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格鬥】貳章之七

【老人格鬥】貳章之七 ◎何尾妹

7.吞佛與鎮魔

 

早上八點半,天空下著黏呼呼的熱雨。

屋頂上的違規組一夜沒睡好,四個露出疲態的蒙面黑衣人撐著黑色的雨傘,他們站在屋脊上,等西門出發就繼續跟在後面。

「昨天那個水晶球怪好難打唷!」小氣男說。

「鎮魔童子一個人就殺了兩個。」詭異男說。

「都是學弟妨礙,不然我也可以殺兩個。」矮小男說。

「還不是因為學長會怕……,那明明只是一個水晶碎片,才不到五十公分高耶。」菜鳥男說。

「再囉唆我就打死你。」矮小男說。

原來違規組有時候也會被戰鬥波及,真是辛苦了!

 

西門帶著黃鶯持續向北走,穿過著名的陽光市場時黃鶯受不了低價的誘惑,用撒嬌的柔軟聲音說:「老公,我們停下來看一下好不好。背包裡的食物也快沒了!」

西門點頭答應,牽著黃鶯的手在人潮擁擠的市場中閒晃著。

吃了好幾天泡麵的違規組,蒙著面的四個黑衣人也趁這個機會在小吃攤上飽食一頓。

「再多叫一些小菜吧!」菜鳥男滿嘴食物。

「順便再來一碗牛肉麵吧!」矮子男說。

「我還要一碗雲吞湯。」小氣男說。

「等一下,你們誰身上有錢?」詭異男說。

「!!」

四個蒙面黑衣人,手中捧著食物在屋頂上跳躍,一個拿著湯瓢的廚師在人潮中大罵著。原來違規組也會違規,真是辛苦了!

 

一直往北前進,到達九號公路以北。這一區稱為河西區,是新的高級住宅區,幾乎每一條路上都有正在施工的超高大樓。

綠色的保護網包裹著還沒灌上水泥的鋼筋,幾乎看不見的樓頂幾架起重機忙碌的動著,圍在能源器旁的施工機器人面無表情,黑色的泥沙再人行道上堆成一座小山。

西門和黃鶯在一個施工工地旁休息,黃鶯把孩子們抱在懷裡,輪流餵奶。灰色的快速公路遮蔽了陽光,工地前面有一大片人工植草,因為曬不到陽光幾乎都小小的。幾個小孩子由機器保母陪伴,正在草地上踢球。

「老公,我們要走到什麼時候呀!今天趕了好長一段路呢!」

「這邊大概就行了!因為擔心限定區域,所以先到北邊來比較保險。」

「有你在身邊真好,都會保護我們。」

「當然啦!我最愛老婆了。」

「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你的愛要全部分給孩子,知道嗎?」

「少講這麼不吉利的話,我不會讓妳死的。」

 

大東在都心被飆車族圍毆之後,封印在身體裡面數十年的力量被解開了!

吞佛童子,這是他記憶裡頭那些穿著軍服的大人對他的稱呼。

在便利超商前把五十幾個飆車族打倒在地,散落一地的飆車族在地上爬不起來。力量從身上退去後大東冷靜的點上一根煙坐在便利超商前發呆,對於自己身體的變化還沒辦法完全掌控,雖然記憶深處存在使用力量的方法,還是沒辦法完全發揮。

他試著想像一股力量從他的胃中爬上喉頭,通過口腔之後激射出來,一道綠色的光束衝出。大東的眼睛變成紅色,皮膚表面不斷蠕動著。

「這力量不只如此。」大東的記憶告訴自己。

大東試圖讓那力量的根源佔據自己的肉體,把意識從身上完全抽離,在皮膚下蠕動的蛆蟲從口中鑽出,一個淌著血的怪物從他身體裡翻轉出來。

吞佛童子的第二階段。

化成血怪的大東發出野獸一般的吼叫,似乎持續呼喚著記憶中的力量。

「不只如此。」大東用怪獸的聲音喊叫著。

用屬於人類的意識,一種類似尊嚴的強大意識化成一張堅硬的皮膚,從血怪的口中爬出,堅硬的皮膚從頭到腳將血怪緊緊包住,大東的外貌變成一個十幾歲的少年。少年黑色的柔軟頭髮飄逸,細嫩的臉上一點皺紋都沒有,全身赤裸裸,血怪的力量在白皙的皮膚下隱隱流動著。

吞佛童子的第三階段。

 

完全變成吞佛童子的大東夾帶著絕對武力破壞眼睛看到的一切物體,像是發洩情緒的小孩破壞花了五個小時才堆起來的砂堡,人性中最原始的破壞慾望,和令人恐懼的絕對武力。

大東並未失去意識,沒有變成恐怖的人型兵器。只是在他心中,那股對力量的雀躍和渴望迫使他破壞。

淑芬跟大東後面,蒐集被大東打倒候選員的卡片。在大東累的時候幫他準備食物,為他找能夠休息的地方。

當大東累到無法維持吞佛童子力量時,會恢復成那八十八歲的老頭外表。銀白色的頭髮、鬆垮垮的皮膚、微胖的體型,大東帶著羞澀臉孔看著淑芬:「找妳一起參加是對的,真高興有妳在身邊。」

「你快休息吧!明天還要戰鬥呢。」

 

灰色的快速公路在離地二十公尺的天空中遮蔽陽光,大東和黃英在公路的陰影下休息;大東在公路上漫步,任意破壞那些高速行駛的蛋型能源車,駕駛員就像掉出車外,無力地掙扎著,淑芬跟在後面一點的地方。

 

一輛蛋型能源車被丟出公路。

蛋型車夾帶著速度往西門和黃鶯的頭上飛來。

黃鶯放下奶瓶,拿起身旁施工用的鏟子,躍起。

揮動著鐵鏟的黃鶯雖然身材像球一樣圓潤,卻輕易地跳起五、六米的高度,或許是天衣的幫助吧!黃鶯像職業的棒球選手那般,將蛋型車轟向沒有人的公路橋墩,堆砌在橋墩下的大型垃圾承受那衝擊力,變為一堆碎片。

西門下意識認為這是其他候選員的攻擊,神情緊張地變身成鎮魔童子第二階段。渾身是血的巨型怪物發出西門的聲音:「鶯,留在這裡照顧孩子們。」

沒有關節的怪物,手腳像觸角一樣柔軟的動著。西門利用那柔軟的手腳爬上二十公尺高的公路。

 

一個看起來只有十多歲的裸身男孩站在路中央,滿地的車子碎片和掙扎求生的駕駛。西門把鎮魔童子的力量退去。

男孩的後面跟著一個老太婆,這似乎不是奶奶帶孫子散步該來的地方。男孩全身散發著不屬於他外表年紀的氣,似乎有某種跟鎮魔童子很像的力量在他白皙的皮膚下蠢蠢欲動。

「你是市長候選人嗎?」西門問。

「市長候選人,道大東。」大東說。

大東打量眼前這個穿著西裝的老頭,不搭的長髮間頭頂禿了一塊,額頭上還有一個惡魔圖騰的刺青。等等,惡魔圖騰的刺青?

「你就是西門忡嗎?」大東問。

「西門忡是我爸爸,他已經死了!」

「是嘛!真可惜。看來你也有鎮魔童子的力量?」

「你是道大東,吞佛童子。」

「你要跟我戰鬥嗎?」

「為了卡片還是為了血統?」

「戰鬥的理由當然是你自己決定。」

「為了答案,正這是我來的目的。」

 

附近的高樓上,八個蒙面黑衣人,違規組。

「吞佛比較厲害還是鎮魔?」菜鳥說。

「看他們有沒有種賭一把。」矮子男說。

「來呀!誰怕你。」大東違規組的菜鳥說。

「賭泡麵嗎?」小氣男說。

原來違規組的話題不是泡麵就是賭博,真是無聊的一群人。

 

-未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