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夏天的燕子

【短篇】夏天的燕子 ◎万年

 

說起那年夏天,人們一致的記憶是「熱」,一致的評語是「酷熱」。

工廠前玩撲克牌的老人們,專注於紙牌上的方塊與黑桃,沒人發現葉子正被太陽曬穿。沒人發現梧桐樹蔭下的影子隨著時間推移,越來越薄,五六個老人都踩不住。一陣風來,影子化為燕子飛起,老人全被曬融一圈,黏黏糊糊地粘在一塊,使勁也拔分不開。路過的好心人急急忙忙下車,忘了帶羅盤。他從外地來,不知道早被烤出蒸汽的柏油路面浮著一層厚厚的海市蜃樓,好心人在熱浪中失了道,迷上整整三天的路。

有人說,那是九日的陰魂不散!

當年后羿爺射日,唯一倖存的三足鳥陷在深深的過度驚嚇當中,行屍走肉地晃過千年。他不知道后羿歲盡歸天,也不知道自己為何在天上一圈圈地走著。無神,只是放著光和熱。那一年,他從驚嚇裏醒來,細細將地球上各個角落看清,才確定那個持弓的裸猿早已不在,他的仇人如同他的兄弟,默默死著。夜裏,三足鳥趁著在東海沐浴的半天,撈起徘徊數千年、哀怨數千年、兄弟姐妹的亡魂。他牽著太陽亡魂沿黃道慢步,十個太陽在空中,串成一條刺眼珍珠。他們不理會烏雲、不理會時辰,整個夏季都在天上發怒。

往西一萬公里,有個叫做阿爾比恩的國家。那個國家終年在大霧中,寺廟和麵包浸在不散的水蒸氣裏,表面佈滿苔蘚、裏面鼓脹積水。那裏的男男女女十分可悲,頭髮全被水汽吞了色兒,枯黃的像難以下嚥深海的藻。眼珠裏冒著水波幽光。長期浸淫的皮膚慘白,沒有血色,角質腫脹肥膩疊沒了邊線。就像河岸邊那些被摘了腮的水鬼,啪嗒啪嗒地在溺死與存活間掙扎。

可到了那年夏天,十個太陽只用一頓早餐的時間就把上千年的厚霧照散。沒見過太陽的阿爾比恩人,老死睜不開眼,只好在鏡子裏偷看太陽。他們翻閱祖先留下來的古籍,知道陽光的妙用,紛紛將頭髮曬回原來的黑色。歡欣鼓舞的阿爾比恩人漏看了古籍裏的「特別注意」。上面寫著:「太陽很重,切勿久曬」。兩天之後廣場上佈滿焦黑乾癟、四肢蜷曲,以至於爬不回家的貪婪日光之人。

「英國氣象部門7月17日在倫敦西南部測得最高氣溫32.2攝氏度,創下該國全年最高氣溫紀錄。持續的炎熱天氣已致760人死亡,還導致森林火災和鐵軌變形。」

燕子不怕熱,不斷地東奔西跑,一會兒叼著泥草築巢,一會兒用利喙將蚯蚓從幹土裏拖出後吞食。直到秋天來臨前,九日的亡魂還執著地折騰著后羿的後代,七十億人頂受著滅門之大仇。然而酷熱的夏季裏,北方來的燕子還在跳舞。

有人說,燕子的尾巴是真正的剪刀,能剪斷炙熱的光束。

有人說,該剪的其實是容易受到影響的人心,心靜自然涼、心靜自然涼。

說起那年夏天,對燕子來說,不過就是一個平凡無奇的夏天。

 

END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