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醜怪】第十一回

【醜怪】第十一回 ◎何尾妹

 

我坐在黑暗的房間裡頭,不想把燈打開。我試圖在黑暗裡勾勒出耶和華的模樣,我想像在右手邊出現一團火焰,火焰以聲音當作燃料,一點煙也沒有地燒出藍色火光。在我的左手邊也慢慢亮起紅色火光,那是以形狀為燃料的火焰。兩道火光把坐在中間的我分割成三個顏色,並且從我的身體裡抽出形狀和聲音,燃燒。

黑暗的中心剩下一團白色的火焰,那是靈魂,純粹的火光以虛無為燃料燒著。從那裡面我看到一個形象,憑著記憶勾勒出耶和華的模樣。灰色的長髮,高大且優雅的身軀,像警察局裡柱子上的雕刻,他裸體露出純白的身軀。

耶和華說:「你找到我了!」

我說:「本來想找的是我自己。」

耶和華說:「你記起來了嗎?」

我說:「關於什麼的回憶?」

耶和華說:「關於整個宇宙、關於耶和華的意識。」

我說:「已經完全記起來了!」

耶和華說:「還有什麼疑惑嗎?」

我說:「關於我死掉的高中同學。」

耶和華說:「失去黑色帽子的魔術師。」

我說:「你是意識、我是橋、醜怪是鑰匙、秘書是慾望,那魔術師是什麼呢?」

耶和華說:「看來你真的想起漫多事情的。魔術師就是死亡,他代替你死了。」

我說:「誰決定讓他代替我的?」

耶和華說:「是宇宙決定的唷!」

 

我到裏井家參加他的喪禮。他絕對沒有想到自己會是繼導師、若宏、士奇、黑狗、梅子和權大後第七個死掉的人。至少在他參與這些死人喪禮時,心裏並沒有這麼想過。

裏井的女朋友被裏井年邁的母親抱在懷裡,看來兩家人的關係非常密切。喪禮內內外外都擠滿了人,高中時期的同學被主祭的司儀分配在同一個區域。同學們的模樣沒有太大的變化,但都老了許多。我跟每個人點頭致意,卻沒人開口說任何一句話。祭拜結束後我就開著車回家。

 

我到以前上班的樓層去找秘書,大媽和丹丹看到我之後非常開心,輪流跟我打昭呼。原本文靜的女同事不見了,我和女同事的座位被兩個陌生臉孔佔去。

大媽說:「組長好!」

我說:「最近還過的去吧!」

丹丹說:「當然沒有組長你過的好呀。」

我說:「別叫我組長,跟以前一樣叫豆豬就好了。你們這樣我還蠻尷尬的。」

大媽說:「呵呵,怎麼有空回來看我們呀?」

我說:「我是來找林秘書的。」

丹丹說:「這麼有活力唷。」

我說:「不是你們想的那樣啦!」

 

秘書還是跟以前一樣,捲髮大眼,像陶瓷娃娃一樣可愛的不得了。也和以前一樣不斷地跟辦公室的男生睡覺。我走到她的辦公桌前面,她一點也不意外我的到來,抬起頭等我開口。

我說:「妳今天晚上有空嗎?」

秘書說:「已經有人預定了。」

我說:「那後天呢?」

秘書說:「你不問我誰預定的嗎?」

我說:「誰預定的?」

秘書說:「就是你,豆豬先生。」

 

下班後我開著車載著秘書到郊外一間高級餐廳吃飯,傳統的西式餐點,光是餐具擺開來就佔滿了整張桌子。大大的陶瓷淺盤裝著霸氣十足的整塊牛肉,我和秘書只吃了一小口就請服務生上下一道菜。連續十二道菜上完之後才用完所有餐具。

我點了一杯加檸檬的礦泉水,秘書則是點了加牛奶的咖啡冰淇淋。我們個著餐桌對坐,桌上的蠟燭微微顫抖著。

秘書說:「你要跟我做愛是吧!」

我誠實的回答:「沒錯。」

秘書說:「你要把耶和華從你的身體送到我的身體裡。」

我說:「然後拜託妳把他生出來。」

秘書說:「你知道耶和華有多麼愛你嗎?」

我說:「因為我注定成為他的父親。」

秘書說:「不光光是這樣而已。」

我說:「那妳呢?妳愛耶和華對吧?」

秘書說:「因為我注定成為他的母親。」

我說:「不光光這樣而已。」

 

神木對我說:「生命就跟流水一樣,從天降下來,經過小溪流入小河,經過小河流入大江,經過大江流入大海,在大海中被蒸發回到天上。你看到在我葉子上的這棵水滴,那不過是他現在的樣貌。就跟你現在看你自己一樣,三十二歲的男性人類。」

 

秘書把衣服緩慢地脫掉。像是在仔細研究某種微生物,把上衣的鈕扣一顆又一顆小心翼翼地撥掉,讓它落在賓館裡深綠色地毯上,殘留著溫度的上衣就像冬眠後遺留在洞口的蛇皮。秘書扭動著性感的腰把迷你裙褪至膝蓋以下,讓那自然落在地上。秘書往前走了一步,裙子留在原地。秘書解開胸罩,露出渾圓飽滿的乳房。然後用脫裙子的方式把內褲脫掉,大腿交叉的地方長著柔軟的陰毛。

我跟隨他的頻率將自己身上的衣物也脫掉。

月光透過窗簾打在我們身上,讓我們看起來像是古典雕塑上完美的裸人。

整個夜晚都用慢動作進行著,連月亮的軌跡都變得特別冗長。我們在床上互相擁抱,直到對方的溫度完全滲透到體內,才用手探索對方的肉體。

當我進入秘書體內,耳邊響起天賴般的聲響,那聲音有點像耶和華的語調。我很清楚感覺到耶和華正透過我進入秘書體內。我甚至在昏暗不明的月光下,看見同樣裸著身子的天使臉孔,他們輕拂翅膀,隨著那頻率起伏。

我連續高潮了三次,每次都將濃稠的精液射入秘書體內。

 

直到天邊出現了曙光,我們才疲憊地進入睡夢中。

 

在夢中。

我看到耶和華半裸著坐在一棵大樹下,樹的周圍擠滿了留著長長黑髮的男人,他們都在聽耶和華說話。樹上有一金黃色的鳥,發出笑聲般的啼叫聲。

耶和華用手指向我,所有人都轉過頭來看我,他們又跪又拜,從嘴中發出誠懇且感恩的聲音。大鳥持續笑著。我看到耶和華在笑,慢慢站起身坐上金色大鳥的背上,金色大鳥載著耶和華朝一片雲都沒有的藍天飛去。

 

-未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