射到的黑暗士兵痛苦地躺下,掙扎幾下後變回黑色米粒就掉在地上,一動也不動。阿昌舉起刀,大吼了一聲衝進陣裡,我跟在後面,握著木刀的手不斷地流汗。

「殺呀!」我大喊。

一個側砍,在躲過黑暗士兵揮拳的同時把木刀砍在他的肚子上,沒想到木刀毫不費力地沒入黑暗士兵的身體裡面,抖動一下之後同樣變回黑色米粒。正當我還在驚訝木刀威力的同時,一名黑暗士兵用腳踢在我的背上,我向前撲倒,木刀滑了出去。

阿昌見狀,握著手中的刀一砍就是一隻,偷襲我的黑暗士兵被那帶著紅色光芒的強力木刀砍成兩半,木刀上的「魂」也同樣高速旋轉,圍繞著阿昌的紅色光芒就是從裡面發散出來。阿昌一手拿著刀與黑暗士兵廝殺一手伸向我:「快起來!不要猶豫。」

我拉著他的手站起來,順勢撿起木刀。我握著木刀,把十元硬幣含在嘴裡:「好!」我們背靠著背,讓自己的背後不至於露出空隙,兩人一邊繞著順時鐘的方向移動腳步,一邊把黑暗士兵一一解決。

不到一會功夫,所有黑暗士兵都變回原本的米粒,安安靜靜地躺在地上。這時我才發現那十隻暗紫色毛皮的貓武士躺在機器的後面,看來都已經被打倒了。

 

變成牛角蟹鉗怪的王彌力用那奇怪的蟹鉗拍手,臉兩側的大眼珠露出嘲笑的表情:「看來還真像一回事。你們這些自以為正義的傢伙,襲擊工廠到底為了什麼?就為了嚇嚇警衛、撕爛公文、破壞機器嗎?我告訴你們正義是什麼一回事,那就是打倒搞亂大人辛苦經營工廠的人,就是打倒你們這些自以為了不起傢伙。」

怪物往前衝刺,巨大的蟹鉗朝我跟阿昌襲來。大頭擊出綠色的光芒,打在王彌力身上,只是那光芒似乎無效,怪物繼續往前。我和阿昌手握著木刀,正面敵人,準備在彼此的掩護下擊倒對手。

阿昌對著王彌力大喊,用站在強風懸崖上的音量大喊:「怪人王彌力,我們是阿油博士率領的超人戰隊,在此討伐你的罪!」

 

 

紀錄在「戰隊寶鑑」上的一段話,是給所有刀流連者的奉勸:「使刀對決,一擊必殺。錯失一擊,後果堪慮。」

我手裡握著刀,透明珠子正在旋轉,雖然速度不像大頭和阿昌的魂那樣迅速,還是確確實實地旋轉著。魂正在吸取我內心對戰鬥的渴望嗎?戰鬥是對自身力量的一種試驗?我握著刀,手上已經不再流汗。我等待接觸的那一霎那,倒下的人會是自己還是正往我們過來的王彌力呢?

 

一擊必殺!

 

膝蓋微蹲,使著刀的手用盡力氣往王彌力的肚子上揮去。配合著怪物衝刺的速度,刀在我的周身畫出一道藍色的光芒,我隨手唸出口號:「一擊,必殺劍!」雖然明明就是刀,但招式的名稱卻很自然地喊出必殺劍。我閉上眼睛,手上的木刀毫不費力地打在怪物肚子上,王彌力往前踏了幾步後,順勢跪下。

王彌力肚子和手臂留下紅通通的傷痕,沒有流血,只是腫的厲害。身上的怪物特徵慢慢淡去,牛角、蟹鉗和刺蝟長毛全都隱沒在身體裡。他不可置信地看著自己雙手搖頭:「怎麼可能?」

我看著身邊的阿昌,阿昌的刀上還殘留著淡淡的紅色光芒,臉上露出優雅的狐狸笑容:「幹的好!一擊,必殺劍。真響亮的必殺技名稱。」

我害羞低摸摸頭髮:「還好啦!不知不覺中就喊出這個名字。」

 

大頭看到事情已經結束,這個不擅長近身戰專門掩護隊友的角色也就沒有戰鬥的必要,他走向倒在一旁的雙胞胎身邊,膽小的山靈子這才紛紛出來觀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大頭輕輕搖晃大馮、小馮的身體。兩個熟睡的可愛女孩黑色頭髮洩了一地,眼睛緊閉,身上沒有明顯的傷痕。躺在地板上似乎非常舒服,兩人一點都沒有打算起床的跡象。

我伸出手,想要把蹲在地上的王彌力拉起來。沒想要到他甩開我的手,忿忿說道:「你們這麼多人打我一個,不公平。這次我沒有輸,只是先撤退。」王彌力說完之後就跑出工廠,身影消失在夜色之中。

大頭望著遠去的王彌力背影,搖搖頭:「又是一個被惡魔黨洗腦的怪人。」

我訝異地看著大頭:「又是?很多人被惡魔黨洗腦嗎?」

阿昌把刀插回腰上,把「魂」放進口袋:「惡魔黨不是一個特定的組織,他們利用奇怪的手法讓一種名叫『怪人果』的小果實流傳在世界上,吃過這種果實的人會依照自己的想像變成具有破壞力的怪人,怪人依照自己的想法出手將自己不認同的人、事、物進行破壞。非常令人頭痛。」

我繼續追問:「依照自己的想像變成怪人?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阿昌又搬出最容易解決問題的解答:「我帶你去找博士吧!他會給你答案的。」

大頭在大馮、小馮的身體貼上超人七道具之一的「貼紙」,毫不費力地拖行雙胞胎步出工廠。我和阿昌帶著山靈子和貓族跟在後面。工廠變得殘破不堪,看起來短時間內無法在運作。夜光打在山腰上,警衛室爆破之後散落一地的碎屑和兩個躺在地上的警衛看起來都像一個脫序的夢。由於王彌力的出現,這所有的事情又慢慢變得不真實,可想而知,博士對於我的疑惑又將不是給予正面解答。我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完全把這些奇怪的事情弄清楚呀?

 

-未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