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醜怪】第十三回(完)

【醜怪】第十三回 ◎何尾妹

 

我一直很深刻地記得一段往事。

那是一個熱的快要溶化的夏天,我騎著腳踏車在小巷子裡面穿梭,斜背的書包和制服上衣被汗浸得又濕又鹹。小巷子的兩邊是低矮住家的背面,到處都可以看到各種花色的衣服晾在竹竿上,炒菜聲、電視聲和不知道從哪個角落傳來正在打小孩的聲音,棒子落在小孩肉體的拍打聲、小孩子歇斯底里的哭聲。幾隻貓慵懶地趴在屋頂上面。陽光很刺眼,而且絲毫沒有對這炎熱的溫度有所反省,無所謂的繼續發散熱能。

我騎著腳踏車快速通過小巷子裡面,到底要去哪裡我已經不記得了,只覺得反覆不斷的相同巷子和混亂的聲音,像是被困在一個炎熱的迷宮中,失去方向。

突然間迎面而來一個穿著西裝的男人,男人的嘴上蓄著小鬍子,眼睛因為受不了光而瞇著。我看著他,突然有一種感覺,從潛意識裡頭認定他就是我。他是我,是未來的我,總有一天我終究會變成那個樣子。

巷子裡的男人不是幻覺,也不是意識鬼魂之類虛無的存在。他的影子短短地落在腳邊,同樣流著汗。但他在某方面也不是真實的存在,因為他是未來的我。我與未來的自己在迷宮般的小巷子內相遇。就像神的指示。

我們沒有交談,只是從遠遠的地方就相望著,然後快速地擦肩而過。

 

這段往事不停地出現在我的腦海裡面,真實到連每一個細節都可以仔細檢點一番。當時的我為何和未來的自己是那樣無話可說。事後回想起來總覺得應該說些什麼。說句:「你好」或「今天天氣真熱呀!」之類的話也不錯。但是為什麼無話可說呢?

我看著鏡子裡面的自己,的確變成了那個樣子沒錯。我看著自己,卻也無法對鏡子裡的鏡子裡開口說些什麼。如果我能再一次,在迷宮般的小巷子裡,那樣炎熱的陽光下遇見未來的自己,我或許還是一樣不會開口說些什麼吧!

 

雲霧緩慢的流動在山肩,走在森林裡,白色的霜染濕了腳上的皮鞋。但是那並不冷,反而因為即將和醜怪相見而心中充滿了溫暖。

我又一次來到這個湖邊,湖水透著龜殼般的顏色,四週的古老神木還是一樣高聳。陽光慢慢地溶化樹葉上的霜,風一吹,那化作水的霜輕柔地佈滿了森林,變成白霧的一部分。

醜怪站在湖邊,就像來迎接我的使者一樣。

我抬起手向她打招呼:「好久不見!」

醜怪說:「好久不見。」

我流著淚問她:「我們結婚吧!跟我到山下去,我帶妳去看這個世界。」

醜怪也哭了:「我們下山去吧!」

 

我再也沒有秘書的下落,也不知道耶和華是否順利誕生在這個世界上。和醜怪順利結婚並生下一個男孩。我每個禮拜固定到監獄探望大作先生,直到他終於老死在獄中。或許過了很多年,我才真正體認到時間不可能倒流。那個已經往未來離去的自己,和已經停留在過去的自己一樣,永遠回不來了!

 

-全篇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