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偵探】第五回

【星星偵探】第五回 ◎何尾妹

05.五線譜秘密搜查

 

經過我提議之後,小笛、阿呆和阿和都決定要找出連續殺人魔,大家的熱情參與讓我很感激,也很感激能夠擁有這群朋友。為了避免我們的老爸被殺,為了阻止連續殺人魔持續殺人,我有一種很強烈的預感這個事件必須要快一點解決,不然死掉的人會越來越多。在連續被殺的人背後,似乎有一條線將他們串起來,而在線的另一邊有一隻巨大得手牽引著。血染的堤防,星星兒老爸連續殺人事件,賭上我們的老爸,必須跟連續殺人魔比賽誰的速度快!

隔天,我們在阿呆家集合。花了一些時間將現在所能掌握的線索整理起來,我們互相交換已經知道的資訊,然後輪流把這些資料化成五線譜上的音符。為了怕別人看到這一本「秘密搜查」之後會發現我們正在冒險,所以我選擇了音符紀錄法,有效率的將取得的資訊編碼,對於分析和藏匿都很有用處。小笛和阿呆對聲音的接收程度跟我一樣都有超人的能力,就算沒跟他們解釋,他們也很清楚的知道我紀錄裡的所有細節。平常只是將聲音化成數字之後翻折、堆疊、排列在大腦裡,現在卻是反向處理,將這些資訊找出、音符化之後書寫在五線譜上,短短的一句話在五線譜上就是短短一個小節,正當我們埋首於討論和紀錄的時候,阿漢露出很無奈的表情,因為他不管怎樣認真的聽我們的解釋都稿不懂,甚至以為這是一種魔術(或騙術)。

阿漢搔搔頭:「我實在搞不懂你們到底是怎麼畫出聲音的。」

我把手比著五線譜上的豆芽菜說:「很簡單呀!就跟注音符號一樣,不過用音符來代替說話可以多出很多說話用不到的字,比方說像這個三分音符記號平常是代表你,但是旁邊加了降音記號就代表…。」

小笛搶著說:「代表比較累的你。」

阿漢額頭冒汗:「還是不懂。」

阿呆從鋼琴上看著坐在地毯上的我們:「我彈給你聽你就知道了」。她按了鋼琴上一個白鍵,發出一個「你」聲,「聽的出來嗎?」

「這樣一說好像有點像。」阿漢露出勉強的微笑。

「那這個呢?」另外一顆鋼琴鍵。

「聽起來好像…好像有點累…比較累的你!」恍然大悟!

我笑著說:「就是這樣!這些符號都是聲音,只要把聲音記住就可以知道記錄簿上的意思了!」

阿漢很興奮地說:「你們真是天才,超聰明的。」,突然間,阿漢好像洩了氣的氣球把頭垂到胸前,用很低沉的聲音說:「對不起,之前罵你是智障,還打了你一拳。」

我拍拍他的肩膀:「是兩拳才對吧!你是我們的朋友,不用說對不起。我們都很謝謝你唷!對吧!」

小笛和阿呆點點頭。有了阿漢的加入,可以加速我們對正常人的思考邏輯。雖然不知道連續殺人魔到底是不是正常人,不過有些思考是我們無法揣摩的,多了阿漢的加入就好像得到了千人之力。

 

我們趴在地板上,圍著「秘密搜查」開始推敲裡面所顯示出來的線索。

我說:「最明顯的一點,也是ㄧㄢ來的ㄜ考試我們ㄣㄨㄛㄡ談別人看到這一本「秘密計畫還有印象嗎?」我們掌握到的最基本的訊息。第一,兇手所選定的對象都是協會成員的爸爸,也就是我們的爸爸們。這邊有疑點嗎?」

阿呆舉手發問:「連續殺人魔怎麼會知道我們的爸爸是誰?我是說,如果他根本不了解星星兒協會,那他怎麼會殺了我們的爸爸。除非他是不小心殺到都是協會的人,不然的話連續殺人魔一定跟協會有關系。」

阿漢接著說:「有幾種可能吧!本身就是協會的成員或是極度討厭協會的人。」

小笛說:「阿豹!」

阿呆說:「對,阿豹也有可能耶。而且他姐姐還沒去世之前,就是協會的星星兒。如果是他的話,也知道我們的爸爸是誰唷!」

我反駁:「不過他連阿漢都打不過,有可能是兇手嗎?」

大家一陣沉思。我在音樂小本子上劃下幾個音符,代表第一個線索導出的可能性。

我說:「我能接下去嗎?…接下來,第二點,死者都是在星期五晚上七點左右死亡。這代表那這個時間連續殺人魔會離開小鎮,而且死者也會在這個時間離開小鎮到堤防上。所以…可以證明死者認識連續殺人魔,並且會毫無防備到堤防上。」

阿呆說:「誰能夠符合這個條件呢?」

阿漢皺著眉:「如果單純是問誰能夠讓死者毫無防備的走到堤防上,那對象其實很多,因為小鎮裡的所有人幾乎都互向認識,更別說是協會成員了。這個範圍太大了,比方說警察叔叔就做得到。不過重點應該可以放在星期五晚上七點,這個時間不在鎮上的人會很多嗎?」

我翻開下一頁:「我昨天調查了一下。星期五晚上七點左右不在鎮上的人有很多,協會裡面大多數的爸爸們都在鎮外工作,晚上七點以後才從鎮外回來。星期五通常都會更晚一點,有可能會去喝酒或是聚餐。如果以這個為限定的話,連爸爸們都有很大的嫌疑。」

小笛舉手:「先跳過!」

我說:「第三點,殺法的部份。連續殺人魔用的武器是刀,而且是一把比一般切肉刀還要長一點的,很多人的家裏都有。連續殺人魔會砍好幾刀,不過第一下的心臟和第二下的喉嚨是主要致命的攻擊,也是固定的兩個步驟。」

阿呆:「代表連續殺人魔很會殺人?知道怎麼避開肋骨一下就刺到心臟。」

阿漢似乎想到什麼:「你們想想看,要刺心臟和喉嚨是不是兩個人必須站得很靠近,這個連續殺人魔不只可以讓死者跟他一起到堤防上,還可以靠得這麼近才動手,這一點很可疑。」

小笛用頭撞我的肩膀:「男生或女生,你選誰?」

我有點不安:「你在問什麼?」

「如果必須跟另外一個人靠這麼近,男生比較好還是女生?你選誰?」

「女生…吧!」

「我也覺得是女生」阿漢說。

我問:「所以…你覺得連續殺人魔是女的?」

小笛用頭撞阿漢:「你覺得呢?」

阿漢搔搔頭:「而且她應該是個很會殺豬的女生。」

我有點怒了:「你們這麼說是什麼意思?」

阿呆歪著頭:「大家都知道殺豬的人如果刺到骨頭刀子很快就會鈍掉,所以他們能夠避開肋骨刺到心臟呀!」

我把聲音提高:「鎮上有誰很會殺豬嗎?」

大家看著我一句話也不敢說,因為我的媽媽在市場裡面經營一間專門賣豬肉的攤子,她是公認的,全鎮最會殺豬的女人。

 

媽媽不可能是連續殺人魔,因為她長得一點也不可怕,甚至還算是很美麗;她不會躲在黑暗的角落用很可怕的眼神看著我,或任何人;她也沒有拿著滴著血的刀到處亂跑,她跟在還沒有任何老爸被殺之前一樣,只是變得比較憂鬱而且容易晃神,不過協會裡的媽媽全都是這樣。更何況,每個禮拜五晚上七點,媽媽都跟我一起待在家裡。我不相信媽媽是連續殺人魔,就算我感覺是她殺了那些人的老爸,但一點證據都沒有。

如果媽媽就是連續殺人魔,也不算什麼,因為我再也不用擔心下一個被殺的是自己的老爸,媽媽沒有必要殺老爸,如果她真的那麼不喜歡老爸的話,只要跟老爸離婚就好了呀!(就跟阿豹爸爸跟媽媽離婚一樣)。我滿腦子都是「秘密搜查」和三個最大的線索,雖然初步的結論連續殺人魔是媽媽,但是這也太牽強了。狐狸警察還比較像是連續殺人魔。陷入思考的我,一步一步走回家,路上的視覺的、嗅覺的、聽覺的、觸覺的資訊全都被我排除在外,我陷入跟平常排列資料不同的大腦運作中。回到家的時候天空已經暗下來,比平常還要晚回到家。媽媽坐在餐桌上,自己一個人面對著滿桌的菜發呆。她的臉、她的眼睛、她托在下巴的手都是資訊,我卻沒辦法接收她大腦裡面的思想。

她聽到我的開門聲,抬頭看著我。沒有起伏的語調說:「你到哪去了,我很擔心你知不知道。」

我說:「我早上有妳說今天要去阿呆家裏玩,也有說會比較晚一點回來。」

媽媽的眼神很空洞,無力的點點頭:「恩,對對…阿呆家,我都忘了。恩…他媽媽…很難過嗎?」

我坐到餐桌上,媽媽站起來幫我添飯、盛湯。

「我沒有看到伯母。」

「是唷!恩…恩恩,那…就好。」

我拿起筷子扒了給口飯,夾了一根已經冷掉的筍子放到嘴裡。媽媽回到座位上把手放回下巴的位置,雙眼無神的看著我。我不敢看她的眼睛,吸哩呼嚕的一口氣喝掉半碗湯。

「媽媽,我問你唷!」

「恩?怎麼了嗎?」

「妳是不是殺人兇手?」

媽媽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把筷子拿起來夾了一塊魚肉放到我的碗裡。

 

當天晚上,他們又在堤防上發現了一具屍體。死者在同樣的死亡時間(星期五晚上七點)、同樣的地點被同樣的刺穿了心臟和喉嚨死亡。唯一不同的這次的死者跟星星兒協會沒有直接關係,他並不是任何人的爸爸。躺在冰冷的堤防水泥地上已經僵硬的屍體是那個長得像狐狸的警察。

 

-未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