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格鬥】壹章之八

【老人格鬥】壹章之八 ◎何尾妹

8.吞佛

 

H市的夜晚,都心街道旁的一間便利超商門口。

三十幾台機車,五十幾個飆車族。一個被踢倒在路邊的老頭─道大東。

「你他媽老頭裝死呀!起來。」棒球帽小弟面紅耳赤地喊著。

「不好意思,你們搞錯了。我只是候選員,沒有機會制定法律的。」大東一邊道歉一邊站起來,還好有天衣保護,否則這一腳幾乎可以讓他喪命。

龍哥拿出一根煙,旁邊穿著黑色皮衣的龐克少年馬上幫他點火。龍哥揮揮手,做出一個手勢。五十幾個飆車族一擁而上,把大東團團包圍。

「慢慢打,一分鐘讓他吃一腳。等等,先把他身上的天衣脫下來。」

幾個飆車族笨手笨腳的把大東身上的天衣剝下來,把天衣拿給龍哥。

龍哥點點頭,棒球帽小弟說:「踢吧!」
一分鐘吃一腳,一人一腳。五十幾個年輕力壯的小夥子圍著他每個人使勁地踢,大東痛苦的蠕動著。

「你昏倒了嗎?」龍哥把煙彈在大東身上。

大東翻著白眼,嘴裡吐出白沫。漸漸昏死過去。

 

那個夢。

柔軟的地面、黑暗、朝自己追逐的異物、恐怖的叫聲。

大東不斷的奔跑,他的耳朵除了異物的尖叫聲似乎還能聽到其他聲音。那個光頭的夥伴,頭上擁有惡魔圖騰的傢伙,流著汗說:「別睡著呀!大東。你還記得我嗎?西門忡呀!」

大東看看自己的身體,年輕的肉體跟西門一樣。大東難以置信地搖搖頭:「我們都還是小孩子?」

另外三個夥伴也朝著大東圍了上來,也是小孩一般的模樣,全都裸體。從那光滑的肌膚判斷,大家的年齡都還不超過十五歲。

突然間,眼前那螢火般的光點消失,西門頭上的惡魔圖騰發出一道光芒。柔軟的大地隨著光芒震動著,其他三個人也從身上不同部位發出奇異的光束。

大東感覺有股噁心感,正有什麼東西從他的胃裡爬出來。通過濕粘的食道,來到口腔。那東西正扳開他的牙齒,用堅硬的身體壓在他的舌頭上。一道光,從他的嘴巴裡激射出來。

 

面對癱軟無力的老人,龍哥和手下的飆車族們也覺得無趣。他們用無力的腳踏在大東的身上,感覺不到一點生命的氣味。

「該不會翹毛了吧?」有人這麼滴咕。

龍哥覺得很沒勁,因為他的本意不是打死一個老頭,而是把自己遭受到的痛苦生活發洩到一個無關緊要的人身上,就跟他平常所作所為一樣。

大東老朽的身體突然不斷地顫動,四周的瓷磚受不了那顫動紛紛裂開,終於受不了似的以尖銳角度伸出地面。大東突然往天空一躍,跳過了把他層層圍住的飆車族們,沒有穿著天衣的大東有這樣的跳躍力,全部的人當場嚇呆了。

大東的眼睛是紅色的,皮膚下面像是爬滿了千萬隻毒蟲,不斷向上蠕動,頭髮朝天空憤怒地豎立著。大東抖動了身體,那模樣像是要吐出什麼。

一張嘴,一道奇異的光束。一道黃綠色的光束。

一剎那,飆車族的所有成員,包括雙臂上刺著龍的龍哥,失去了視覺能力。如同奔馬般快速的身影穿梭在喪失視力的人群中,那個身影使出暗拳的三式,反覆的、單調的三式,在模糊的快速身影觸碰到飆車族中任一位的身體時,三式都發揮了無比的功效。被洗禮過的飆車族,沒有僥倖地全都倒在地板上。

或許只有一秒的時間,或許還更短。

五十幾個標車族倒在地上,只有龍哥勉強地半跪著:「你……你到底是什麼東西?」

大東的紅眼慢慢退回原本的顏色,憤怒的白髮也平和下來。大東想起很多事情,關於那場戰爭、關於那四個夥伴、關於正朝著自己追逐的異物。

被封印長達七十多年的回憶,大東都找回來了。他說:

「我是吞佛童子,道大東!」

 

在遠一點的地方。

兩個吃著泡麵的違規組,用凝重的眼神看到道大東和倒在地上的五十多個飆車族。

「他真的是吞佛童子嗎?」站在樹葉上的傢伙這樣說。

「管他是不是,回報給淚眼老大就是了!」垂直站在樹幹上的蒙面人說。

「什麼時候回報?」

「等泡麵吃完。」

原來違規組也是很可憐的。

 

離違規組遠一點的地方,黑暗的天空中。

一個女人正窺看這一切:

「吞佛,你果然甦醒了!」

一聲淒戾尖笑,黑影般的女人沒入黑暗。

 

-壹章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