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格鬥】肆章之八

【老人格鬥】肆章之八 ◎何尾妹

8.吞佛者逆神

 

寒柳逆著光,站在陽光下。副市長王平沙和兩個方塊男人在遠方裝死,看起來就像死屍一樣。吞佛童子道大東和淑芬在另一邊,滿身都是血。

從這個畫面就看的出兩組人馬之間的勝負。優雅的高貴的雄獅和死屍般的副市長冷靜以對,雖然破壞了兩組進攻的人馬但渾身上下卻絲毫沒有一點髒污,相較於道大東這組人馬全身上下都沾染廝殺後的血漬,眼光從被寫染黑的臉上露出。

寒柳說:「道大東,好久不見。」

道大東:「寒柳老大哥,你怎麼變成這個模樣?原本的我們不是痛恨這個政府,不是痛恨強把童子之力加諸我們身上的世界嗎?你現在這個樣子,黃髮披肩,面容老朽,皺紋裡發散著過人的自信,這個模樣不就跟當初那七個老人沒有兩樣嗎?」

寒柳說:「我跟他們不一樣,他們為了自身的利益創造出童子之力,而我,則是為了保護童子之力大家的存在而變成這付模樣。我們是一個種族,一個家庭,我是為了保護大家。」

道大東不以為然,他知道在寒柳的統治下這個城市變成什麼樣子,無法往高處爬就得死在H市底層的那些孩子那種生活,大東是經歷過的:「你以保護童子這一族類為理由,你犧牲了多少人呢?你犧牲了其他不是這個種族的多少老人呢?」

在一旁死屍般的王平沙突然出聲:「我們這種人型兵器到底是為什麼活著,而且還活這麼久?」

道大東驕傲且殘酷的臉露出一點點驚訝,這個聲音和這個半殘的老人在他的記憶裡面搜尋著:「你是王平沙?」

王平沙像咳嗽那樣笑了:「你還記得我,但是你忘記這只是一場遊戲了嗎?這個世界為了沒有意義的戰爭毀了我們的一生,你用吞佛的力量搗毀能夠看見的物件和生命,但我們搗毀的是這個世界無形的地方,政治力、知識、經濟。」

寒柳說:「道大東,你還要戰嗎?我們這支種族已經有了延續下去的血脈,而擁有童子之力的大家也都現身,以後在也沒有老人格鬥。以後會是個完全政治力的城市,這個城市會經過進化。你還要戰嗎?」

淑芬看到道大東有些猶豫,一個跨步搶到大東跟前:「戰吧!我們會統治這座城市,會比你那沒有意義的信念還更美好。」

道大東慢慢抬起頭,和寒柳交換了一下眼神。

 

三隻血怪,一個年紀已高的婦人。

最大的血怪身上爬滿了血蟲不斷朝對手做出挑釁的動作和吼叫聲。逆神童子血怪狀態。

雙頭血怪肩膀上崁著兩個黑色方塊,那是方塊男人變化而成的生化手臂。滅仙童子血怪狀態。

塊頭較小但口部不斷發出亮光的血怪正用雙眼觀察眼前的兩個對手,吞佛童子血怪狀態。

淑芬則是在大東右手邊隱隱發散著氣,做起大輪教的戰鬥姿勢。

場上剩下兩組人馬。敗者,消失在世界上;勝者,統治H市。

 

「今年的老人格鬥因為加入了大家眼前現在看到的這種新怪物而格外精采,透過市長辦公室秘書長的發言我們了解到,這種由人變化成的怪物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發明的人型兵器,已經消失了好幾年,想不到能夠在市長選拔大賽看到他們的面貌。政府方面也已經注視到這件事,將來不排除將這種力量開發之後用於軍事方面。

不管怎麼說,今年的老人格鬥真是太精采了。戰鬥場外圍擠了三十萬人觀看,透過現場衛星轉撥觀看的人更是超過一千萬人。戰鬥場才第一天場上就剩下兩組人馬。大家可以透過下列網址查詢到這兩組人馬的基本資料和勝敗值參考。或者觀眾們也可以透過及時選拔系統,選出你們心中的優勝者。」

主持人活躍的在飛行平台上講解戰況,背景是人山人海的看台,全都目不轉睛地看著戰鬥的兩組人馬。

 

贊助商們全都微笑看著這場廝殺,老人格鬥已經尾聲他們所投資的金錢也都賺回五倍以上。油蟲沒有出現在他們身邊,取而代之的是秘書長在政府裡的人馬,叫做猿一,是一個狡猾的矮小男人,不斷用手帕擦拭著臉上的汗,眼鏡也因為大汗而不停滑落。

秘書長林匡正站在觀眾席的最末端,眼睛上帶著直接與撥放衛星連線的觀看望遠鏡。手邊有兩個十幾歲的孩童,一瘦一胖,身高幾乎一般高度,那是油蟲和淚眼的兒子。

秘書長問:「如果你們是我,你們會選擇讓誰獲勝?」

比較瘦的孩童是淚眼的孩子,秘書長利用最高的科技為他們上了一課,這一課超越了人類歷史幾萬年讓他們除了在肉體上擁有驚人的能力,在知識上也無法匹敵。瘦的孩子被啟明叫做正義,而油蟲的孩子叫做審判。

正義臉上露出不可置信的老成說:「道大東,因為他比較寒柳起來還容易操控。」

秘書長很滿意的點點頭:「正解!那該怎麼控制他呢?」

審判說:「這種人的慾望和不滿通常都非常直接,只要拿他的慾望誘惑很快就可以加以操控。」

秘書長越來越開心:「他最大的慾望是什麼?」

正義說:「這種人類,住在高科技都市的最底層,他們的慾望通常只有一個,那就是往上爬,直到見到藍天。」

秘書長把望遠鏡從臉上拿下來,用手撫摸這兩小童的臉,臉蛋多麼像他們的父親:「對!我們就給他藍天。」

 

寒柳力戰大東,而平沙則與淑芬對峙。很難想像如此平凡的老婦能用大輪教的武功與平沙戰至這般田地,旁人演裡淑芬還略勝一籌;另一方面大東也一直占著上風,野蠻的破壞力量超越了高貴的獅子。
寒柳心想:「終於也到這般田地。」

寒柳看著天空,身上的血液隨著被大東攻擊的節奏噴灑在藍天裡。

過去的回憶一幕幕的跑過。

戰爭、飢餓、改造、血怪、童子、毀滅、毀滅、毀滅、毀滅、毀滅、毀滅、毀滅、毀滅、毀滅、毀滅、毀滅、毀滅、毀滅、毀滅、毀滅、毀滅、毀滅、毀滅、毀滅、毀滅、毀滅、毀滅、毀滅、毀滅、毀滅、毀滅、毀滅、毀滅、毀滅、毀滅。

 

毀滅。

 

寒柳說了人生最後一句話:「我們呀!只是一顆無法將世界炸爛的愚蠢炸彈。」

 

觀眾們歡呼,新的市長已經產生。

秘書長林匡正笑著離開,身邊的孩子同樣露出可怕的笑容。

市長選拔結束,這座城市,H市,將有一個新面貌。

 

-肆章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