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格鬥】肆章之五

【老人格鬥】肆章之五 ◎何尾妹

5.西門的淚

 

市長選拔已經到達尾聲,離最後統計的時間還剩下五天。所以的候選員幾乎都在都心匯集,這也是市長選拔最精采的時刻。大量的贊助廠商拉起屬於自己的廣告宣傳布條集中在都心的外環,由H市政府搭建的臨時觀看台也擠滿了圍觀的人,距離核心圍繞了大量的違規組員,黑衣蒙面人。在長達兩個月的市長選拔,他們總算可以稍稍休息,但這十天才是最需要提高警覺的時刻。為了避免激戰中的市長候選員在戰鬥中不小心超過界線,踏入停戰區,每一個違規組員都再黑色面罩下露出緊繃的眼神。

原本幾十組的候選員已經剩下十組。包含寒柳市長和親衛隊的三組人馬,以及最萬眾期待的道大東和淑芬,他們以幾乎壓倒性的破壞力量得到目前最多的市長卡。另外還有市長的老媽帶著市長的孫子參與比賽,他們也是排行榜上非常受到矚目的組合。往常都會出現在場上的第二代四大元素已經陣亡,這點到是讓很多狂熱分子覺得難過。另外還有光頭的和尚組,跟蟲使組。

政府在都心,最後的戰鬥場地提供給每一組一個溫暖且舒適的套房,提供他們的休息,並且把套房的半徑五公尺當成絕對停戰區,禁止候選員利用對方休息的時候戰鬥。為了達到贊助商宣傳的效果,也由H市最大的傳媒公司進行全天候24小時的轉撥。

H市的市長選拔已經到了最後時刻。到底誰會順利當上H市市長呢?

 

寒柳市長的專屬套房,寒柳這開著窗戶,看著這能夠媲美羅馬格鬥競技場的地方,圍繞著戰鬥區域的套房內都有往外虧看的眼睛。寒柳獅子般的氣質以及老謀深算的心機讓他臉上的皺紋看起來更深。

副市長,死屍般的老人躺在輪椅上,一動也不動:「你想讓誰當下一任的市長?還是你自己嗎?」

寒柳沒有把視線移開戰鬥場地,只是低聲說:「鎮魔會回來。西門復,承接了父親的鎮魔力量。你知道這童子力量會隨著繁衍而流傳下去嗎?」

副市長說:「你沒有回答我的問題。」

寒柳說:「我的孫子不知道有沒有這股力量?」

副市長:「你想要這股力量一直延續在這世界上?」

寒柳:「現在五大童子擁有後代的就只有我、吞佛和鎮魔。我們三個血緣在未來一定會因為這股力量而相互影響。我們不能讓這個血緣消失,因為我們的敵人還存在。」

副市長:「你是說製造四大元素甚至是製造出我們的那群人還在?他們會不斷的找到機會滅了我們?」

寒柳說:「消滅我們不是他們最後的目的,只是因為我們正好阻擋在他目的的道路上。恐怕他們的目的就是那股力量本身,恐怕他們想要在製造出另一批童子,另一批四大元素。甚至力量超過這些的恐怖怪物。」

副市長:「我們要找到他們,然後將他們消滅,讓這力量隨著我們的死亡而消失。」

寒柳表情複雜,又像哭又像是笑:「我們太老,來不及了。」

 

親衛隊的房間,她們一如往常,只是為了保護市長而參賽,從未想過要再戰鬥中取得名次。這四個面容老朽,幾近枯萎的老婦依舊保持著完美的火辣身材。她們曾經被製造自己的人命令要殺了五大童子,她們也曾經因為寒柳而放棄了自己生命的目的,她們曾經在寒柳需要自己的時候作戰,她們已經老了。

寒柳在她們跟第二代四大元素交戰之後對她們說:「妳們辛苦了。」

她們因為感動而哭,雖然年紀已經很大,但是心並未因時間的推演而磨損,依舊是如此柔軟,如此容易受到感動。跟以往一樣,只要寒柳的一個眼神,一個親暱的動作或是一句鼓勵的話,她們就會流淚。眼淚似乎證明自己不是為了戰鬥生存的人類兵器,而是一個活生生,有情感的動物。

火低沉的聲音先說話:「經過調查,目前最有可能危害到寒柳市長的是吞佛童子道大東,他在北方的山區得到了許多市長卡,自從西門因為失去同伴而被迫退出戰局,他就是唯一的阻礙。」

水:「雖然我們的任務是保護寒柳市長,但市長自己可否想贏得這場選拔呢?讓次同那群小姑娘進行遭遇戰之後,總覺得市長對於贏得選拔這件事情已經毫不在意,或許我們應該看他的行動再戰吞佛。」

風:「或許如此,我贊同水的意見。」

四大元素擁有自己各自不同的身分和名字,但四人聚集在一起時,屬於自己力量的元素就是唯一稱號。

土:「距離下一次作戰時區還有幾個小時,我們先擬定戰策略吧!」

 

戰場上空無一人,距離停戰時間結束還有一些時間。外圍等待觀看比賽的市民早已經擠得水洩不通,他們的視線都集中在這羅馬競技場般的舞台上。

一個男人,穿著上班族式的黑色西裝。背上背了五個孩子,每一個孩子都長得相同的五官,只是那些五官都像老人一般充滿皺紋,罕見的五胞胎,同樣罕見的老化症。他們稚嫩的額頭上刻劃的惡魔圖案的胎記。

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耳朵上方留著稀疏卻寶貴的長髮,光亮的頭頂也劃著相同的惡魔圖騰。

他是西門。

鎮魔家族的第二代傳人,西門復。

 

原本為了解開自身力量之謎而參加老人選拔的他,再與道大東的遭遇戰中失去了隊員,也就是他最愛的老婆,黃鶯。他只好帶著已經沒有母親的五胞胎在H市中流浪,他祈禱黃英的靈魂,能夠給予他力量。他沒有恨,只有對這股力量的厭惡和不安,只有對自己命運的嘆息。

 

他回來了,回到戰場上。不是為了H市長的頭銜,而是為了自己五個親生骨肉的未來。

 

西門站在戰鬥場的中央,背著五個嬰孩。大叫著:「寒柳市長!我有一件事要拜託你。」

聲音之大,所有的參賽者和觀眾紛紛將目光投注到他身上。

親衛隊更是集中精神,準備著應變所有變化。

西門:「我希望你能幫我照顧這五個小孩。因為我要死了。」

寒柳默默看著站在戰場中央,神色不安的西門。

親衛隊的土跑出套房,來到西門面前:「寒市長為什麼要幫你照顧他們?」

這麼近的距離,土才發現西門淚流滿面:「不然,這五個小孩讓你們親衛隊照顧好了。」

土聽到西門如此低下的語氣,與之前戰鬥交手時完全不同,沒有子嗣的他心理震撼:「讓我們照顧?」

西門的表情突然變的堅定:「這樣好了,我跟你們四個戰鬥,如果我贏了,你們就要幫我照顧他們長大成人。如果我輸了,我會默默離去。」

還沒等到土開口,西門已經將童子的力量運作,變成了一隻血淋淋的怪物模樣。

鎮魔童子,西門復。

其他的親衛隊見苗頭不對,三人連忙跑出套房。

 

-未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