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醜怪】第五回

【醜怪】第五回 ◎何尾妹

 

超過一千年,什麼東西都會變質。隨著時間流逝而不斷累積在身上的記憶,本來只是自體以外的需無存在,慢慢幻化成身體的一部分。那些物質誕生、增殖、突變、進化、繁衍,那些和原本純粹的自己混攪在一起,就像入侵健康身體內的癌細胞,藉由異化周圍環境讓自己的族群得以繁衍、擴大生存條件。

超過一千年,什麼東西都會變質。就是樹木也一樣。

我從車站走到投宿的旅館,沿路各種奇形怪狀的樹木在微亮的凌晨中扭曲著,針葉林獨特的高聳樹幹直通到天空中,行成舖天蓋地的景象。那些樹好像有話要說,他們站在這個位置已經一千年了,也許曾有上城裡考試的讀書人在樹下休息、也許曾有勃勃的部落獵人躲在樹後瞄準獵物、也許曾有悽美的愛情故事在樹下演出離別的戲碼、也許曾有某個小孩以樹幹紋理作為成長中身高的依據,這些曾經到過這裡的人,不論用怎樣的方式到來,都用同樣的方式離開世界。死去,高聳的樹木睥睨著矮小的人們不斷死去,他們閉上眼睛,像睡著一樣躺在泥土裡,濕滑的腐蟲從身體的每個部位鑽進去,啃食著。樹木或許有話想說,因為他實在無法忍受繼續活著,但是他什麼也說不出口,忍耐著、等待著離開世界的時刻。
這些樹木簡直就跟創世紀的神一樣古老且沉穩,大家都叫他們「神木」。這座佈滿了神木的山,用當地古話來說是「拉拉」,可解釋成美麗的山岳。

我走在黑夜和白天的交會,走在拉拉山的森林小徑上。就像追捕或逃避什麼的山岳居民一樣,我害怕看到另一個人—他可能是我的獵物或要獵殺我的人,但我也害怕孤單,有種如果停下腳步隨時都會被擎天樹林吸食的恐懼感。

我走到一個小湖畔,太陽正好探出山的頂端,天邊乾淨的大白照亮神木的每個紋理。

 

小湖畔上站了一個女人,頭戴著帽子,臉上被大大的口罩蓋住,高領的花色毛衣外面加了一件厚外套,鹿毛質料的束口長褲。光打在她身上,看起來就像前來迎接我的使者。在高大的神紙圍繞下,女人輕輕地順著晨光飄落在湖畔,湖裡綠色的光波反射在她的臉上,根本是神話一般的場面。

她說:「你是豆豬先生嗎?」

我說:「是的,你是旅館的人吧!你還真早起,距離約定的時間還有十五分鐘。」

她顫抖著身體笑了:「山上的人都早起。」

我說:「這裡每天都這麼冷嗎?」

她又笑了。

她是個極端愛笑的人,或許山上的人都愛笑。

 

女人的年紀大約在二十五歲左右,是個健談的山上人。從小湖畔走到旅館花了十五分鐘,十五分鐘內她問了許許多多的奇怪話題。對於那些話題我都認真的回答了,但當我問起有關她的事情,她總會以「山上的人都……」最為開頭簡單帶過。或許山上的生活真是簡單到可以用這五個字取代。

她在一棟小屋前停下腳步,紅色瓦愣鐵皮屋頂下面圍封著漆上藍色的木頭,像是有錢人在自己庭院中爲了放置除草機特別定製的工具室,只是這間工具室被隨意的扔棄在荒山野嶺,就像受了什麼懲罰被留放到荒野中。

我說:「這工具間還挺特別,是部落獵人們拿來放槍的地方嗎?」

她又笑了:「你真幽默,這就是旅館呀!」

我說:「妳才幽默吧!這什麼東西旅館呀?」

她笑個不停:「你們城裡人看事情都只看表面,真有趣。」

她拿出一根像手掌一樣大的鑰匙,喀啦喀啦打開門鎖。我對於她這樣認真地開玩笑有點生氣,我把背包放在石頭上,什麼話也不說的看著她。

順利把門打開後她兀自走了進去。我依舊站在那邊一動也不動。

她搖搖手,笑著對我說:「進來呀!」

我不爽的回答:「這間小屋我自己一個人進去都還嫌太小,妳真的以為它是旅館呀?」

她笑著跑過來,一手提起我的背包一手牽著我,把我拉進小屋中。

從外面看起來像是工具間的小屋,看起來根本無法容納兩個人在裡面。當她拉著我的手進到小屋內,我才恍然大悟,小屋裡面只有一把通往地下道的樓梯。樓梯的寬度剛好是兩個人並肩走路的寬度,上面舖著紅色柔軟的長毛地毯,光是用腳踩在上面就覺得十分溫暖。把手是用木頭和獸骨拼裝起來的,除了接合的鋼釘外沒有任何人工的顏色。從樓梯上往下看,就像進入了豪華郵輪的貴賓套房,舖滿地面的紅色地毯,乾淨的白牆,天花板垂下來植物的根像美麗的藝術品掛在天空,照明系統非常充足,但看不到半根燈管。

我幾乎是被嚇壞,傻傻地愣著。她笑著說:「城市人都只看表面,呵呵。」

她把房間鑰匙給我,鑰匙和一塊精緻的小木板串在一起,木板上面用金色燙出房號,房號下面是旅館的名字「七小旅館」。

 

我把行李頭下腳上,裡面的東西一股腦甩在床上,拿起那本十年前畢業時縣長送的筆記本。十二月十七日的同學會字樣還在上頭,不是夢也不是我神經錯亂,我只是單純地忘記了,當初在怎樣的狀況下誰在筆記本上寫上十年後同學會的約定。在混亂的記憶裡,我唯一能清楚記得的,是廣大的禮堂中擠滿了各畢業班的同學們。禮堂的講台上撥放著每個老師對畢業生的期許,裡面充滿了感性的話語。有很多人在哭,我卻在流鼻血。鼻血從我的鼻孔中湧出,像無法關上的水龍頭嘩啦嘩啦地流著。我沒有感覺疼痛,反倒因為不斷洩出的鼻血清爽許多。我的衣服沾滿了鼻血,併攏的雙腳和握成碗狀的手掌內,鼻血湧成了小湖。當時是否造成了恐慌?我是否有昏倒?我不記得了。我的記憶到這裡就嘎然而止。

 

我睡了五個小時,在這期間被人用電話打擾了三次。直到真正甦醒才發現電話被睡夢中發怒的我丟到馬桶裡面。一個完美的房間果然不能有電話,這是結論。我裹著棉被半坐在床上,睡眼模糊地打開電視,電視裡不管哪個頻道都在放送著國王和巫師公會會長握手言和的畫面。世界終於恢復和平。

爲了慶祝世界和平,我走出房門要去找東西吃,門外是一條長廊,兩旁整齊的房間像閱兵一樣列隊歡迎我,柔軟的紅色地毯吸收了我的腳步聲,和空間中所有聲響。長廊的進頭就是櫃檯,櫃頭裡站了一個醜陋的女人。女人穿著服務生的黑色短背心,雖然一付很有禮貌的樣子,但由於相貌實在過於醜陋,那裡頭氣質似的味道在通過臉部表面的時候就被完全揮發。她的容貌簡直讓我連直視的勇氣都沒有。

女人看我從長廊走來,馬上問到:「先生,您要用餐嗎?」

我幾乎頭也不抬的答:「是、是、是。」

女人笑了,那個笑聲似乎跟早上來接待我的女人一模一樣:「沿著四號走道前進,走到盡頭就可以看到用膳房了。」

我抬頭看看掛在走道上的牌子,有個大大的四。我頭也不回地說:「謝謝妳唷!」

等我往前走了十幾步,聽到後方傳來櫃檯女人說:「呵呵,城市人都真怕羞。」

這個女人絕對跟早上來接我的是同一個沒錯。那時因為她臉上有口罩蓋住,才沒看清楚她的臉。

 

旅館的餐點相較於旅館本身遜色許多,菜色單調沒有變化,火侯也沒有控制的很好。我點了一盤墨魚口味的義大利麵,口感卻像黑色橡皮筋。餐廳的座位就像監獄裡(或軍隊裡)那種白色的長桌,桌子層層疊疊的向一塊大面玻璃排開。爲什麼這棟位於地下的旅館有辦法朝室外開這麼大面的窗,實在很難想像。窗外的景色可以看見高聳直立的細瘦樹幹,有幾隻不知道名字的華麗的鳥,像在找隱形眼睛那樣低著頭來回在窗外走動。餐廳內只有我一個客人,看不見位置的廚師從遠方傳來不斷用大火快炒的聲音,遠方傳來電話聲響,一直響了很久很久都沒有人接。如果沒有人來跟我見面,參與這個奇妙的同學會,那該怎麼辦才好?

 

吃完飯之後,我回到房間穿上禦寒的衣服,準備到附近晃晃。經過櫃檯的時候,那個很醜的服務生已經不見,櫃檯空蕩蕩一個人也沒有。我爬上樓梯,通過工具間般的大門進入森林。

 

沿著森林裡深色的木架步道,左右兩邊不時出現附有說明的高大樹木。上面標示著這棵樹的年紀、胸圍和高度,形狀古怪的樹木還附有一段小故事。比方說長得像魔法公主裡神豬的巨大樹木、兩棵互相依靠的大樹圍出一個愛心的形狀、並排交雜在一起生長藤蔓般的三顆大樹、垂首望著湖面的苦娘子、巨大威武的將軍樹。透過光和潺潺溪流,這些樹木就像被根固定在森林裡的古老故事,森林間瀰漫著魔法般的綠色空氣。只要有個善良的魔法師好心地將咒語解除,這些故事裡的人物都會被從樹變回原形,恢復原本的面貌。跨著馬、弓著箭、皺著眉的將軍會隨著那威武的弧度奔向天際。垂首湖面的苦娘子會抬起頭,強忍住眼框內的淚。但是魔法師不曾出現,他們依舊懷抱著故事在森林裡永遠地定格。

沿著步道走,到達一塊沒有樹木的平台,平台上兩條閃耀著光芒的鐵軌蠻橫地切出一塊平地。人類真是會利用各種方法來迫害這個世界。鐵路旁邊躺著兩株又粗又大的樹幹,標示牌上說明他們已經再地球上活了四千年,因為種種因素不得不把他們鋸斷,然後像展示某某政治人物或某某宗教聖人的屍體,讓他們冰冷地躺在泥土上任由雜草和蛀蟲侵蝕他們的尊嚴。

放置神木屍體旁有一個小車站,裡頭恰好可以放入一張桌子、一張椅子外加一個像樹一樣滄桑的中年男子。那中年男子是這個小車站的站長,什麼也不做的望著鐵路發呆。我走到售票口前,中年男子熱情地站了起來。

他說:「你要買票嗎?你要坐小火車嗎?」

我問:「小火車要坐到哪去?」

他說:「當然是坐到山上呀!那邊風景很好,因為海拔高森林都幾乎沒有被迫害好好地活著。尤其到了深夜呀,大批的遊客會坐著小火車到山頂看日出,那日出多美呀!多好看呀!」

我說:「那邊的風景美是因為海拔高,所以森林沒被迫害。那這塊光禿禿的平台,簡直像肚臍一樣醜陋,是因為海拔比較低所以你們才能任意迫害這片森林?」

他說:「你懂什麼?敢這樣說話!這裡森林也很美,但是比不過山上,所以向山借了一塊空地建造小火車方便大家上山,這樣有什麼錯?」

我說:「你說『借』?你拿什麼還給這片綠油油的自然森林?你拿什麼還給躺在那邊的死掉的神木。四千年,你死五十次都還不起。」

我怒氣沖沖的沿著登山步道繼續往上走,頭也不回地進入另一塊森林地。

 

-未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