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格鬥】肆章之四

【老人格鬥】肆章之四 ◎何尾妹

4.死亡的一方

 

變回原型的第二代四大元素倒臥在地上,身上散發出如同新星誕生的能量。第一代的四大元素,也就是寒柳市長的親衛隊站在一旁觀看著這一切的變化。寒柳市長和副市長都因為身上負傷而在遠處準備著戰鬥。

這三組人馬,十個人。正是上一次大戰藉著人類的基因改造技術所產生的人類兵器,如同毀滅性炸彈般的存在。雖然他們各自的力量不相同,但在這個時代,他們卻被歸屬為同一個族群,那就是異類。

世界上所有的因為生存而產生的變化皆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從弱小的族群中脫穎而出絕對是藉由比起同類更迅速、更殘忍、更有力量的優勢。第二階段,就是大,自然藉以視覺和絕對的暴力當作生存的絕佳武器,就像一個天平,巨大的生物佔有絕佳的優勢。第三階段,則是無相,擁有最單純的外型和最原始的慾望,無相,能夠變成對方甚至變成對方食物練以外的生物外型。

 

五大童子的力量不也是如此?第一階段是比人類更快速更強大的力量,第二階段是巨大的血怪,第三階段則是回復到童子最原始的模樣,但是力量卻不斷增強。

然而四大元素的變化又是怎麼一回事?擁有各自能力的四大元素能夠自如地操作屬於自然的元素力量屬於第一階段。四人通過陣列式地能力互補之後算市第二階段,然而在每個人都擁有四大元素的基礎下進行的變化已經脫離了自然界的基礎規則。她們變化成如同鬼怪般的外型,大耳的鹿角猿猴,等到在變化的時候又會變成什麼模樣?元素的基本形狀是什麼樣子?

這些想法,不斷在寒柳市長的腦海中閃過。他那獅子般高雅的眼神打著一個算盤:「假如第二代的元素小姑娘們能夠做這樣的變化,力量能夠透過這樣的方式提升,那親衛隊們應該也是可以。」

這樣的想法,副市長似乎也暗暗地認同。寒柳、副市長和身為親衛隊隊長的火透過秘密的通訊機制迅速交換資料,不知道是長期以來發展的默契,還是同身為人類兵器的他們天生的優勢,就像螞蟻透過費落蒙在空氣中震動觸角進行交談一樣,只是他們的交談更為複雜,精確且快速。甚至更像是一種心靈傳動。

火和其他親衛隊的隊員知道市長這樣的想法,默默地使出各自的元素之力,希望能夠互換各自的能力,進行充滿強大力量的融合。

兩組元素力量不斷的發散著光芒,黑夜已經降臨。

 

突然間,第二代的變化似乎已經完成。不同於鹿角猿猴的模樣,依舊是四個可愛的小姑娘,從一股能量中復活了。只是元素的基本型態似乎就是無形,四個小姑娘的形體在黑夜中一直無法確定,全身被一種不是土、不是火、不是風、不是水的能力構成,這股力量就是生命的本身,就是靈。

寒柳大喊:「她們已經變化完畢了!」

當他這麼一喊,副市長突然被一股力量彈開,撞上後方的大樓,大樓的牆面如同蛋糕,輕易地破了一個大洞。好快的速度,副市長還來不及變化為血怪,更別提那兩個還站在原地的方臉黑衣男子。

市長眼看著副市長被擊飛,自己也隨著一股力量的襲來往左手邊飛去,全身骨頭似乎快要散開,撞擊在地板上。

四個沒有清楚輪廓的紫黑色能量在空中漂浮,隱約可以看到原本那小姑娘的外型。

 

其中一個說:「如果說人生是一場戲,這場戲上必然有主角也有配角,甚至也有他必然會打敗的大壞蛋。寒柳爺爺,您老人家就是我人生中最壞的傢伙。不好意思,你得死了。」

紫黑色的能量被一個黃色能量從肚子爆破開來,黃色能量從正在說話的四大元素身體穿出。那面孔正是親衛隊的風。原來親衛隊也已經變化完畢,變成了金黃色的亮眼能量。

親衛隊的風說:「我們親衛隊的人生,你們這群沒長毛的小丫頭才是十惡不赦的大壞蛋。」

寒柳市長隊親衛隊說:「這是最後一場戰役了,在這之後,這力量將會消失在互相爭戰的我們和人類整體。」

一隻雙頭血怪從破了個大洞的大樓中探出頭來,大跳躍地來到市長身邊。親衛隊四個金黃色能源也站成一排。寒柳市長說:「我們為了自己身上的戰鬥基因努力的一輩子,今天就算失去生命,也必須要讓這荒唐的事情告一段落。」

老朽的人類,銀白色的頭髮載滿是皺紋的頭皮上,眼神似乎沒有放棄年少的夢。那是最濃稠的愛、友情和對戰鬥的渴望。

 

兩個紫黑色的能量對上四個親衛隊金黃能量,黑夜在巨大的能量碰撞下如同白晝一般光亮;兩頭血怪戰上兩個紫黑色能量,血怪敏捷且柔軟的四肢像水草一樣甩動,四週的建築物在這樣的揮擊下變得破損。兩組人馬激戰著,以多戰少的局面,第二代四大元素漸漸露出疲憊。

親衛隊的金黃能量將紫黑能量打散,並且在他尚未能復原前,破壞了能量的介面,用金黃能量包裹住紫黑能量,讓她們無法重心聚集。甚至金黃能量不斷地吞噬紫黑能量,直到紫黑能量完全消失在黑夜裡。

兩隻血怪在紫黑能量的攻擊下不斷露出疲態,甚至因為無法集中精神而時不時地露出原本的老人面孔。已經將兩隻紫黑能量打敗的親衛隊馬上趕到,將剩下的兩個靠著成功的前例消滅其中一隻。

最後一個紫黑能量在大家的包圍下變回原本的女孩模樣,但是因為其他三人已被消滅,所以剩下的這一個既不是土、也不是火、不是風也不是水,她是四個人的集合體,雖然身上只留下各自的一部分。這點從奇怪腔調的聲音可以感覺的出來。

最後一個四大元素說:「我們不會死亡,只是將生命的能量消耗在偌大的宇宙中,有一天,我們會用其他形式的面孔回來的。」

寒柳露出老者的疲態,知道這場戰鬥已經結束:「我們都是因為戰爭而產生,甚至是人們因為恐懼戰爭而產生,但是我們的存在變成了人類真正的恐懼。我們是同一種人,其實根本不用自相殘殺。」

最後一個元素若有所思地說:「已經太遲了,太遲了。」

一道光芒直射天際,穿過了超高大樓的空中橋樑,穿過了雲朵,穿過大氣層。連宇宙中的太空人也看到了這道沖天的光芒。最後一個四大元素就這樣消散在宇宙中。是否有一天,他會依照自己的預言,變成另一種形式的面孔回到這個世界來?

 

這場惡戰改變了這個位於市中心附近的熱鬧街區,旁邊的大樓被打爛,沒有工作限制的工地機器人(建造者)紛紛出籠修復市容。

就算這個城市因為修復而回復原本的模樣,其內在還是不停的往腐爛中墮落下去。

 

-未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