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格鬥】肆章之一

【老人格鬥】肆章之一 ◎何尾妹

1.老年的青春黑洞

 

上一屆的前五名依照H市市長選拔法紛紛出現在以城市為背景的戰鬥舞台上。雖然選拔法為了保護上屆前五名而讓他們擁有延後出場的機會,當市長乘坐戰鬥直昇機緩緩降落到地面上,大多數的候選員早已在廝殺中失去鬥志,甚至失去性命而被剔除在候選員以外。但是由於戰鬥的結果大多都有定數,而殘留在戰場上的市長金卡也相對的減少許多。這對於延後出場的優秀市長候選員,是利也是不利。他們一出場便成為眾矢之的,遭到連續不斷的偷襲和戰鬥,雖然這樣省去在這幅員遼闊的城市裡逐一尋找對手的麻煩,但也增加了戰鬥的密度。

前五名的優秀候選員每一組登場,都為市長選拔帶來新的變數和局面。

 

上屆的第五名在第十天出場時就馬上被蜂湧而上的候選員們打死,他們所有的金卡和銀卡被兩個光頭和尚拿走。

上屆的第四名因年事已高而死在前往參賽的路上。

上屆的第三名和第二名是第二代的四大元素,也就是市長親衛隊的小師妹們。她們每一屆市長選拔都出現在場上,以獵殺寒柳和第一代四大元素為目標,每一次都有前五名的優異成績。但在上屆選拔中,因為使用違規的武器而被違規組斬斷雙手,她們在贊助商的供應下裝上了超高科技的機械手臂,失去了自己的手臂並沒為她們帶來困擾,反而裝上新的機械手臂增強了50%的戰力。在這次的選拔中四人尚未露臉參與過任何一場戰鬥,但是隨著市長的出現,想必又要引起一場驚人的戰鬥。

上屆的第一名,也就是蟬連八屆的冠軍,寒柳市長。

 

寒柳,一個細瘦卻又充滿力量的老人。

關於他的出身和家族被許多媒體報導過,看準商機的政治記者還做了市長專訪,在雄偉莊嚴的市政大樓訪問這位擁有至高權力的白髮老頭。寒柳面對鏡頭,年事已高的母親露出因歲月而斑駁臉龐微笑,他的孩子們站在寒柳身邊,孫子們則是把手放在抱著嬰兒的老婆肩膀。龐大的家族看起來和樂融融。

寒柳說:「我來自一個平凡的港口人家,父親小的時候是個非常懂得讀書技巧的學生,考進當時來說十分不容易的軍官學校,自此之後就在軍隊中發展。依照他自己的說法,因為小的時候常在星港海灘看著巨大的軍艦在夕陽下航行激起了他對軍旅生活的憧憬。而這樣的憧憬也一直是我努力的目標。

當上市長後,我沒有一天不去想方設法地努力建設,希望政府所創造出來的H市是一個值得市民有憧憬,有夢想依託的都市。」

 

寒柳市長走在這個安靜的城市,現在是為了避開上下班人潮而設定的停戰時間,下班的人潮頂著夕陽紛紛回家,他們低著頭看著自己的腳步,沒有半個人出聲,也沒有人察覺到市長和副市長的存在,即便他們站在如此熙熙攘攘的馬路上。市長白色的頭髮在充滿皺紋的頭頂亂長,迎著風飄著。副市長坐在輪椅上,兩旁的手下穿著黑色西裝,頭上很不搭調的頂著黑色方盒子,看起來就像街頭藝人。親衛隊沒有在附近,但是違規組確實地跟在離他們不遠的後方。

寒柳市長手上的超薄型手機突然發出聲音:「離停戰時間結束還有半個鐘頭,請注意時間。」

寒柳微笑點頭,表示感激。

副市長那屍體般的身體突然出聲:「小時候的教科書裡面都形容老人如同夕陽,你是怎麼想?」

寒柳笑了:「你看過關於宇宙的影片嗎?就像太陽這麼強大的能量,在他即將毀滅之前都會用盡全身的力量吸收附近的東西變成黑洞。夕陽不足以形容像我們活的這般久的老人。反倒是黑洞還比較適當。」

副市長:「這次你想要把什麼收回?想要在死亡前毀滅什麼?」

寒柳:「每個生物都有他的天敵。我們也有天敵。那就是我想毀滅的東西。」

副市長:「在死之前大鬧一場,記得算我一份。」

寒柳:「這麼久以來你那一份都確實的給你了。從那場戰役以後你跟了我也這麼久,真是感激你。」

手機報時:「停戰時間倒數一分鐘。」

副市長說:「戰鬥吧!」

寒柳迎著夕陽的紅光笑了,充滿皺紋的臉上還看的出來類似年輕夢想的光芒。

 

兩個身型猥祟的老頭,站在離市長五十公尺外的公寓陽台上,陽台內的套房裡躺著兩個贓希希的裸體肥胖女子,旁邊堆滿空飲料罐和垃圾看起來就像日本宅男的房間一樣凌亂。

這兩個老頭也是市長候選人,從第一天開始就躲在這間公寓套房裡。每天起床就是做愛吃東西未曾出門。若說他們不想贏得這場比賽而表現的如此無謂那也是必然,但是這兩個老人卻有自己的算盤在心理打量。

左邊的老頭叫做酒瓶,人如其名。他胸前的口袋就裝著一個酒瓶,紅色的鼻頭是長年酗酒的見證。擅長使用醉猴拳,曾是中南部風流一時的黑道人士。卻因為不遵守道上規矩而被黑白兩道追殺,從一介大哥變成無所是事的街頭流浪漢。

右邊的老頭叫做報紙,從年輕開始就在各大公共設施當起職業流民。擅長使用報紙佔地為王,曾以不入流業務手段整合H市的流民而聲名一時,但是不久之後就因為意見不合而解散。

他們在某個地下鐵認識,酒瓶在報紙的遊說下一同來參加市長選拔。希望能夠靠運氣幹些大事。報紙憑著一點點的智慧和社會歷練把取得市長頭銜講的像吃荷包蛋一樣簡單。

報紙說:「你看那四個傢伙。一個白髮,一個坐在輪椅上,後面還有兩個方頭的那四個。」

酒瓶吞下些許的酒擦擦眼睛:「那怎樣?」

報紙說:「那就是市長寒柳呀!那就是我們要偷襲的目標。他們兩個都已經九十幾歲了,非常的嫩。只要將他們打倒就可以順利當上市長。」

酒瓶:「看起來好像還漫嫩的。」

報紙假裝生氣的音調:「什麼看起來。他們根本上就是嫩的要命,只要輕輕一打就會死掉。這樣夠爽了吧!離停戰時間還有多久。」

酒瓶撿起肥胖妓女古老的電子錶:「還有半分鐘。」

報紙說:「把天衣穿上,準備戰鬥了!」

酒瓶像隻發瘋的鬥犬仰天亂叫,睡著的裸體妓女不約而同的醒來。他們說:「你們還沒付錢耶。」

報紙穿著天一從陽台跳下去,大聲地說:「老子回來會把這幾天的一次付清。」

酒瓶把喝乾的酒瓶砸向其中一個妓女的頭上:「我要去當市長了。」

 

離停戰時間結束還有十秒鐘。

 

-未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