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格鬥】肆章之二

【老人格鬥】肆章之二 ◎何尾妹

2.女孩們

 

報紙和酒瓶一前一後落在市長面前。在一旁協助副市長的方型面具人馬上就擺出戒備的樣子。

酒瓶先走到寒柳的面前,用充滿酒氣的嘴打了一個大哈欠:「寒市長呀!有沒有人跟您說過您執政實在遜爆了!」

寒柳面不改色地說:「媒體每天都在報,您沒看過嗎?」

酒瓶笑著拍打寒柳的肩膀,看起來像是很熟的朋友:「很不巧,我本人完全沒有興趣看你的新聞。只是今天在這裡,我們兩個就要取代你,成為新的市長。」

寒柳假裝舉起手臂,檢視上面停戰時間:「停戰時間過了嗎?」

酒瓶聽到寒柳這一講,也下意識地看看自己手臂。當他視線一離開寒柳胸口突然被打了一拳,鐵鎚般的用力,穿著天衣的酒瓶拔地飛去,掉在十公尺外的馬路上。

報紙看到夥伴被打飛,一個箭步就朝寒柳奔去。寒柳一個側身,手掌順勢從報紙的腰上施力,報紙就像一張寫壞的信紙被扔到遠方。

副市長說:「一分。」

寒柳拍拍身上的灰塵,目光鎖定在人群裡。身上有一股力量正在醞釀。被丟在馬路上的報紙因為天衣的關係並沒有受到致命的傷害,倒是酒瓶再落地的十後摔斷了肋骨正痛的翻滾。

報紙從口袋裡拿出一把預藏好的土製手槍,瞄準正注視著人群的寒柳。手指在版機上發抖,亂叫一聲後即發出去。

兩個黑衣人,蒙面的違規組一個踩在他的背上。另一個用尖銳的刀子將他的手臂輕輕的卸下,完美的手法和切口,手臂離開身體五秒後才開始大量滲出血來。

其中一個違規組宣讀他的非法行為:「規則二,不得使用非法武器。」

報紙口裡吐出一攤血,呼嚕地不知道說了什麼。

但是那顆已經即發的子彈呢?

只見子彈順著膛線脫離手槍,挾帶著力量朝市長噴去。卻在碰到市長之前力量就被吸收,變回一顆沒有任何殺傷力的鐵塊。

市長眼神注視著人群,就像一頭獅子,雖然已經老朽卻還是充滿力量。

 

副市長:「是她們嗎?」

市長說:「看起來似乎是沒錯。」

副市長:「有進步嗎?」

市長說:「體重似乎變重了,因為每個人都多了一隻機械臂。」

副市長:「總是有人不理會規則使用非法武器,下場就是被違規組卸下手臂。」

兩旁的方塊人從頭到尾都沒有撘聲,他們的存在就像專門代替副市長失去的雙腿。或許沒有那麼簡單。或許方塊人就是副市長所擁有的唯一戰力。如果四大元素一起出現,市長是否可以自己一個人解決他們?

市長的腦袋裡也不斷思考這個問題,又過了一年,四大元素總不會乖乖的等待決鬥,定會訓練的更強更完美。但是市長和副市長除了越來越老也沒有其他改變可以發生。

市長對著人群大喊:「出來吧!讓老人家這麼等著不是晚輩對長輩的態度。」

下班的人群就算過了停戰時間還是很多,他們總是認為戰鬥真的落到自己周圍,他們認為電視裡那些因為太靠近戰鬥而遇難的人永遠不會是自己。所以當市長對著人群大喊,不少的人還真的嚇了一跳而朝這邊看過來。

 

一個模樣不滿二十歲的女孩子走出人群,她誇張的裝扮馬上吸引了身邊的人們。黑色蘋果般的髮型像極了流行一時的披頭四樂團一員,華麗的洋裝鮮豔的綠色為底上面繡滿了紫色和黃色的花朵,胸前還掛著一隻可愛的布偶,布偶是一個長鼻子的人臉,布偶背上還背著一對烏鴉翅膀,像極了傳說中的天狗模樣。

天狗女孩用纖細的手抓起洋裝裙子的角,做了一個英國式的淑女招呼:「寒爺爺,讓您如此憤怒是晚輩的不對。很快的,你就會安靜了。喔!不對,是安息。」

天狗女孩的右手閃著金屬光芒,那就是上一屆因為違規而被斬斷的手。

寒柳眼光還是鎖定在遠處,頭也不抬的說:「火呀!我說妳也五十來歲了,不用裝的這麼可愛模樣吧!旁邊的人不知道還以為我欺負小女孩。還有呀!妳的國文造詣看來需要好好的加強了,說話都說不好可是會被討厭的唷。」

 

人群裡走出另外三個可愛女孩,四個人排成一排,除了衣服和髮型不同外長相都一模一樣。

穿著紅色衣服的傢伙胸前別了一隻馬來獏;藍色衣服的胸前別了一隻河童:黃色衣服的胸前則是一隻土撥鼠。她們代表著土火風水,直接聽命於秘書長的指示,目的就是消滅五大童子的力量。

她們年輕模樣的外表,與第一代四大元素的失敗有關。研發第二代四大元素的科學家認為自然的生長所產生的矛盾心理是第一代的失敗之處,鑒於此,第二代的四大元素採用了幾乎是人造人類的反自然原理,創造出永不長大的新一代四大元素。

可愛的四人組一出現在人群外,不少圍觀的民眾都圍了過來,用手機將她們的模樣照下來。可愛的東西在哪個地區哪個時代都一樣受到歡迎。

 

四個女孩縱身一跳,隨著注視的眼光消失在原本的地方。

寒流把手舉上頭頂,擋下天狗女孩的壓頂攻勢。

天狗女孩露出不屬於年輕臉孔的老成遺憾,轉身跳下寒柳手臂。一個兔躍直擊寒柳腰際。沒料到充滿力量的拳頭像是擊入海綿般失去力量,那能源全被寒柳吸收殆盡。天狗女孩瞬間失去了戰鬥能力。

其他的三個女孩呢?

一道火、一道水和來自地底的震動攻擊朝著副市長攻去,坐在輪椅上就像死屍一般的副市長用他微張的嘴出聲:「這點能耐就想斃了我,那也太小看我滅仙吧!」

兩旁黑衣的方塊西裝男在一瞬間跳上空中,用一種不可置信的姿勢停在副市長兩旁,只見副市長(滅仙童子)用他那無力的雙手插入男人方塊的頂端,兩個男人肉體變化成巨大的手臂,像通了電復活了一樣。原來這個兩個男人不是副市長的腳,而是他強大的生化手臂。

兩隻巨大的生色手臂在都市裡發出巨大的光芒,手臂裝在死屍般細瘦老人肩上看起來還頗有笑點,但面對這巨大的能量不斷釋出現場沒有半個人敢笑出聲來。

只見土撥鼠女孩竄出地面,馬上被副市長巨大的手臂擊落。兩旁的馬來模和河童,一火一水正用自然的力量往副市長最薄弱的身軀猛襲。副市長那具死屍般的身體突然從輪椅上挺起來,喉嚨露出一個飄逸的仙人圖騰,一道怪異的光芒就從圖騰噴出。

承受了光芒的馬來獏女孩和河童女孩眼見不對馬上躍出範圍之外。她們稚嫩可愛的臉上流滿了汗,那是因為恐懼而滲下的冷汗。童子力量難道是她們永遠無法擊敗的強敵嗎?不!她們擁有的是自然界最純粹的摧毀能量。她們只少了一個東西,但那東西是什麼呢?

她們少的是自信嗎?對於自己力量的尊敬?

土撥鼠女孩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四大元素又重心站在一起。她們記得那些科學家對她們說的:「相信自己的力量,相信妳們是一體的。四大元素結合起來就是純粹的神的力量。」

 

-未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