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偵探】第七回

【星星偵探】第七回 ◎何尾妹

07.立體的黑暗

 

我到河堤時媽媽正站在公共電話前面,拿著綠色的話筒說話:「恩,現在我在堤防上等你。你快點來。」,媽媽面容很焦慮,右手拿著話筒左手不斷在玻璃的牆面上拍打。「你還不懂嗎?我要跟你離婚。你不來我就把你的那件事說出來。」,爸爸似乎答應前來,媽媽的眉頭漸漸舒展,以超和緩的語氣說:「恩,我等你。」

 

媽媽掛掉電話,順手將掉下的零錢掏出來。我站在媽媽面前,她一看到我就往後退了一步,似乎嚇了一大跳。媽媽是開車來到河堤,而我是用跑的,從時間點來看,媽媽來得及回家一趟,並且將那把銳利的長刀藏在那件不符合熱天氣的外套裡面。媽媽冒著汗,雖然很熱,不過那確實是冷汗。

我對她嘶吼:「別殺我爸爸!」

「小慶,你在說什麼?」

「你殺了阿呆爸爸、小雀爸爸、花寶爸爸和還有那個狐狸警察。現在,你要殺爸爸了。」

「不,我不是跟你說過…。」媽媽眼睛不敢看著我,雙手彼此搓揉著。

「你說謊!你騙人,你叫我不要騙人,說這樣就是不乖。結果呢?你自己卻這樣做了!你一直在騙我,你一直在殺人。你就是連續殺人魔!」

媽媽的臉皺成一團,發出「鬆了一口氣」的呼氣聲。那天晚上,警察離開之後媽媽就是這樣「鬆了一口氣」的。她走向我,慢慢地閉上眼然後睜開,睜眼的瞬間像是換上另一個臉孔:「小慶你不知道,阿呆爸爸、小雀爸爸、花寶爸爸,他們那些人都是壞人。他們應該要接受懲罰,小萍,你還記得小萍嗎?阿豹的姐姐,那個可憐的、不幸的小萍。他們害死了小萍,他們害她跳樓自殺,他們都是壞人。他們該死,那是他們應得的!他們竟然強暴了才國小的小萍,他們全都是畜生,比豬還骯髒…。」

「爸爸呢?他也比豬還髒嗎?」我不服氣的大喊。

「他…他也欺負了小萍!嗚嗚…他那個畜生…嗚嗚。」媽媽哭了。

「狐狸警察呢?小萍自殺的時候還沒有他,他還沒來。妳是因為他發現妳是連續殺人魔才殺了他吧!」喉嚨好像有火在燒,我顧不得疼痛持續大喊。

「他發現了,而且…而且他還威脅我,他也…他欺負我。他強暴了我,那隻豬,他是畜生!」媽媽越哭越激動。

「你為甚麼要為了小萍殺爸爸?小萍和爸爸,妳選誰?」

媽媽縮成一團蹲在堤防上的水泥地坐下:「因為…嗚嗚…因為…」

「因為我…」,特殊的腳步聲在我身後響起,不需要回頭,我也知道那是阿豹爸爸。只有他皮鞋會發出這種聲音。「因為你媽愛上我。如果她是真的愛我,那她就必須為了我可愛的小萍殺了他們。那些害死我的小萍的爛人,他們全都該死。全部都該死。」阿豹爸爸出現在堤防上,這代表著他早就知道我們正在跟蹤媽媽了!

我不可思議的看著他們,原來這一切從那一天開始我就知道了。原來跟我想的完全沒有兩樣。媽媽「真的」是連續殺人魔,她面對狐狸警察詢問時不安原來是真的;她發出來的「鬆了一口氣」的呼氣聲也是真的;空洞的眼神;奇怪的舉動。在那個瞬間,我想起了爸媽臥室裡的兩張床,我覺得很難過,除了「心裡揪著」的那種巨大難過,我心理湧出了另一股更大的感覺。那就是,我想殺人,我想殺了阿豹爸爸。

我用手撥亂自己的頭髮,還用手掌在兩頰上拍了一下。我讓自己振作,踏著堅定的腳步走向媽媽,彎下腰,從她外套裡面抽出用報紙包裹的長刀。我把長刀緊緊握在手中,面向阿豹爸爸。我很堅定地跟他說:「我要殺了你!」

天空的雲的形狀、沙灘上發出細小聲音的沙粒摩擦、海浪聲、媽媽的低泣聲、阿豹爸爸的心跳、還有遠處小鎮發出來努力工作的聲音。阿豹爸爸逆光站著,臉上由陰影築成了一整塊黑暗,我看得見他的眼神在黑暗中透漏著可怕的訊息。阿豹像蛇一樣眼神就跟阿豹爸爸一模一樣,「嘶」的聲音。

「其實我很喜歡你這小孩,小慶,雖然你不可能殺得了我。但我還是得提醒你,你不可能傷到我一根寒毛的。」阿豹爸爸從冷冽的牙縫中擠出這段話。

面對這樣的阿豹爸爸,讓我覺得非常生氣,雖然拿著長刀的手一直發抖卻能感覺手中的長刀越握越緊。我的臉很熱,並且呼吸困難。

我仰天大叫一聲:「啊…。」

「小慶,不要!」媽媽哭著說。

我朝阿豹爸爸衝去,希望長刀能夠刺穿他的肚子。為了阿呆爸爸、小雀爸爸、花寶爸爸、狐狸警察,為了那些死去的人和我可憐的媽媽報仇。握著長刀,用盡全身的力氣往前衝。卻只看到一道刺眼的光芒,隨著阿豹爸爸堅硬的皮鞋向下一擊,我的肩膀感覺一陣疼痛,很用力的一腳,讓我幾乎是摔落在冰冷堅硬的水泥地上。阿豹爸爸背著光笑著說:「你永遠不會了解,小萍死掉時我的痛苦。小萍很貼心,很乖。跟前妻離婚之後小萍每天晚上都會起床,到我的床邊來幫我擦眼淚,我的寂寞全都是因為小萍才得以抒發。雖然她是個自閉兒,但她就是我的一切,她是我唯一的女兒。但是…但是那些傢伙竟然在喝醉酒之後輪姦她。到底是把她當作什麼了!小萍很乖,她什麼都不敢說,就這樣從樓上跳下去。我想要復仇,但是我始終不敢親自拿起刀來把那些混蛋一個一個宰了。是我沒用,小萍,是爸爸沒用。就在這麼多年都找不到復仇的機會,你媽出現。一個傻女人,一個殺人兇手。她嫁給了那種爛人老公,她就必須要自己承擔消滅這種人渣的罪惡。是她自願要殺他們的,是她!」

阿豹爸爸稍微停頓了一下,繼續說:「你媽殺人是她提議的,她說要幫我殺光他們,她很開心的跟我說她的殺人計畫。她還說,只要我負責佈置殺人現場,誰都不會猜得到這一切到底是怎麼發生,到底是為何發生。那些該死的警察永遠都找不到動機和兇手,就跟他們永遠無法懲罰欺負小萍的人渣一樣。他們所預測的死亡時間不過是我們玩的小把戲。」

我慢慢爬起來,掙扎地提起長刀,往阿豹爸爸的方向一陣亂刺:「你才是人渣。」

一個重擊,再度被踢翻在地上,我的手晚和手掌上都是細石留下的擦傷,肩膀的疼痛更是像火一樣燒著。。

「說得也夠多了。」阿豹爸爸對媽媽說。「你老公也快來了吧!把刀撿起來準備一下吧!」

「那…這…。」媽媽的眼神看向我。

「不用理他了,他這種人說的話沒人會相信的。就跟小萍告訴他們老師自己被輪姦的事情卻不被當一回事一樣。這個世界上就是充滿了歧視和不公平,想要彌補這一切,只能靠自己努力。」

媽媽沒有動作只是一直啜泣,阿豹爸爸皺眉發怒,一臉受不了地走向我,把我踢翻之後彎腰下去撿拾我手邊的長刀。這時,有一個人抓準了阿豹爸爸最沒有防備的時機點,他在阿豹爸爸的背後出聲:「別動!」

新來的警察用槍指著阿豹爸爸的頭,阿豹爸爸把剛拿起來的刀又丟下去。新來的警察說:「雙手抱頭上,慢慢地轉向我。不要耍什麼花樣。」阿豹爸爸乖乖地轉向警察,一雙眼睛充滿血絲地盯著他,嘴巴裡還發出「嘶」的聲音。「不是誰都不相信這些小孩說的話,不過至少我就相信。而且我因為相信他們,逮到了你這個兇手!」

小笛、阿呆、阿漢從警察背後跳出來,我衝過去抱住他們:「謝謝你們,我的好朋友!」「小慶,你受傷的好嚴重。我們把你送到醫院吧!」「你好勇敢唷!」「呦吼…!」

 

警察把媽媽和阿豹爸爸銬起來,推進警車。救護車馬上就來到堤防旁,護士醫生圍著我,一邊檢視我的傷口一邊跟我對話。救護車的味道很奇怪,不過能夠好好地躺在擔架上讓我覺得很舒服。小笛、阿呆和阿漢在我的周圍,不時緊握著我的手要我振作。救護車的鳴聲劃過了多數人正在努力工作的星期五下午街道,似乎在告訴大家接下來的週末將可以安心度過。

 

-未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