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偵探】第四回

【星星偵探】第四回 ◎何尾妹

04.去公園放氣球

 

風光明媚的星期六,我跟小笛、阿呆約在堤防附近的公園裡面放氣球。我們都無法順利把風箏放到天上,嘗試過幾次之後就把風箏留在家裏,每到星期六就相約在公園裡面放氣球。各種顏色的氣球是我們的最愛,拿著會飛著氣球在公園的綠色草地上追逐奔跑真的很有趣。媽媽這個禮拜卻不肯幫我買可以飛起來的氣球,所以我自己將氣球全都用嘴巴吹漲之後綁上線,五顏六色的氣球全都搥在地面上,用線拖行著。

到了公園見到小笛和阿呆。阿呆很開心的蹦蹦跳跳,她很羨慕的說:「小慶你的氣球好酷唷,全部都跟狗一樣在散步耶。」

小笛嘟著嘴,用頭撞我的肩膀:「會飛的氣球和不會飛的氣球,你選哪一個?」

我想了一下:「會飛的。」

小笛把手上一部分氣球拿給我:「那我們來交換。」

阿呆看到之後也拿了一部分的氣球給我,於是我們三個都拿個會飛的氣球和不會飛的氣球笑了起來。大家都很開心地沿著堤防跑,大太陽讓我們很快地流出汗來,腳踩在草地上感覺很柔軟,還可以聞到嫩草和昆蟲的味道。就算在樹陰下還是很熱,我覺得流了汗之後很舒服,不過嘴巴有點乾讓我難受。小笛提議我們坐在堤防邊,拿出腰間的水壺出來解渴,我和阿呆都同意了,選了一個陰涼的地方坐下。

我把水咕嚕咕嚕地喝了一半之後說:「我問你們唷!現在是不是沒人知道誰是連續殺人魔?」

他們一起點頭回答道:「恩!」

我說:「那我們來找出連續殺人魔好不好?」

阿呆歪著頭問:「為甚麼?」

我:「因為我怕他把我爸爸殺死呀!」

阿呆還是歪著頭:「可是我不怕呀!」

小笛露出牙齒笑:「因為你爸爸已經死掉了!」

我們三個笑成一團,阿呆害羞得臉紅了。我看到她的笑臉,雞雞有點變硬,笑臉讓我聯想起公主頭和校長得內褲。

我打起精神很認真地問他們:「好不好嘛!」

小笛用頭撞阿呆肩膀:「好和不好,你選誰!」

阿呆站起來,他的裙子黏在內褲上:「好!我們來保護大家的爸爸!」

小笛也站起來大喊:「別殺我爸爸!」

我滿臉疑惑地看著他:「你說什麼?」

小笛很驕傲的說:「別殺我爸爸呀!搞不好連續殺人魔聽到之後就知道不能殺我老爸。」

「你不是爸爸被殺了也沒關係嗎?」

「雖然他常常都說早就知道不要把我生出來,不過他畢竟是我的老爸呀!老爸似乎是不能換來換去的,你看阿呆老爸死掉之後,也沒有人來當她的新老爸。」

「小笛大腦很好的樣子。」阿呆笑著說。

我們三個人把手疊在一起,就像電影裡面的運動員在上場之前那樣。「別殺我爸爸,加油。」「加油!」「呦吼…。」,我對於大家喊得都不一樣有點生氣,因為那樣感覺上一團混亂,電影裡的運動員從來沒有那樣過。我說:「重來一次唷,我們喊別殺我爸爸。」

阿呆很無辜的臉說:「但是呦吼比較好耶。」

小笛笑著說:「沒關係啦!我們繼續放氣球。」

我失望:「好吧!」

 

這時候一個討厭的人出現了,留著咖啡色刺刺短髮的阿豹。阿豹騎著超高座墊的黑色腳踏車,腳踏板、輪子鋼圈全都換成了有著藍色反光的金屬。他的身旁有兩個騎著差不多風格腳踏車的同學,他們全都坐在高高的座墊上,繞著我們打轉。阿豹露出蛇一樣的臉發出「嘶」的聲音。繞著我們打轉,用輪胎把我們的氣球一一壓爆。小笛很生氣,衝過去用頭把其中一個人從腳踏車上撞下來。另一個人看馬上衝撞過去,將小笛撞倒在地,他痛得流淚。

阿豹把臉伸向我:「你們一群智障在這邊幹麼,以為自己在溜狗,帶氣球出來大便嗎?」

我擋在阿呆前面,阿呆的手緊緊抱住我。我大聲亂叫:「你們要幹麼?」

「我聽到你們在叫我呀!我就是連續殺人魔,被你們這些智障的聲音吵醒了。殺你們爸爸殺累了之後,我現在要開始殺智障們了。」他露出討人厭的笑容,在高高的腳踏車坐點上喘氣。

那個從地上爬起來的阿豹朋友,從口袋裡拿出一把模型槍。阿豹則是拿出幾顆白色的甩砲。他們將我們團團包圍,就像真正的豹要捕捉獵物那樣。不管被捕抓的東西是什麼,在豹的包圍下,所有的動物都叫做獵物。而豹,就是獵食者。他們慢慢地折磨著我們恐懼的心靈,不時裝出即將進攻的動作。「怎樣,嚇到快大便了吧!」阿豹趁我在注意另外一個人手上的槍的時候丟出一顆甩炮,出其不意的甩炮在我腳下爆炸,我幾乎是哭著尖叫起來。

小笛在這同時跟其中一個傢伙扭打成一團,阿呆則是抱著我一直發抖。我們的氣球被阿豹一顆一顆踩破,那些會飛的則是逃過一劫在我手上虛弱的晃動。阿豹覺得我的反應很好笑,於是不斷地從一個距離外將甩炮丟過來,另外一個傢伙則是將模型槍裡的塑膠彈射向我的腦袋。我很痛,很恐懼。快要當機的感覺襲上我的腦袋,我覺得好痛苦,看著被壓在地上打的小笛,被塑膠彈到不斷流眼淚的阿呆(眼淚弄濕了我的背),前一刻才希望能夠找出獵殺爸爸的連續殺人魔的我,現在卻要進入悲慘的當機狀態。

就在這一刻,一個熟悉的聲音出現了:「你們在幹麼?」

阿豹和他的朋友停下攻擊我們的動作,朝那個方向看過去。原來是上次解救我免於當機之苦的大塊頭(阿漢同學)。他看著我:「小慶,你有沒有說你是我阿漢照的?」,我聽得見他的聲音,不過大腦漸漸地被拉進當機的可怕黑洞,周圍開始灌入冰冷海水。

阿呆聽到阿漢說的話,鼓起勇氣說:「他們欺負小慶。」

阿豹看到身材比他高壯的阿漢,緊張地說:「你要幹麼?你是這些智障的朋友?」

「欺負我阿漢的朋友是怎樣,我想你應該很清楚吧!」

就在一瞬間,阿漢一拳一個將他們全部打倒在地上,迅速瓦解了他們討厭的暴力行徑。不只如此,阿漢還用可怕的怪力將他們奇形怪狀的腳踏車全都丟進堤防外的沙灘上,腳踏車被摔出很可怕的聲音,想必已經四分五裂了。阿漢走向我看著我扭曲成一團的身體,眉頭露出不解的皺痕:「你有這麼痛嗎?現在可以站起來了呀!討人厭的傢伙都被我打倒了!」

我用微小的聲音說:「快…打…我,快…。」

阿漢一臉狐疑:「我幹麼打你。」

阿呆抱著我的身體,我能感覺到她的心跳飛快。緊張地對著阿漢喊著:「快打他,他要當機了。如果當機他會很不舒服的,而且很久很久才會好起來。」

阿漢雖然搞不清楚,但已經握緊拳頭:「我知道了!」然後重重的打我一拳。

 

阿漢和我們在恢復平靜的堤防公園放氣球,他那可靠的大塊頭身材讓小笛和阿呆很快地跟他成為朋友,對於他驅趕阿豹和把我從當機狀態中解救(現在右臉腫了起來)心存感激。

阿呆歪著頭:「阿漢,你好厲害唷。咻咻咻地把他們打走了。很像超人!」

小笛思考了一下,用頭撞阿漢的肩膀:「連續殺人魔和阿豹,你選誰?」

「什麼意思?」阿漢不解。

小笛:「打倒連續殺人魔和阿豹,你選誰?」

「誰是阿豹?」阿漢依舊不解。

我舉手回答:「就是剛剛那個刺刺頭髮的男生。」

「那當然是連續殺人魔呀!我打倒過阿豹,卻沒打倒過連續殺人魔。」

我很興奮地問:「那你想加入我們的行列嗎?我們要找出誰是連續殺人魔!」

「恩?」阿漢越來越不解了!

 

-未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