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格鬥】壹章之五

【老人格鬥】壹章之五 ◎何尾妹

5.戰鬥開始

 

參加市長選拔的組別多達四十二組,總參與人數是八十四個。這個人數不包括上一屆的前五名選手。依照「參賽者須知」裡頭的規定:上一屆的第五名在比賽開始後十天出場,第四名在比賽開始後十五天出場。以五天作為間隔。市長,也就是上屆的第一名,出場的天數是開賽後的三十天。這樣的安排確保上屆優秀選手的權力。

上屆第四名的優勝者因為年事已高,雙雙死亡。所以這屆確切參與人數是九十二個人。

這九十二個人裡頭有六十幾位擁有體育或格鬥的背景出身。公開的賭盤一致看好這些運動員,這些運動員的衣服上也繡有各贊助商的標誌,這場選拔,如同廠商之間的對決。

 

九月九日,老人節。

H市的五大高塔之一,明母大樓。為了五年一度的市長選拔大會,以鮮黃色的菊花為主題佈置了漂亮的外貌。遍地都是橘黃色花瓣,大樓的中央廣場還以仿後現代手法立了一做雷射雕像,雕像的主題是智慧,象徵老人在社會上智者的角色。尤其是作為開幕場所的頂樓廣場,更是富麗堂皇。

如柳樹般細瘦的市長站在講台前面,副市長坐著輪椅在後面一點的地方打盹,市長和副市長之間站了幾個蒙面的黑衣人,似乎是警衛人員。

「歡迎各位來參加市長選拔的開幕儀式。」透過麥克風的聲音,幾乎整個H市都能聽的一清二楚。

台下穿著西裝的貴賓熱烈拍手,只是淚眼和油蟲繃著臉,深怕有任何一點差錯。

大樓的天空被直昇機佈滿,那是編號八二洞的影兔戰鬥直昇機,整台直昇機都塗滿隱形塗料,且在螺旋槳的地方裝有消音設備。所以依舊可以看見美麗的天空,依舊可以清楚聽見市長的發言。

「我宣布,第九屆正副市長選拔,現在開始。」市長高喊。

四周同時朝天空放出七彩的煙火,煙火中有幾個表演者化妝成小丑的模樣,手裡撐著傘由天而降。天上佈滿的影兔戰鬥直昇機也在同時打開底部,兩人一組的正副市長候選人從直昇機內掉出來。

八十四個人從天而降,就像一場老人雨。大堆的老人落在H市最豪華的都心。每組人馬之間都有一定的距離,為公平起見,距離給予每隊選手最合理的基本條件。

按照規定穿著天衣的候選員們,抵抗著地心引力慢慢落到地面上。

明母大樓上的市長和貴賓們朝著這座美麗的城市拍手。

 

大東牽著淑芬的手緩緩落到地面上,如果不是前幾天就有練習過這恐怖的玩具,很可能離開直昇機就摔個粉身碎骨。

大東呼叫手臂上手機裡的小精靈,外表被設定成一隻黃色的圓形怪物。大東對圓型怪物說:「連接網路,查看其他參賽者位置。」

黃色圓怪可憐兮兮地說:「受干擾區域,無法連接網路。是否啟動環建功能,搜尋相關生命體?」

「好吧!」大東有點不懂他的意思。

為了防止參賽者使用通訊設備來幫助戰鬥,大會在特定區域架設了干擾波長的機器。小精靈自動啟動環境模擬重建功能,以3D的方式模擬四周環境,並且顯示相關的生命體。

「先看有沒有降落失敗的人,從那些受傷的人身上奪取市長卡,比較簡單。」淑芬說。

「找妳來果然是對的。」

「搜尋完畢,是否進行其他指令。」

靠近光廊的地方有兩個虛弱的光點,從環建模來看似乎是參賽者之一沒錯!

 

五號公路,光廊。

大東和淑芬一前一後跑到光廊,路上的行人和車子一點也沒有發覺異狀似的往來不絕。市長選舉並沒有中斷市民們的生活,除了每天早上八點到十點和下午四點到六點的休戰時段,這兩個月的每一分每一秒戰鬥都必須和市民們日常作息一同運作。

光廊是一條帶狀的景觀公園,是都心最慵懶的一塊空間,裡頭種滿熱帶風情的大型樹木,穿插在其間的咖啡館和表演廣場,不論何時都有偷閒的市民在這裡漫步。

大東和淑芬到一棵樹下,這裏是方才發出訊號的地方,這兩個虛弱的生命體已經不見。淑芬彎腰看看地下,地板果然有一攤血漬。看這個出血量,應該沒辦法跑太遠。淑芬拍拍大東的肩膀:「走這裡。」

天衣的反重力裝置讓他們兩個像少年、少女般的奔跑,中途還撞倒幾個正在悠閒逛街的市民。他們跳過一叢不高的灌木群,黃色的沙地裡,兩個白髮的老人正拖著滿是鮮血的雙腳,在地上爬行。

「你們要幹麻?」其中一個老人眼神驚訝的說。

「把市長卡交出來,我們不會出手。」大東說。

「好、好。我們就放在地上,等我們離開你在過來拿。」

老人們從天衣的夾縫中各抽出一張卡片,一金一銀,市長卡和副市長卡。他們用沾滿血的手把卡片放在沙地上。黃色的沙地和著血,拖出兩條血痕。大東心中暗想如果沒有石膽教他們怎麼使用天衣,現在斷腿的人可能就是自己。

兩個老人好容易爬出沙地,淑芬一個箭步衝上前去拿卡片。沒想到,當淑芬拿起一張銀卡,一個快速的身影猛地撲上來,把金卡搶了去。

淑芬和大東都吃了一驚。

只見那身影就像一條黑蛇,迅速竄上樹頭,輕盈地站在枝頭上。

那是石膽曾經介紹給大東看過的,黑人武鬥家─五代豪。

五代豪一身都是肌肉,小山般隆起的胸肌把天衣撐出誇張的曲線,手臂有大東兩倍寬,肩膀上的肌肉也是黝黑又有彈性,岩石般的腦袋就擺在兩邊肩膀的正中央。他裸著上半身,下面穿著白色武道褲。只能從天衣判斷他也是市長選拔的候選人,不管怎麼看,他都只有三十來歲。

大東的手機發出聲音:「五代豪,五十一歲。金武術個人賽金牌,創下了無法超越的驚人紀錄。一人對戰四百九十二人,KO全勝。」

淑芬用怪異的眼神看了大東一眼。

「石膽幫我下載的候選員資料啦!這邊還是沒有訊號。」

五代豪站在樹枝上笑了,用奇怪的腔調說:「知道為什麼只KO四百九十二人嗎?因為我餓了!如果不結束就沒飯吃。」

「國文不好,邏輯也很怪。把那張市長卡還給我們。」大東說。

「你要的是哪一張?」五代豪從口袋拿出另一張市長金卡。

 

石膽坐在教室裡面,現在早上九點多,老師在台上講課。他卻專注地看著手機裡即時轉撥的賽況,開賽不到半個小時,已經有八場戰鬥正在發生。每一場戰鬥後面都顯示對戰雙方擊倒率,雖然這選拔比的是拿到卡片的多寡,而不是擊倒多少對手,但是這樣的資料提供已經是一種噱頭。

「五代豪、虎面(89.9%)VS道大東、楊淑芬(21.3%)。」愛因斯坦說。

 

-未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